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强的旋转木马


□ 许丽勇

我常梦见小强。

梦中的小强总是骑着白马,是我心里喜欢的样子,高个,宽额头,笑起来声音爽朗,会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

然而梦后醒来,我看见了另一个小强——小蟑螂,它很小,两根长须甩啊甩的,就在我的脚下。想到梦中我喜欢的小强,我真的不忍心伤害它。

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每天就在楼下的院子里和小朋友疯玩。但我玩得很不痛快,小朋友不欢迎我。我认为自己聪明,识字几百,写字也方正。不过我缺少运动细胞,反应特迟钝,手慢脚也慢。我们常玩一种游戏,就是一个小朋友将装了豆子的小袋子往空中一扔,同时叫一声某某,某某就要冲上去把将要落下来的这个豆袋子接住。小朋友就叫我“接不牢的人”或“跑不快的人”。

那天结巴小伟叫“接,接不牢的人”的时候,我来不及抱怨,就冲上前伸手去接,但这个豆袋子不愿配合我,扑哧一声直接砸在地上。这个游戏就很没劲地终结了。接下来他们罚我,让我做躲猫猫的寻找者。我面对墙,闭着眼睛。小朋友都躲向隐蔽的地方,我用手蒙着眼睛,大叫:“野蛮小子藏藏好,我来寻侬罗!”我转身去寻他们的时候,小朋友就躲在不远的地方,一点也不怕,胆大的会露一只鞋或一只手,结巴小伟的大头像安在弹簧上一样,一伸一缩,眼睛骨碌碌地转,在逗我。我去追他时,他两三秒钟就逃过我的追捕,跑到我刚才蒙眼睛的地方——终点站。这次我一个人也没有逮住。小伟嚷嚷着叫我走远点,小朋友也说不玩了。

小强就是在我尴尬的时候出现了,他家刚搬来,住在一楼,我家的楼下。他把我拉到一边。看他像一根小豆芽,很瘦,戴着一副眼镜。他很柔地跟我说:“到我家里去!”

那时正是夏天,他妈妈把地板拖得干干净净,我们就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玩纸牌,争上游。他先给我表演洗牌,哗啦啦的,像瀑布飞过,然后你一张我一张地发。我们就你出一对,我出一对;你一副顺子,我一只炸弹……

小伟他们因为没有我这个笨拙的人可以欺负,也就玩不起来了。最终也加入了争上游的队伍。从此,丢手绢,老鹰抓小鸡,我们一个游戏接一个游戏玩下去,小强总护着我,丢手绢时,他不把它丢在我的背后;老鹰捉小鸡时,他当老鹰,不喜欢抓我这只小鸡,或者提议让我做老鹰,他就假装做一只笨笨鸡,让我轻而易举地逮住。我的童年就这样快乐得飞起来了!

到了上小学我指望可以和小强天天坐在一个教室里的时候,他却人间蒸发了!很想知道他有没有搬家,有一天,一时兴起,我就把晾晒在窗外的手绢松开夹子放下去,任它飘落下去。手绢就落在小花园里。然后我去敲小强家的门。小花园一直被一个凶恶的老太婆霸占着。不过小强他家有小花园的钥匙。小强妈妈出来开的门,然后我看见小强坐在房间里看书,头也不回地专注,仿佛我和他从来没有相识过。我能说什么呢?我不就是一个来捡自己手绢的小女孩吗?有一次我又放飞了一条红丝巾,那是外婆送给我的新年礼物。我看见它慢慢地飘下去,像一个沾着露水的花骨朵,在阳光下慢慢地绽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