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为艺术的艺术社会学批判


□ 王永豪

  摘 要:当行为成为艺术,过程就是结果,主体等于客体,内容等于形式,只剩下“有意味的形式”,形式的这一“意味”,也就是行为艺术所象征的社会学内涵。
  关键词:艺术社会学 行为艺术 大境界
  
  一
  
  人无可选择地降生到社会关系这张大网中。诞生伊始,他就处于作为社会最小细胞的家庭关系当中,继而逐渐融入某些特定的人群或团体。这些人群和团体以不同的方式相互联系成为社会。一个人就在社会的不同位置扮演着不同身份与角色,这些角色规定着每人的行为方式。“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论语•学而》)社会发展到二十世纪,“行为”本身成为“艺术”。但该“行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行为,该“艺术”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
  杨守森在其《艺术境界论》中这样为“行为艺术”定义:“行为艺术(Performance Art),又译为行动艺术、身体艺术或表演艺术,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在西方后现代主义文艺思潮中出现的一种新的艺术样式,其作品呈现为艺术家借助某些道具,在展览馆、街头、广场、山间、野外等场所,自己演示或邀约观众共同参与演示的某一行为过程,以及用以作为见证的文章、图片、录像资料等。”杨守森还指出,“行为艺术”作为“艺术”,其特征及存在的理论基础是,“一种破坏传统艺术范式与审美规则的‘反艺术’,是一种重在‘创意’的观念艺术,即重在以更具视觉震撼效果的方式,表达关于社会与人生的某种体悟与理解。”正因为行为艺术本身不以审美价值为圭臬,而以创意、灵感为手段,以达到震撼的效果,而其最终的目的是社会学关注——“表达关于社会与人生的某种体悟与理解”。这种“体悟与理解”也即阿诺德•豪塞尔在其《艺术史的哲学》中所强调:“伟大的艺术给予我们一种对生活的解释,它使我们能够更成功地对待事物的混沌状态,更好地与生活周旋,这就是艺术的一种更使人心悦诚服和更值得依赖的意义。”
  行为艺术存在的合法性无可争议,但“行为艺术”自问世以来,却一直备受“沉迷于性和暴力”、“臭名昭著的表演”之类的非议。行为艺术受到如此多的诟病与非议,究其因主要是因为批评家们认为“艺术是以‘美’作为第一本质特征的”,“我们的艺术必须给人以审美的愉悦”。而诸如钻死牛肚子、吃死婴儿、和骡子结婚之类的行为艺术却让人感到恶心、下流、血腥、恐怖。
  我们承认,行为艺术的发展历程尚短,没有经过历史的审判与时间的积淀,确实有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的特点。但学术之争一定要理性行事,切忌再犯矫枉过正的错误。那些批判行为艺术“下流”、“血腥”的艺术家要么仍旧抱着“唯审美”旧论不放,要么仅执行为艺术之一端,只看缺点不看优点,只看现象,不看本质。
  
  二
  
  个人行为是历史的最小组成单元。行为艺术家作为艺术家,受自身才能与时代环境的制约,应该能够站在时代的前沿,有前瞻性眼光与思维。豪泽尔强调,“历史中的一切统统都是个人的成就,但个人总会发现他们是处于某种确定的时间和地点的境况之中的;他们的举止是他们天赋才能和所处境况两者共同的结果。”在这里豪泽尔指出艺术家与时代的关系。任何一个艺术家跳不出来他所处的时代就象每个人都跳不出自己的皮肤一样。但艺术家不是被动地受制于他所生活的时代,而是主动地领跑于他所处的时代。思想领先于这个时代是艺术家和普通大众的区别。艺术家的才能就在于他有超越常人的前瞻性创意与思维。
  先不必说那些“切割”、“跳楼”、“枪击”类行为艺术的低俗无味,就算那些社会影响较大的行为艺术也大多为浮泛之作。梁克刚的行为艺术作品《房奴》(梁克刚带戴着一写有“房奴”两个大字的木枷,将自己的头和双手用镣铐锁住,在房地产开发商的展台展示)之所以算不上高明之处,其原因在于其创意的陈旧。杨守森首先肯定《房奴》“希望能够引起全社会和房地产行业对相关问题更多关注”的创作初衷,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行为艺术失败的原因:“因‘房奴’现象早已是社会舆论的热点,这一‘行为’演示也就说不上有多少‘提出问题或强化问题’之类的作用了,故而只能给人以浅俗的‘搞笑感’”。而王楚禹的《热烈庆祝》则是一件有创意灵感和深刻内涵的艺术作品。“王楚禹赤裸上身,胸前戴着绸布扎成的大红花。另外四条红色绸布分别系在他的脖子上,腿上和双手腕部,绸布条的另一头系在饭馆的梁柱上。系上绸布的王楚禹看上去有点滑稽,既喜气洋洋,又有点像个提线木偶。布条对身体的牵制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不是王楚禹的手在拉动布条,而是红布条彼端某种力量在操纵着他的手臂。王楚禹目光前视,重复用力鼓掌,嘴里高声喊着‘热烈庆祝’,并不宽敞的空间里因为他的动作而充满紧张的气息。王楚禹的表演持续了40分钟,直到他筋疲力尽,抬不起手臂为止,自然结束。”很显然,这是一件优秀的行为艺术,欣赏者遇到这样的艺术引起的不是生理的反应,而是深沉的思考。杨守森评价《热烈庆祝》是一件“看起来虽然简单,实际上却是一件极具社会张力的作品。不论创作者用意如何,仅从上述目击者描述的‘看上去有点滑稽,既喜气洋洋,又有点像个提线木偶’的行为造型中,即可体悟到这一作品的深度”,“王楚禹的这一作品,正是以‘戏仿’的手段,对我们这样一个习惯于‘被动庆祝’的社会形态的富有震撼力的讽刺与批判”,“揭示了这样的真实:我们有多少人陷入了类乎精神病般的迷狂而不自知”。 艺术家正是把自身作为祭品献给社会这一大祭坛,创造出优秀的行为艺术作品。而祭品中深含的是艺术家深切的社会学关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