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德意志“历史主义”与形式的“艺术史科学”


□ 张 坚

  内容提要 本文旨在通过对西方近代以来美术史观念的演进,思考“历史主义”、历史哲学与“艺术史学科”,以及艺术风格史叙事模式等相关问题,分析其中的价值和相对局限性。同时指出:近代“艺术史科学”的基础学术理念和规范在当下美术通史研究、编撰和教学中仍然可以显示出它的效用。
  关键词 历史主义 通史 艺术史科学
  
  一、“历史主义”:温克尔曼与赫尔德
  
  钱穆说:中国史籍编撰有重会通的传统,历代史家重典章制度沿革与损益的梳理。而西方史学,空间扩展的意识表现得更为突出①。这个说法触及到中西史学编撰传统的某种差别。在西方,通史编撰可追溯到罗马共和时代历史学家波利比阿,他的《通史》表现出对罗马势力范围内各地区发生事件相互联系的强烈意识,实际上是一部以罗马为中心的世界通史。
  近代意义的“美术通史”与启蒙时代“普遍史”(通史)(universal history)潮流联系在一起。这一问题,我在《风格史:文化普遍史的隐喻——温克尔曼与启蒙时代史学观念》②一文中有较为详细的阐述。这里,我想说明两点:一、启蒙时代,以伏尔泰、维科为代表的理性主义史家,开创了一种包罗万象的历史编撰模式,他们从人类普遍理性前提出发,以对语言、生活习俗、法律、政治体制等方面的综合叙事,揭示人类理性发展进程,这一史学实践和观念激发了温克尔曼开创新的、超越艺术家传记汇编的美术风格史;二、温克尔曼没有试图效法启蒙历史学家,以不充分史料构建宏大的文化通史,而以相对微观和专门的美术通史,折射古代希腊人的精神理想。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如果说,温克尔曼《古代艺术史》是西方美术通史最初的范型,那么,除了它与启蒙时代包罗万象史的联系外,德意志历史主义(Historism,Historismus)③思想倾向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启蒙史学中,经验材料与抽象历史推断结构间的矛盾,往往以牺牲前者为代价。温克尔曼却在他的史学实践中表现出与自然法哲学为基础的理性史观的微妙差别。他没有像当时的许多启蒙历史学家那样,把包罗万象的人类生活史料强行纳入到一个先验理性构架中,也不想让理性化的历史构想完全脱离研究者自身对主体性历史材料的直觉预感(Ahnung)。他的视野设定在艺术领域,尝试通过个别作品风格的经验分析,提出一种知性的、精神的和文化的视觉性,这种视觉性内在于每个时代和每一位艺术家,可表述为:“如何将研究者个体对艺术作品的审美理解与有关许多作品总体风格演变的编年史构想结合起来”④,获得艺术发展规律和阶段的认识,揭示精神理想。
  事实上,《古代艺术史》前七个部分除一般的历史和艺术理论阐述外,绝大部分篇幅都是有关古代艺术作品专题性的经验分析,比如古代埃及、伊特鲁里亚的艺术,希腊艺术的讨论涉及到美的表现形态、比例、构图、局部与整体关系、衣褶处理等多个方面,细致而深入,但温克尔曼没有强行赋予这些部分以一种历史的结构,他毋宁是把有关希腊艺术崛起和衰落的历史构想作为一个专题,放在第八部分独立讨论,某种意义上讲,温克尔曼古代希腊艺术史四个阶段风格叙事只是在不太充分的经验研究基础上的尝试。虽然,当时条件下,温克尔曼对古代艺术作品的直接了解程度已经相当高了,但在撰写第八部分时,他还是感觉到缺乏年代确凿的雕塑、尤其是古代早期雕塑作品,为其风格演变的历史构想提供稳固的经验坐标。为弥补这一欠缺,他转向数量相对丰富、铸造年代明确的古希腊钱币,把钱币铸模头像作为古代早期艺术风格演变的标志物。为此,他形成了一套针对性很强的分析铸模头像的方法:即把注意力集中在头像关键性细节,如眼型、嘴型、下颚等部位⑤。他认为,所有这些个别细节形式构成特点都渊源于创作者心目中的美的理想。早期头像的眼型轮廓线显现出偏向硬拙、尖锐的美学特征,而晚期则变得柔和、流畅。见微知著,古钱币头像风格辨别模式也贯穿到雕塑作品中,观察点设定在头部,而不是雕像的其他部分。古典盛期与优美风格阶段的区分,部分是依托于对眼眶、嘴型之类细节构成特质高度经验化的鉴别的。严谨、硬朗的眼眶,被视为盛期风格标志,而柔和细致的眼睛,则意味着进入优美的阶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