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犭罕)


□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

  作者简介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1975年出生,黑龙江人。作品多涉及荒野和野生动物题材。小说作品集《老班兄弟》、《驯鹿之国》获台湾地区“好书大家读”年度最佳少年儿童读物奖;长篇小说《黑焰》获第十五届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和第七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一 昨夜的风
  
  林地中长久的沉寂像春日河面上迟迟不愿融化的最后一块浮冰,被孤独的枪声敲碎了。
  连格利什克也感觉这枪声震得他头皮发麻。
  起初,带着哨音的尖厉枪声在寂静的山林之中,越传越远,像一头看不见的猛兽,轰轰作响地一路回荡着飘向远山。一群在山谷松林中栖息的乌鸦被惊起,不安地怪叫着升上天空。
  格利什克几乎目睹了那颗大口径铅弹——打破寂静的始作俑者——的飞行轨迹,不过,这颗子弹似乎省略了飞行的过程,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他就看到在它粗壮发亮的脖颈上绽开了一朵小小的黑色花蕊。
  它像一座巨大的土堆在漫天而来的洪水冲击之下轰然坍塌,将溪水砸得四散飞溅。
  格利什克端着枪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一直注视着它倒下的地方,那隆起的宽厚脊背并没有再次拱起。
  一直在他身边焦急地伺伏不动的秃尾猎犬一跃而起,冲了出去。
  他松了一口气,将一直顶在肩上的枪放下,坐了下来,伸直双腿,让一直半蹲半立着血脉不畅的腿放松一下。然后从口袋里取出桦皮盒,捏出一撮口烟①,放入嘴里,一缕辛辣悠然从舌尖升起,直抵眉心。格利什克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有时候,生命的终结总是缓慢而痛苦的。不过,当他拎着枪走到溪边时,一切已经结束了。
  它已经停止了呼吸,侧躺在小溪里,像一座突兀出现的小小的岛屿。秃尾猎犬仍然疯狂地在它的身上撕扯着。
  这是一头成年的母(犭罕) ②。
  格利什克吆喝一声,秃尾猎犬从极度亢奋的状态有些不舍地抬起沾着血的头脸,站在溪水中喘着粗气。
  尽管格利什克费了好大的力气,秃尾猎犬也在他的身边帮忙,却仍然无法将这头巨兽拖到岸上,最终只能将它的头搁在溪边,切开放血。
  那(犭罕)的细微声响就从他的背后传来,格利什克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猛地拎起身边的枪,端枪、转身、瞄准,一连串的动作也没有花费一秒钟的时间。刚刚捕获猎物的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刻,猎物的血腥气味会引来熊之类的猛兽。
  在准星里,一只红色的小动物瑟缩着站在茂密的灌木丛间。
  格利什克慢慢地放下了枪。
  是一只(犭罕)崽,此时正战战兢兢地从溪岸边的一篷灌木丛中露出头。它的毛色竟然是火红的,像秋天落叶松的颜色。恐怕只有一个多月大吧。
  它瞪着一双黑葡萄般圆润闪亮的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它显然还不理解刚才发生的事,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枪响把它吓坏了,当母(犭罕)倒下来时它因为失去依靠而不知所措,慌乱中躲进了草丛里。
  秃尾猎犬此时似乎才醒悟过来,咆哮着向这头幼弱的小兽冲了过去。
  在格利什克的大声制止下,秃尾猎犬终于还是没有将这头小兽扑倒咬断喉咙,不过还是在它的身边徘徊着,不时发出低沉咆哮。
  它被吓坏了,此时灌木丛已经不起任何作用,它跌跌撞撞地跑到格利什克的身边,躲在他的两腿之间。
  格利什克呵斥着猎犬,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这只毛茸茸的红色小兽竟然在不经意间找到了他的手,将他的手指含在唇间轻轻嘬吸,细软的舌头像温暖的水流抚弄着格利什克粗糙的手指。
  
  最开始,格利什克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安置这头柔软的小兽。它就那样傻乎乎地跟着他回到了营地,笃定地相信母(犭罕) 的魂魄就附在这个干瘪的老头身上。当格利什克钻进帐篷时,它竟然也跟着走了进去。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一天之中它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几乎刚刚走进帐篷,就趴在帐篷一角的地面上。直到此时,它才为莫名其妙地走进人类的帐篷而感到些许的惊恐,但疲劳战胜了恐惧,事实上在此时它也确实认为这里是更安全的地方。在帐篷的一角,它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小得不可思议,将头埋入肚腹下面,沉沉地睡去了。
  格利什克放好枪之后,才开始注意到卧在帐篷一角的这个小东西。
  格利什克在生命中第一次打到(犭罕)时仅仅只有十三岁,用的是一支几乎和他一样高的苏式步枪。后来,他猎到过很多(犭罕),多得他都记不住有多少了,但是捕到小(犭罕) 还是第一次。
  他蹲在小(犭罕) 面前。这火红色的毛茸茸的一团,在从帐篷外透进来的阳光中闪烁着一种闪亮的光泽,像夏日夜晚的霞光,或是秋日里的满山红叶。它在安静地酣睡,它的身体那么轻小那么单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