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李准题词想到的(散文)


□ 王月

  李准是我所敬佩的剧作家、作家,他的电影《老兵新传》是我国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电影,《李双双》、《大河奔流》更是直击人心,催人泪下。今天来到北大荒明珠雁窝岛博物馆,听讲解员娓娓道来李老先生与北大荒的故事。1944年9月21日,李老先生访问友谊农场,并为八五三农场题词,题词是这样写的:“亿吨粮,千吨汗,百吨泪,十吨歌”。仅仅十二个字,给我无比的震撼,我的心被这成吨的粮、汗、泪、歌压着,心情沉重到了极点。这正是北大荒精神的体现,北大荒精神不倒,北大荒精神长存。随着讲解员的继续讲解,我思绪如潮。

  一、北大荒的汗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它从“百里无人断午烟,荒凉一望杳无边”直到“一望无际,沃野千里”。1958年起,北大荒进入大规模开发时期,十四万转业官兵、二十万支边青年、五十四万知青先后来到了这个地方。当年,他们在这个地方爬冰卧雪。他们在这个地方用汗水浇灌土地,用汗水孕育希望,用汗水创造人间奇迹。头顶蓝天、脚踏荒原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他们居住的是马架子、地窨子,他们在烈日中挥汗如雨,忍受沼泽密布,蚊虻成群;他们在严寒下汗如雨下,忍受天寒地冻,白雪无边。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来,不分季节,不分年份,不分性别,不分职位,就这样缓缓流入黑色的大地,他们将汗水献给这片神奇的土地,将生命中可贵的光阴献给这片神奇的土地。开荒中,北大荒人试验人拉犁开荒,50人拉一台双轮单铧犁,20人拉一台双铧犁,你可以想象,广阔的黑土地上北大荒人喊着号子,奋力拉犁的壮观场面。我不敢说他们究竟流过多少汗,如果每人一天至少一百滴汗,这十万人每天就是一千万滴汗水,一年就是三十六亿五千万滴汗水,换算成体积,就是3650立方米,而黄河平均秒流量是1774.5立方米,这是黄河每秒流量的2倍。这是真实的数字,可不就是千吨汗嘛!无数人在这里洒下汗水,在这片土地上无私的奉献。他们在这片荒原上艰辛劳作,你可以想象的出,他们每天又何止百滴汗,千滴汗……至今所流淌的汗水又何止千吨呢?这所有的一切,北大荒永远都不会忘记。

  二、北大荒的泪

  正如艾青的那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有汗的地方一定会有泪的存在。他们在辛苦劳作时流下忍住痛苦的泪水,在每个漆黑的深夜流下思念家乡亲人的泪水,在恶劣的自然环境面前流下坚定的泪水。那些被遣送到北大荒的老右派眼中常含泪水,他们之中最小的才20岁出头,最大的已经年近60岁。1957年,丁玲被扣上了“右派”的帽子,发配到荒凉、寒冷的北大荒,开始了在北大荒劳动生活12年的艰辛历程。她和爱人陈明被分配到汤原农场养鸡厂,居住在一间20多平方米的空屋子里,里面只有两张木板床,少不了的是满满的灰尘和鸡粪。刚开始丁玲被安排在孵化室拣鸡蛋,在堆满鸡蛋的屋子挨个进行挑选。原以为这是轻劳动,但没多久就会感到腰疼,手指发麻,坐不住,这使丁玲原本就有的脊椎骨质增生更加严重。后来的日子里,红卫兵故意给她存活率很低的鸡,养不好就要被处罚。她在后来说:“我可以把它们养得非常好,存活率都在80%以上。”让一个作家去养鸡,可是她说“我养得很好”。丁玲的心中未尝没有泪水,她将泪水深深埋在心里,依旧建设着北大荒。剧作家吴祖光被送到北大荒云山农场劳动改造时,正好40岁,那是一个作家的黄金时期,竟然被剥夺了写作的权利,他的心中同样有泪。他含泪奋斗着,在开垦同时,帮助文工团修改了话剧《北大荒人》,与人合作创作了话剧《卫星城》、《回春曲》,还把话剧《夜闯完达山》改编成了京剧。为了完成《夜》剧,他甚至比其他右派晚回北京两个月。1994年,吴祖光重访北大荒时,挥毫泼墨写下“三十六年如一梦,几生修得到云山”。即便是若干年后老右派们回忆当年垦荒的日子,他们的眼中也是饱含热泪,那是一段艰苦的岁月,那是一段虽然很痛很苦却充满希望和爱的岁月。有泪但有梦,我想得出老右派们艰辛而悲凉的日子,更能想得出他们饱含泪水的样子。北大荒这片神奇的土地,在吸收北大荒人汗水的同时,也在吸收他们的泪水,泪水在漆黑的夜晚无声地没入黑土地,转眼就不见了,第二天,他们又开始了继续的开垦。但见悲凉气,不见人心寒。他们在内心悲凉痛苦的同时,仍深爱这片土地,仍把青春献给这片土地。他们已把生命融入了这片荒原,用青春和智慧征服了这片荒蛮的黑土地。泪水是情感的结晶,百吨泪水,是千千万万开垦者至真、至善、至美的情感融合,汇成江河融入黑土,正如挠力河之水,千回百转源远流长,滋养着黑土地,建构着北大仓。开垦北大荒是北大荒人在用生命奉献,北大荒也在他们的眼泪中成长。

  三、北大荒的粮

  北大荒又叫北大仓,意指开垦后的北大荒产量颇多,被誉为祖国的大粮仓。所以李准老人家在题词之首,先写“万吨粮”,这是对北大荒人所作奉献的首肯。无论怎样的灾荒,只要有了北大荒人们心里就有了底。SARS病毒传播期间,北京粮食极度缺乏。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的马凯打电话给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吕维峰,向农垦借粮,吕维峰爽快答应。当天开动40条生产线进行大米加工,使用佐竹机械进行碾米。粮食从宝泉岭、建三江源源不断地向北京运送,直到马凯再次打来电话说粮食紧缺问题得到解决。粮食从北大荒到北京,连续运输7天,足见中华大粮仓的实力,亦足见北大荒人对党对社会的忠诚。北大荒位于世界三大黑土地带之一,土地肥沃,总面积5.53万平方公里,万亩良田一望无边,放眼望去,只见一片看不到尽头的绿色,那无际无边的绿色,是粮食,是希望,是精神。北大荒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每年产量约300亿斤,占全国商品粮总数的四分之一。正如一首歌中所唱的“美丽北大荒,塞外鱼米香,富饶北大荒,中华大粮仓”。北大荒的粮食源源不断地运往全国各地,年复一年地在养育着我们的父老乡亲。那是因为有着一代又一代的北大荒人在此耕耘。开垦北大荒时期,无数人生命埋葬在了这里,他们长眠于此,将生命奉献给了这片神奇的土地,他们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我们所吃到的果实里有他们的生命,我们所看见的江河里有他们的血液。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如此神奇的土地,不是每个人都叫北大荒人。北大荒的粮遍布全国,北大荒的精神尽在粮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从李准题词想到的(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