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点上的火焰(短篇小说)


□ 梁 冰

  天很蓝,蓝得透亮蓝得有些诡异。
  这时的天空没有一点杂色,像刚漂染出来的一块蓝绸,应该说连蓝绸也比不上,这种蓝色透着清亮,不是能染出来的,譬如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凭你画家多高明的手段,顶多就是画像了画出了人的精气神,可到底还是幅画,是个死物件。这种蓝色不常见,别说城里,就是在乡下也见不了几回。现在虎子看着这样的天,心里忽然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身上痒痒,伸手去抓了挠了,却总是找不准地方,身上的痒痒好像会躲会藏。
  怪了。虎子把这两个字在充满了热气和土腥味的嘴里,咕噜了几个来回。他不仅觉得天蓝的怪,就是刚才那个小旋风也怪。刚才他看见那张牛皮纸,就伸出夹子,眼见扒到手了,却平地里起了个旋风,把纸卷跑了,害他跑了十几步。
  狗屌的,他在嗓子眼里骂了一句。不知道他骂的是纸还是风还是有些诡异的蓝天。反正骂完了,身上那种怪怪的感觉也不见了。
  他来到这座叫东关的小城市,已经有些日子了,是两年还是两年半,他自己也记不大清了。他不停地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如同踩着鹅卵石蹚过一条河,谁会记得踩过了多少颗石子,在哪颗石子上呆了多久?他只记得2004年秋天在北面的清河市,他和一群拾破烂的要饭的一起,被连拉带扯地送上了一辆大卡车,跑了大半夜,才被丢在了离东关市七八里地的荒野上。每个人手里只有配发的一瓶矿泉水和两个干硬的菠萝包。另外他还能记得的就是敞篷卡车上冷飕飕的风。当时他缩成一团,恨不能变成个木头虫子,钻进车厢木板的虫眼里。
  也就是那天夜里,虎子认识了二狗子和老猫。二狗子和他一般大,都是十四岁,只小了他两个月份。老猫虽然叫老猫却整整小了他们两岁。他们随着一大帮拾破烂的要饭的,趁着夜色无声地进驻了东关市。
  在东关市,他们依旧干老本行:拾破烂和要饭讨钱,有时候也顺手偷点摸点。白天三个人分头干活,晚上就一起住在东差河中间的白沙洲上。
  东关河是迁江的一个支流。河面宽阔,河床却不高,沿岸到处都散布着大大小小的沙洲。像是一件蓝色的长衫上缀满白布补丁。河水穿城而过,在离东关大桥百十米的地方就是白沙洲。白沙洲和别的沙洲不同,是差不多连着河岸的一块两亩地大小的绿洲。平时踩着石头就能过去。当初不知道是谁把它喊成了白沙洲,别的人也就闭着眼跟着瞎喊,其实和白色和沙子没半点关系。
  过去有人在白沙洲上种瓜种果。后来东关市打算把白沙洲建成一个公园什么的,就征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老早征下了地,公园却一直没动工。于是过去看瓜看果的窝棚成了他们的住处。
  今天虎子的收成不大好。蛇皮袋里除了几个硬纸盒,两个易拉罐外,都是些不重秤的纸片片,卖不了几个钱。妈的,现在的人连屙尿都带滤网了。一条街的商店,十几个垃圾桶就这几样。虎子在心里把一条街都骂了个遍。现在离下午还早,等下午五点钟,他还得再翻一遍垃圾桶。要是再找不出什么东西,今天就算抓瞎了。自己和二狗子、老猫饿上一天半天不算什么,可小余儿才一岁,还是个小不点,饿上一口半口,能把天吵翻了。他想看看老猫。兴许老猫今天的运气比自己好,能讨上几块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