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义犬黑子


□ 尹西林

   楔子
  
  那天晚上,校长找我谈话说,“部里干部处分配你到湛江舰队抢修队工作。你来五七农场也快一年了,是该分配工作了,祝贺你走上新的岗位。”我高兴地说,“后天我就出发!”校长点头道:“早走好,这年月朝令夕变的事儿太多了,凭着共和国上将儿子的大面子,保住了你军籍,有王技师这样的好哥们儿,是你的福哇。不过,夜长梦多,劝你快快走吧。”我小声安慰他:“您也会分配工作的。”校长摇头无语。
  两天后,农场为我举办了辞行午餐。朝夕相处的荷兰巨犬毛三儿,也出溜出溜走了过来,蹲在我身边不吃不喝,问它,“你怎么了?”小陈说,“怕让你走呗。”哦,牲灵啊,这就是灵性,不可思议的神奇的灵性!
  餐后,我把背包和提袋放在木桥上,我坐其上,哄着毛三,它四肢伸开,脑袋伏地吱吱叫个不停。“你看,耍赖不是?都大小伙子了,起来啊!起来咱们说话,好不好?”经我劝,毛三儿它也觉得趴着不好,收腿坐了起来,不吱吱叫了,盯着我喘着大气儿。我摸着它的大头,形同老妇絮叨着:“这多好噢,没你王大爷仗义,咱复员回家了,去湛江好啊,来琶洲看你,一天就到。毛三,你千万不要咬人,碰到偷农场东西的人,叫唤叫唤吓走了就行了。听懂了没?”毛三儿汪汪了两声。“我把手风琴交给小陈了,晚上他给你拉,早上的牛奶,有小陈给你倒。”毛三凑近了我,轻柔地舔我脸。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突地响着,谢上士频频催我快走,众人帮我把行李放到拖斗里,我刚站立起来,毛三就扑了上来,好大的个儿,这小子站起来不比我矮,它的前爪紧扣我双肩,伸出热烘烘的舌头拼命舔我的脸,死死不肯放行。我见一行泪水从它眼里淌下,狗真会哭吗?来不及细想了。毛三吱吱吱叫了起来,人心一紧,泪花模糊了双眼。众人强行抱走毛三儿,把我推上了拖斗。拖拉机远了,毛三儿蹲坐在小木桥上,仰着圆圆的大头送我离去,它那团圆圆脑袋渐渐小了。
  
   一、黑子邀爱
  
  第二天下午,长途汽车开到了湛江市,过了轮渡,我用扁担挑着行李,走进了海军204厂宿舍区。一眼看到最北边的那座三层白楼,走廊里挂着不少海魂衫,断定这就是抢修队营区。许多军人排坐在一楼走廊里在学习毛主席著作。楼前一个小战士,在烈日下大汗淋漓,背着冲锋枪站岗。他见我扛着扁担过来,行一军礼问道:“请问,您找谁?”我说:“我是新调抢修队工作的。”正说着,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军官跑步过来与我握手,自我介绍道:“我姓李,是这里的队长,您就是尹西林同志吧?前天部机关已通知了我们,说你近日来队,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一路颠簸辛苦了,我代表全队干部战士欢迎你!”李队长着意提高嗓门儿,向正在楼里学习的军人们举手示意,楼道里全体官兵闻声刷地站立起来,向我热烈鼓掌欢迎。这突如其来的掌声,暖得我心里热乎乎的。迈入新单位的第一步,就体味到这里干部战士们的热忱。心中暗想,还是基层连队好,王哥们儿为我造了大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