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高了的村庄


□ 刘兴华

  在老家,我虽然住的没多少年,但却住过三个地方,一个是老村,一个是迁建村,一个是新村。
  老村给我的记忆最模糊,我只记得老家有蓝砖挂面的三间北房,那时爷爷还在,但他的相貌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有一件事好象还记得,就是爷爷去世前,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拉着我的手,爷爷是否说什么了,我不知道,但母亲说爷爷拉着我的手流泪了。
  很少听家里人讲起爷爷,但知道他重男轻女,他只给男孩起名字,还写了一个字谱:文武双全,国泰民安。
  在我家,父亲排行老三,以上这些字都让大伯和二伯家的儿子占了去。加之当时父母都在外地,所以我家兄弟姐妹的名字并没按家里的排。
  从这一点上讲,爷爷应该是个文化人。
  我在爷爷家也许住了些天,我看什么都新鲜,唯一记得的就是到处乱翻。爷爷家的书很多,都是线装书,当时我还不识字,只是看里面的插图。
  老村在河套里,河套后来成了泄洪区,要村里人搬家。
  村里也有搬得晚的,整个村子三四百户,大约老村只剩下一户还没搬时,我家从外地搬了回来。
  我家回来时还没房子,就着在用坯垒的土房子里,里外两间。外间做饭,放水缸和粮缸,还有柴草,里间住着一家三代。
  虽然我没在老村生活过,但那时特别喜欢老村,经常上老村去。也许意识里想在老村发现些什么,或者找到些什么。
  听父亲讲,爷爷早年在俄罗斯工作,回来时曾带回150多万元卢布。那时卢布比美元还贵,大约是一卢布兑换二点四美元。但我从没见过那钱。
  因为爷爷去世后奶奶就糊涂了,大家最后一致认为奶奶把那钱烧掉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二大伯讲的,他曾在老家的后宅里埋过一大筐子弹壳,那子弹壳都是铜的,是日本鬼子打枪后留下的。我挖过几次,只挖到一只电灯泡。还有一部破旧的电话机。
  那是我第一次见电灯炮,拿回家去问上年纪的人是什么,有人告诉我这是日本鬼子用过的灯泡。那电话机和我们常在电视里看到的日本鬼子猛摇一阵,然后冲着话筒大喊大叫的黑色电话机也不同,那电话机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扁扁的木箱子,电话是挂在墙壁上的,话筒在这个木箱子的左侧挂着,摇把在右侧。木箱子正面还有一行字:大日本国三菱株式会社制造。这样的电话,在反映抗日的影片中我从未见过。
  去老村,我习惯从南面爬上去,那是一个很大的斜坡,村子里的人们出入也是走南面,因为南面这条路也算是村里唯一的正街。大车小辆的出出进进,也还算热闹。
  村北也有一条路,窄窄的,蛇行而下,路的两边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还有很多低矮的杂树,出了村北就是坟场。坟场种的树更多,是白毛杨。没风的时候仍能听到那树发出低沉的轰响。
  村北这条路还有一个传说,说婚丧嫁娶需要餐具,桌子,只要晚上去这儿上供,想借多少就借到多,特别灵。我问怎么能从这条路上就能借到东西呢,村里上年纪的人便说,没看到路两边那些洞吗?那洞里可住着狐仙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