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条河流的诉说


□ 许俊文

  河流和人一样,是有生命和性格的。
  我不知道淮河最初现身于地球的确切时间,只认定,任何一条河流的诞生,总会有它的理由。一滴水源出的高度,几乎能够包容一条河流的一切。淮河也一样,它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它的走向和流程,它的性格和脾气,这一切都是造物主赋予的。如果“天赋人权”这句话能够成立,那么,“天赋河权”也同样合乎天道。
  童年时期的淮河,想必是一位很阳光的少年,无忧无虑,无羁无绊,一副天真活泼的模样。它从高峻的大别山和桐柏山上走下来时,压根儿就不曾想过要创造什么奇迹,更不曾想到要制造什么灾难,它只是遵循着冥冥之中的哪个“道”,应和着远方大海深情的呼唤,穿过崇山峡谷,越过丘陵平原,一路奔跑着,雀跃着,欢唱着,所到之处,没有人为的阻碍。它凭着自己的兴趣和冲动,还有那么一点任性,以自己的生命所特有的行为方式,坦坦然然、曲曲折折地向着日出的地方行走,向着浩瀚的大海行走。走累了,就舒舒服服地在大地母亲最柔软的地方躺下来,舒展着四肢,安安静静地睡它一觉,做一个杂花乱草般的青春之梦。而当它从梦中醒来继续前行时,那些曾经留下美梦的地方,就变成了一个个明丽的湖泊。于是,在这条大河的所经之处,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湖泊,像一串晶莹的项链,挂在淮河的脖子上。
  说来人们也许不信,日本有一位环境科学家曾对水的道德伦理观念进行过检测,他从海拔几千米的高山上取回一壶未受任何污染的泉水,将它们分别装在两只相同的玻璃瓶里。他对其中的一瓶水说了几句坏话,对另一瓶水却说了几句好话。数天之后,这位科学家惊奇地发现,自己对那瓶说了坏话的水先于说好话的那瓶水变质。
  淮河不啻是一条恪守自然伦理的河,一条崇德重义的河。也许是为了感念淮河的无量恩德,我们的祖先在给这条河流命名的时候,想必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他们心机独运,穷天地万物之形,取其美意,创造性地将“水”与“佳”作了巧妙的组合,在神州大地上挥毫泼墨,自豪地书写出一个大大的“淮”字。这里,请允许我望文生义一次,所谓“佳”“水”,实乃绝妙之好水也。在古人的心目中,淮河是一条美丽的河,一条造福于人类的河,一条值得感恩与膜拜的河。
  河流的生命在于不停地奔流。千古流,万古流,会通沧海,激荡天涯,是一切河流的心愿,也是一切河流的生存之道。
  奔流是它的信念,奔流是它的宿命,奔流是它生命存在的唯一。
  然而(又是然而),利欲熏心的人类似乎并不满足于淮河给予的诸般恩惠。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双双贪婪的目光又悄悄盯上它那肥美的滩涂和湿地。于是,一群又一群明火执仗的入侵者,冒险闯进淮河的心腹地带,他们昨天在湖里放倒成片成片的芦苇,圈出一块块直冒油的耕地;今天又在河滩上垒土筑台,盖起了鳞次栉比的房屋;明天、后天他们还将有更新的蓝图,更大胆的设想。
  渐渐地,淮河囤积洪水的临时“仓库”———那些珍珠般的湖泊洼地,转瞬间变成了一片片麦浪翻滚、稻花飘香的良田;淮河专为洪水置备的天然“走廊”———那丰腴的河道与滩涂,如今变成了一座座炊烟袅袅、鸡鸣犬吠的村庄。趾高气扬的人类,在淮河的子宫里生儿育女,在它的血管中攫取财富,营造幸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