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璩 [原载《橄榄绿》2012年第1期]


□ 贾国祥

  来璩是我的儿子。来璩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这有点儿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明白。

  四年多了,渐渐地已让我忘了他不是我儿子的时候,他的父亲来学斌——我的堂弟出现了,这让我再一次清醒,来璩终归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这让我懊恼,我想不明白,那个小时候尾巴一样跟在我后面的小屁孩,长大后怎么变成这样一个不守信用的东西,我恨不能立刻见到他,左右开弓,如同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在他脸上开个油酱铺,以解心头之恨。

  这么说你肯定一头雾水,可我没法慢条斯理给你娓娓道来。此刻我正在拥堵不堪的硬座车厢,犹如关在笼中的困兽,焦躁不安,心里像有团火烧似的。火车以每小时140公里的速度疾驰,可我还觉得不够快,恨不能跳下车一路狂奔。归心似箭这个用烂了的成语,已表达不了我此刻的急切。

  我叫来学武,是个军人。军校毕业不到半年,就调入机关成了政治部门的一名干事,十五年的机关生涯,已把我塑造成了一个四平八稳、谨言慎行的人。用妻子小雅的话说,是一个油缸倒了脚步不乱的人。

  兔子不是不咬人,而是没有被逼急。

  从接到小雅电话的那刻起,我就方寸大乱。下午起床后,心情无端地烦闷起来,有一种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惴惴不安。果不其然,坐到办公室没多一会儿,就接到小雅的电话。她在电话里没头没脑地吼:“来学武,你这个混蛋,你快回来……”话没说完,就哭了起来。她一哭,我的心就提了起来,在电话里喊:“陈小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清楚,你哭什么呀?”

  妻子也不是那种风风火火的人。我和她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初次见面,她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随着接触增多,我越来越感受到她的美好,并给她起了个外号——“玉质女孩”。从长相到性格,她都不是那种光芒四射让人过目不忘的人,她温润如玉。这样的女子,经得起细细端详经得起细水长流。我如获至宝,生怕夜长梦多,便紧锣密鼓和她谈婚论嫁,用急行军的速度把她娶回了家。岁月证明了我当初预判的正确性。我们已走过了七年之痒却依然恩爱如初,这么多年,她受了多少委屈,却一直隐忍着,很少对我说过什么重话。这次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她不会这样在电话中对我大喊大叫。

  “蛋蛋、蛋蛋他爸来了。”妻子止住哭,在电话中抽抽搭搭地说。

  “谁?”这么多年,我都忘了,除了自己,来璩还有个爸爸,名副其实的爸爸。听到妻子的话,我一时糊涂了,竟不解地问道。“蛋蛋”是小雅给来璩起的小名。妻子一定是紧张到了极点,平日条理清晰的她,在电话中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反反复复说了两遍,我方才明白,是我那个堂弟,就是来璩的亲爸爸——来学斌来了。他要领走来璩。

  “他敢!”听了妻子的话,我的肺快要气炸了,在电话中不由得大声喊道。我能想象到妻子天塌地陷似的恐慌和无助。不过是初秋时分,可浮现在眼前的却是她站在苍茫的风雪中瑟瑟发抖的画面,我甚至听见她冷得牙齿打战,叮当有声。我感觉自己心都快要碎了,恨不能拥她入怀,给她依靠和温暖。可我远在千里之外,只能一个劲儿在电话中给她安慰,劝她别担心,我马上请假回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