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梦为马


□ 丁 燕

  高坡上的马
  
  冬都金村夹在一片荒山中。八十公里的路程,越野车走了四个小时。车不断围着山体画S,人的身体也就扭成了蛇,屁股上下左右,总不能安生。轮胎旋转在干涸的河床中,飞沙走石,车里的人眯着眼,时间长了,居然产生幻觉,疑心是到了南疆的喀什或和田。而这里却是北疆的博尔塔拉。据说,这山的背面,就是水草丰茂的伊犁。那里随便一条沟,都是最美的图画。
  司机说,走这条路要看老天脸色。要是下雨,必得等风吹干了路面才行。一辆单车,绝不敢贸然前往。在深山的肚脯中弯来绕去大半天,空中无手机信号,眼前无一点绿色,如置身于月球火星,再强大的现代化也是白搭。
  车里的人都陷入绝望。早起吃的那点稀饭油饼,早已颠簸得空空荡荡。车内的仪器显示,海拔从850米一直攀升到1500米、2000米!若到3000米,我们就可以摘雪莲了。一个扫堂腿般的拐弯后,忽然出现了哗啦声。以为是听错了,一条白龙般湍急的水流已从乱石中蹿了出来。
  此时,午饭时间已过。大家停车,索性伫立于逼仄的道路旁开饭。馕是软的,瓜是脆的。啃过的皮一丢,飘下悬崖时悠悠荡荡如枯叶。沟底的情形看不见,只有溪流发出的哗啦巨响,伴随着我们的咀嚼。
  这条河最终汇入精河,并在新疆北部诞生了一个以河命名的县城:精河县。
  冬都金村,是这个县的一个小村。
  说是已经到了村子,不过只是在草地上扎起三四顶毡房而已。一下子停了十几辆越野车后,这些毡房像是扎在停车场中的一个玩具。人们三两簇拥着散去,找花、看草、戏水、拍照。 顺着一条“之”字形的马道,我们向上爬。这是离毡房最近的山头。我们懒,害怕远处的山高,走不回来。昨天刚徒步穿越过甘家湖梭梭林的小腿,还酸胀着。顺手拽起一根木头当拐杖,蹒跚着就上了山。想着在山坡上找块石头简单地坐一下,表示我已“到此一游”。早已饿了,可我们出了毡房准备爬山时,看到大锅里的羊肉才放进凉水中,血沫子都没有飘起来。这锅肉要煮两个小时。那么,我可以在石头上磨蹭两个小时。
  很快就来到了高坡,却是一幅意外的花草图。若在伊犁,这是预想中的。在这里,四小时的强烈颠簸后,眼睛已学会珍惜。周围空荡无人,山坡丛生着胡子般的塔松,紫、黄、白、蓝的花杂糅丛生。昆虫的鸣叫波浪起伏。天黏连着地,地依偎着天,仿佛盘古还没有拿斧子劈开。
  虽然没有那拉提浑圆壮阔,比不上夏尔西里绚烂奇美,但我们依旧惊呼着扑向它。果然有那么一些石块等待着我们。坐下,一股热气从底部升起,是太阳积攒下的能量。静极了。除了风中混合着的昆虫声,安静,统治了这里的天地。我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鼻息。
  这里,就是200多年前,从伏尔加河畔不堪沙皇俄国的统治,回归祖国的土尔扈特人最终定居的地方之一?16万人,半年的东归路程,最终只剩下6万人?10万人,应付了俄国的大炮、荒漠和疾病。他们,那些“最初来到这里的人”,怎么能绕过那么多的弯路,找到这一片隐秘的草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