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明的圣火


□ 詹克明




动物的争斗既发生在相同物种之内,也发生在不同物种之间。
发生在种间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它们通常属于生物链上的捕食杀戮行为,一般都要置对方于死地方可罢休。而发生在同类之间的种内争斗,究其原因无非是争夺群体的领导支配地位,或是对生存领地的保卫与争夺。然而,几乎所有动物都能对这等种内搏斗保持克制,极能把握分寸尺度。按照莫里斯的说法:这种物种内部的肉搏战“不管是用牙齿咬,用头撞,用身体挤,用后腿踢,用前肢抓,还是用尾巴抽,同类动物之间的争斗是很少伤亡的。”“动物的内部争斗总是有限的、受到控制的。越是凶猛的动物,越是拥有致命捕猎手段的动物,在内部争斗时就越有自制力,越不会置同类于死地。这才是真正的‘丛林法则’,用以解决领地之争和等级之争的法则。那些不遵守这一法则的动物种类在很久以前就全部灭绝了。”由此可见,发生在动物种内的输赢较量更像是一场体育竞赛,而那种发生在种间的生死争斗则更像是一场战争。
我们人类一般总把自己游离于“动物”之外,也当然地不按动物的“丛林法则”行事。但从生物进化分支图上来看,人类确实是被定位为“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动物。只不过人类这种“动物”习性又多少有点复杂。我们既有较完备的灵长类动物特征,又兼有某些大型食肉类哺乳动物的生活习性。打从原始人类起,我们基本上是按照灵长目群体生活准则来生存的。正如莫里斯所描述:“在大多数猴子和猿类群体中都有严格的等级制,由某一占最高支配地位的雄性个体统领,其余的个体属于不同的等级……由于群体始终是一起行动的,因此首领始终是群体的‘独裁者’。”但我们同时又是肉食捕猎者,因此又具有大型肉食哺乳动物注重领地的显著特征。
社会行为方面,人类对自然法则的最大背离就表现在它不遵从种内争斗的“丛林法则”。我们总是采取战争手段,动用最具杀伤力的先进武器来对待自己的同类。应该说,对付种间猎杀,人类只需发展到步枪就足够了,所有超过自动步枪的武器(包括机枪、大炮、坦克、航空母舰、巡航导弹、核弹头战略导弹)全是针对人类种内争斗而设计制造的。生活在大自然中的动物绝不会像人类这么残酷无情,莫里斯认为:“有些动物即使拥有致命武器,也极少把自己的捕猎手段用于同类之间的争斗。对手一旦被征服而不再构成威胁,也就没事了。失败者会被放走,胜利者绝不会浪费精力再去伤害它,或者折磨它。”
“丛林法则”是一种让物种得以维持长久存在的自然法则,一些头脑愚钝的大型动物因为没有“思想”,反倒能以自然之“思想”为思想,按照自然之法则来行事,而我们这些大脑聪慧,独有思想的人类却干着公然违背自然法则的事。当人类忘记自己是动物时,往往会干出比动物还不如的蠢事来!
我们在自然物种关系上常常重“外”不重“内”,只注意到由于人类活动加速了其它野生物种的灭绝,并制定出保护濒危野生动物的法律条款,但我们却完全忘记了我们自己也是需要被保护的动物。二战期间我们曾集中了几乎人类全部的最新技术,耗尽了全世界的宝贵财富,在人类自己种内杀死了近半亿的人;非洲一位独裁者居然在一个人口不多的小国创造了屠杀一百万人的悲惨恶绩。难道这就是聪明人类比愚蠢动物的高明之处?倘若狮子老虎这类猛兽也按照人类准则行事,恐怕它们早就灭绝了。



瞩目奥运圣火,它既给人们带来希望也为人们展示运作楷模。
奥运会主张和平较量与公平竞争。这种竞技方式完全符合大自然的“丛林法则”,它应该成为人类物种内部进行争斗的主要行为准则,并推广到人类活动的一切领域中去。人类也是大自然演进出的一个天然物种,我们理所当然地应该遵从那些带有普遍性的自然法则。
人类是“非特异化”的动物。正是这种“非特异化”才使得人类对环境变化拥有最强的适应能力。也缘于此,人类才能具有最全面的综合能力,能跑、能跳、能游、能潜水、能攀登、能投掷……研究表明,只有人类才能完成一些多项全能项目,进行综合性全面竞技。那些已经特异化了的动物,彼此的专项特长之间并不具备可比性。如今奥运会已发展出几十大项,数百小项的竞技品种,这些项目的绝大部分对任何人而言,哪怕是个孩子都能够参与完成,无非是成绩不同罢了。人们在脑力上尽管可以有天壤之别(例如爱因斯坦与一个傻瓜白痴),但在体能上相差并不多。跳高冠军比普通人成绩绝高不出一倍;哪怕百米冠军与小脚老太的成绩也差不了十倍。可见只有人类才有资格举办展示全面综合能力的奥运会,任何特异化的动物都只能进行专项比赛。
奥运会的最大特点就是,各种竞技都主要是依靠大自然给予人的天赋“工具”与自然能力。如同动物比拼,只使用天生的角爪牙蹄与自身体力,优育比赛不用或尽量少用人造工具,而且不允许用药物激发体能。每个运动员充分发挥的只是大自然赐给每个人的与生俱来的本能,充分挖掘与强化这种原始能力。应该承认,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这种原始能力也在逐渐退化,一些原始技艺也在逐渐废弛。有了车马,人的奔跑能力下降了;有了起重机械,人的扛抬托举能力下降了;有了步枪,人们不会再用弓箭,当然也就不再会有飞将军李广射穿石头的臂力了。体育运动正是对文明进化过程中人体素质退化的挽留与抑阻,是对人类原始活力的召唤与回归。越近原始也许就越近公平,越少工具也许越会远离违背“丛林法则”的利器杀戮。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