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满仓的爱情


□ 周海亮

  满仓把女人带回来,我是极力反对的。女人是满仓从垃圾箱边捡来的,就像捡来一只易拉罐或者香烟壳。也许是他骗来的,我不清楚。之所以说她是女人,是因为我曾经偷偷摸过她的屁股。那屁股松松垮垮,没有女孩的紧迫感;之所以极力反对,是因为她做了满仓的女友而不是我的。我说满仓,你这叫绑架你知不知道?满仓就饶有兴趣地盯着我的脸。他说你现在肯定心如刀绞。满仓的话,让我无地自容。
  女人长得不好看。粗腰平胸,窄腚宽脸,大嘴小眼。可她毕竟是女人。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在某种环境下,都会变得倾国倾城。
  女人当然是弱智的。正常人不会被满仓捡来或者骗来,更不会踏进他又脏又臭的屋子。我说满仓你这是犯法啊。满仓说我自由恋爱犯个鸟法?我说可她是傻子。满仓就白我一眼。为证明她不是傻子,我们开始了对她的审讯。
  满仓问,叫什么?女人答,春花。满仓问,多大?春花答,十八。满仓满意地点头,对我说,看看。我再问,家住哪里?女人答,春花。接着问,家里还有什么人?春花答,十八。我也满意地点头,对满仓说,看看。满仓站起来,往外走。我说你去干吗?满仓说,给春花买点化妆品。
  满仓的生活从此发生改变。他开始每天洗脸刷牙,每天梳头并且哼几句小调。这在以前,是半个月才能轮到一次的事。春花也慢慢起着变化。她呆滞的目光变得柔情似水,她的脸色变得红润,皮肤光滑细腻。有一天我和满仓蹬三轮车出去捡垃圾,春花竟送到门口。她用手扶着门框,显出依依不舍的神情。于是满仓翻身下车,奔向春花。他抱紧春花认真地说,我爱你。那一刻我感觉凉气逼人,那一幕场景滑稽可笑。鸡皮疙瘩霎时爬满我的全身。
  满仓带我和女人逛商场。他说天热了,得给春花买一件连衣裙。我们转到四楼,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电视屏幕。电视上正播着新闻,说云南某镇某村农民大力发展庭院经济,家家年收入三万以上。屏幕上显出很大—张脸,拥有这张脸的农民露着傻呵呵的笑,心满意足地数着一把票子。后来他开始接受采访,说着我们听不懂的方言。突然,春花低声说:叔。把满仓吓了一跳。他说你个臭婆娘,怎么管谁都叫叔?他匆忙拉了春花往五楼走。走了一会儿,春花再一次低声说:叔。满仓一边挥起拳头恐吓春花,一边说:你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
  晚上满仓找到我。他说怎么办?我说什么怎么办?他说你少装糊涂。他把脸埋在两手间,表情极度痛苦。我说你就不该把她捡来。满仓说可是已经捡来了。我说那你再把她送走。满仓说,不可能。
  几天后满仓和我去邮局打了一个电话。满仓先拨114,查到云南某市的区号。再拨云南某市的114,查到某镇某村村委的电话。满仓紧攥着电话说,是云南某镇某村吗?对方说我是,你哪里?满仓说我山东。对方说你山东有什么事?满仓说你们村有没有走丢过一位叫春花的姑娘?对方说我的天啊,春花怎么跑山东了?
  满仓对这件事一直很纳闷。他说他怎么知道春花在山东?我也没告诉他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