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窗”与“影”


□ 胡晓明

  明人张侗初有《题王甥玉梦花楼》云:“辟一室,八窗通明,月夕花辰,如水晶宫、万花谷也。”好一个“水晶宫”、“万花谷”!“窗”与“影”之美,更是中国诗学中一种清莹境界。最早的山水诗人,或许还不能敏感到“窗”的透明美。如谢灵运“群木既罗户,众山亦当窗,”庚信“峨嵋蔽珠栊,玉钩隔琐窗”这样的句子,或许不过是凑成句对。后来唐人诗句如“萤飞秋窗满”(李白);“松月夜窗虚”(孟浩然)、“斜月隐高窗”(岑参),便已佚出对仗的考虑,已敏感到窗里透进的光影,极柔和,极朦胧,收敛了一份刺眼的光线,澄汰了一份干燥的火气,乃晕化为一泓提纯后的清明。所以后来竟有“题诗爱近水边窗”(萨都刺)这样总结之语。黄山谷“尚能弄笔映窗光,画取江南好风日,”正是深得此中三昧。文同的《瀑布亭》诗云:“日影上高林,清光动窗牖”,也因有了此一方窗牖,湖光山色提纯为一片灵幻异常的清光,大自然的存在化而为诗人掬取的一泓清气。因而从小窗透出去,犹如从晶莹透明的心灵透出去,摄取一个空明清新的世界。宋人傅察《咏雪》:“都城十日雪,庭户皓已盈。呼儿试轻扫,留伴小窗明。”诗人那清纯的心境以及对清纯之美的无限珍爱护惜之情,令人感动!陆游《雪晴欲出戏作》:“欲觅溪头路,春泥不可行。归来小窗下,袖手看新晴。”有此一扇小窗,那污浊的泥远远地远远地隔开了,那袖手窗前的诗人形象,何等潇洒!春晨的书窗前,曾不止一次想起宋人黄大受的《早作》诗:“星光欲没晓光连,霞晕红浮一角天。干尽小园花上露,日痕恰恰到窗前。”晶亮亮的露珠消失之后,便有那轻柔鲜美的第一线晨光,呈露于明窗之前了,谁撷取这第一线的晨光,便是撷取生命中第一甘饴的清灵之气。夏日的午睡,又不止一次地神往于苏舜钦的《夏意》:“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我辈此生,何缘得此一帘清梦?冬天里的雪夜,我便会忆起魏了翁的《雪融夜起达旦》:“起傍梅花读《周易》,一窗明月四檐声。”于是忽然懂得了《周易》精神的至深奥秘,或许,正在于此一梅花明窗通出去的世界,于是似与古人隔世相视而笑矣。
  
  由窗、帘透过去的花枝疏影,无限幽倩,无限朦胧,犹如提纯而出的清光之魂、空明之魂。陆游诗“三弄笛声初到枕,一枝梅影正横窗”(《幽居春夜》);张道洽诗“才有梅花便不同,……寂寂轩窗淡淡风”(《咏梅》);所拈出的一份清幽,便已带着花之香与花之影;以“影”写清,“清”便有无限的曼妙。宋代诗人,特别钟情于此,实由于中国人文精神发展到宋代型态,更多一种澄澈之美。有客问张子野,人称先生为张三中(心中事、限中泪、意中人),先生以为如何?子野答道:何不称我张三影?从眼泪之美到清影之美,转浪漫之情思为理性之清澄。“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一句,可称为古今第一透明第一清莹的诗品。《许彦周诗话》记,“荆公爱看水中影,此亦性之所好。”如“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干”(《夜直》);如“一陂春水绕花身,身影妖娆各占春”(《北陂杏花》),其实,何止王安石之所好,如苏东坡,有“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被人评为“仙笔也!读之若琼楼玉宇,高寒澄澈。”又如文同诗:“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徘徊爱其下,夜久不能寐”;陈与义词:“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可见宋代诗人、词人、画家,对清影之赏爱,何等执着,何等痴顽!连醉酒,也要醉倒于花影香魂之中,且读东坡门生李之仪一首小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