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八节快乐


□ 杨少衡

杨少衡 祖籍河南省林州市,1953年生于福建省漳州市。1969年上山下乡当知青,1977年起,分别在乡镇、县市机关部门工作。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工作单位为福建省文联。
1979年开始发表小说。出版有长篇小说《相约金色年华》、《金瓦砾》,儿童文学长篇小说《危险的旅途》,中短篇小说集《彗星岱尔曼》、《西风独步》、《红布狮子》、《秘书长》等。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

事情发生在三月八日夜,恰逢国际劳动妇女节。事件与节日无关,纯属巧合。
当晚,市检察院领导设便宴于城南大酒店二楼餐厅,接待省检察院的客人。省检来了位处长,带一工作小组到本市调研,为时三天,这天结束。东道主请吃一顿饭送行,赵检察长亲自出场。赵检为人细致,特别交代多请—个人,余茜。
“小吴,你给她打电话。”检察长说。
小吴是吴承业,检察院政治处的科长,负责接待事务。领导有令,自当认真办理,他却提出异议。他说赵检算了吧,别叫她,今天三八节,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时间。赵检一听就笑,说不错,这事不能让你叫。
他亲自给余茜打电话。他在电话里开玩笑,管余茜叫“小余局长”,说你们家小吴声称小余局长还在“百忙”之中。真的忙成这样?三八节也不能光自己快乐,应当给点面子,让大家一起快乐,包括你们家小吴。检察院的工作,检察官家属可以不支持吗?余茜一听赶紧表态,说三八节其实是劳动节,劳动得忘记快乐了。赵检的电话真是及时雨,太感谢了,坚决服从安排,当好家属,今晚一定准时赶到。
于是当晚吴承业余茜夫妻双双上桌陪客,一起快乐。检察院的客人干吗叫余茜搀和?这有原因。余茜在市财政局当副局长,她那个单位管钱,跟谁都有瓜葛。此次省检来调研,主题是基层检察院装备情况,跟各地财政部门有关。两天前调研组找几个部门开座谈会,财政局是余茜参加,会上还发了言。赵检特别介绍这位是检察官家属,她爱人就是我们小吴。省检几个人因此印象倍儿深。余茜吴承业一对儿让人感觉不错,都上得了台面。小吴地位不如老婆,却长得高,挺帅气,尤其是豪爽,酒量大,特别适合上桌待客。余茜贵为年轻女局长,长得也不错,人却平和,笑模笑样,平易近人。当晚她坐在吴承业身边,频频举杯,谈吐得体,家属、局长两个身份都表现不错。
这天席间,吴承业打电话安排明天送调研组的车辆,这种事不宜当着客人对着手机说,他起身到包间外打电话,打完电话顺便跑了下洗手间。洗手间里气味又臭又酸,异常浓烈。时正有一个人趴伏在墙角埋头处理私事。那墙角安有一个瓷盆,上方钉有一面标牌,白底红字很醒目,标明此为“呕吐池”,名字起得一白二土,却也足够贴切。趴在墙角的那人已经吐过一轮,池中有一摊污物。他还在干呕,声音很痛苦。他把手按在墙头,脑袋压在手背上,头都抬不起来,只在那呕,还喘,模样略骇人。
吴承业掉头就走,跑上三楼另找洗手间。
他在楼梯口遇到了一个熟人,是市卫生局的。
“你们干吗?”他拉住熟人问,“开什么会?”
熟人说就那个,农村合作医疗。
“县里来什么人?副县长?”
熟人说没错,所有县区都来,一个县来好几个,都是分管副县长带队。昨天今天开两天,下午结束,晚上会餐,完了散伙。路近的连夜走,远的明天一早离会。
吴承业点头。那天晚上他喝了不少酒,这人喝酒不红脸,越喝越青,当晚他脸色发青,但是很平静。回到包间后他继续给省上客人劝酒夹菜,非常敬业,若无其事,跟走出包间打电话前的表现无异。
便宴结束时大约八点,主宾一起沿楼梯下到酒店大堂,几辆车一一过来,先送走客人,再送走检察长,剩下的人上了一辆面包车一起离开。吴承业余茜夫妻俩坐一排,余茜对丈夫说,一会儿让车拐一点路,她到市政府大楼去。
“还有事?”
“任市长有个会。”她说。
吴承业问她时间长吗?她说可能吧。她让吴承业陪孩子先睡,不要等她。
吴承业没再多问,让司机先送余茜,再把车上人员一一送回家。他自己过家门而不入,让司机绕个圈,把他又送回城南大酒店。
“我这还有事。”他让司机走,“你走,休息去。”
吴承业没进大堂,在门外停车场找个偏僻角落打电话。他打了两个电话,先打政府值班室,问值班员八楼小会议室的会议开完了没有?值班员说哪有会?今晚八楼小会议室没开。吴承业做紧张状,哎呀哎呀叫,说不对啊,是不是会议改地点了,在十楼会议厅?值班员说会议厅有个鬼,今晚没会!吴承业又说有啊,难道是在任市长的办公室里开?值班员不耐烦了,说你到底找谁?任市长下乡,明天才回来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