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病没病不一样


□ 于 卓

高华与第二任妻子潘静过了两年就抗不住了。事实上,高华和潘静过满一年的时候,体能上就已经亏空得不行了,在对方特别需要他来劲的时候,他不是掉链子就是跟不上节拍,气喘吁吁,心有余力不足,表现不出男人的硬朗,就更别说持之以恒的耐力了,小马拉大车,超负荷运转的尴尬,他差不多持续了将近一年的光景。
男人在那种事上不提气,不论往深说还是朝浅处讲,都容易伤到自尊,找不到胜算的感觉,丢失的自然是男人的霸气,高华在应付不过来时就会感到身子短了一截。今年三十八岁的高华,现在一家企业报做副总编辑,业务把玩得有板有眼,社论、综述、短评、调查报告之类的舆论导向文章,在报社里还没哪个能写过他,要不然大家也就不会叫他时政第一笔了,组织上早就把他瞅准了,三两年内他若是不出什么大差错,总编辑的接班人就是他高华了。说来新闻科班出身的高华,从进报社那天起,一路从普通编辑干到副总编辑,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都有不俗的表现,综合素质过硬,没什么好挑剔的。然而自从生活中添加女人,他的心态就逐渐出现了毛病,偶尔会影响到他的工作情绪。
高华的头一个妻子郭佳佳,是系统内一家公司的组织部干事,报社的特约通讯员,高华跟郭佳佳恋爱那会儿,高华刚刚当上编辑部副主任。郭佳佳是本地人,中等身材,面色娇媚,相貌上配高华不吃亏也不沾便宜,只是让高华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这个面色娇媚的女人,婚后上了床就变味了,不再是娇媚的样子了,身子总像是刚做过冷处理,硬邦邦一放平就算完事了,夫妻对唱的戏,到头来只能由高华一人独演,郭佳佳对性生活始终提不起兴趣,甚至是当件苦差事来应付。等到后来生了女儿,她对那个事,算是彻底短路了,由过去的无声抵触,演变成了公开厌恶,十天半月都不许高华碰她。高华好不容易求得一次,她不入戏不说,还时常在高华珍惜机会努力多得的节骨眼上,抽冷子开口泼凉水,说些你有完没完之类的话,搞得高华有苦诉不出,有劲使不上,性欲压抑,激情难释,不得不跟这个性格上多少有些缺陷的女人分手。一同离开他的还有他女儿。
送走一个冷漠的又请进来一个火热的。潘静在正式成为高华合法妻子前几个月,就让高华从她身上得到了当初在郭佳佳那儿无法得到的东西,二十九岁的未婚老姑娘潘静,似乎没费什么劲就把高华点燃了,高华经过彻底燃烧,总算把一个正常男人的能量和激情释放出来,每一次过后,他都会感到节奏和谐,人生美好,潘静可爱,如醉如痴时恨不能把潘静吞到肚子里去,直折腾到不结婚都受不了的时候,两个人就急急忙忙去办理了结婚手续,到泰国转了一圈算是旅行结婚了。
潘静在市卫校做行政管理工作,她在跟高华结婚前谈过几个男人,但都没谈到婚嫁的分上。潘静为人还算敞亮,她在高华第一次睡她后,就明明白白地告诉高华,她虽说没结过婚,但她的身子已经不是处女身了,问高华在乎不在乎?当时高华对这一点没表示出嫌弃,他想自己也不是什么上等品了,二婚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在一个未婚女人身上挑三拣四?倒是人家没对自己说些考虑这考虑那的就不错了。
高华与潘静的结合,没有媒人参与也没经婚介所搭桥,他们的相识有些偶然也有点浪漫。那是夏季里的一天,高华去明光游泳。他刚下到深水池不久,就遇见了潘静,那一刻她坐在池沿上,头上戴着红色泳帽,粉白的脸颊上挂着水珠,两条修长的腿叉在一起,看上去很有弹性。高华看见潘静指着脖子,正在跟池子里玩水的女伴说她的项链搞掉了,女伴晃动着湿漉漉的头,噢噢了几声就不见了影儿,沉到池子底摸了一气,上来后大口呼吸,连连摇头。潘静见状,落下肩头甩着脚,嘟嘟嚷嚷直说倒霉,不该来游泳。一旁的高华,斜视着大眼睛高个子,耳坠儿闪闪发亮的潘静,感觉这个女人是不走运,心里就浅浅地动了一下,本能憋了一口气入水,钻到池底,划着两条胳膊胡乱摸索。第一次寻物没有得手,高华冒出水面换气时,傻傻地笑笑,觉得自己这会儿怪有意思的,于是就着这股不明不白的心劲,再次下到池底寻找那条与他毫无关系的项链。寻觅中高华感觉到右脚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以为是找到了项链,就翻身下去摸。抓到手的东西很硬,不大像是项链,浮出水面来一看,原来是一块破碎的镜片,不由得小声骂了一句,谁他妈的这么缺德往池子里乱扔这种东西,就把镜片放到了池沿上,抖抖脑袋上的水,溜一眼并没有注意他的潘静,身子又一次没到了水里。这一回花的工夫虽说长了一些,但是没白折腾,项链给他摸到了。
高华至今还记得他那天递给潘静项链时,潘静两眼里先是惊了一下,跟着脸颊上就泛起了红晕,接过项链后一指高华的右脚说,谢谢,你脚破了。高华低头一看,右脚上确实有血,但他不知道究竟是哪儿破了,一时间愣在了那里。潘静又说,这里有救急的医务人员,你去看看吧。高华这时已经感觉到了疼痛,但他顶住了,一副不当回事的口气说没事,再见。按说这个意外插曲到了这里,高华莫名其妙助人为乐的心情也就过去了,因为他并不想借此打这个陌生女人的什么主意。生活中有些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突然来,匆忙去,不必保留什么,感觉一下而已。然而高华与潘静的这次意外接触,却不是开始就是结束的那种二归一模式,他们的开始,可以说是一场真实生活的真实起步,可遇不可求。那天走出游泳场后,高华和潘静又照面了,本不想动什么心思的高华,这时心里就很难平静了,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缘字。两人站在路边一棵树下交谈了一阵,感觉都还好,尤其是潘静,主动要了高华的手机号,然后打过去,这样高华也就得到了潘静的手机号。后来高华曾在床上问过潘静,那天她是不是有意在游泳池外等候他?潘静说不是那么回事,今天的这一切大概都是老天爷安排的。听了这话,从潘静身上下来没一会儿的高华,心里禁不住再一次冲动,又上了潘静的身子吃了一口回头草,结果那一夜里他们做了四次,而且四次的质量都有保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