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的自性与西美尔的货币哲学


□ 鲁枢元


“时代发民展了,社会进步了,文学艺术反而趋向于消亡”,这是黑格尔当年做出的一个判断,被称作文艺美学中的“黑格尔难题”。按照黑格尔的说法,消解的不仅是诗词这种文体的形式,还有生活中的那种“诗情画意”。在黑格尔看来,诗情在人类现代社会(他称作:市民社会)的消解,是由于理性取代了感性、科学取代了蒙昧提结果。
那么,现在的情况又有了哪些变化呢?
在现代社会,“日常生活中诗情的消解”似乎愈演愈烈。别的不说,即便在被看作人类文明圣殿的大学校园里,在这本该是诗情荟萃的大学文学院、中文系里,又还剩下多少诗情呢?在现在的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或我们的苏州大学即旧时的东吴大学里,不但没有了当年沈从文、郁达夫的诗情,也没有了朱自清、闻一多、徐志摩的诗情,没有了胡适之、林语堂那样的诗情。而当年,即使在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的西南联大的日常生活中,也仍然不乏诗的激情、诗的意绪。眼下,诗歌没有了,充塞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是层出不穷的表格和数字。我想,和朱自清、徐志摩相比,别的我们比不上;但我们一个月份——如今年5月份——填写的表格,他们一辈子也不曾填过。表格比起诗歌,当然更理性、更科学。
“日常生活中诗情的消解”,这个命题也曾经是前《上海文学》杂志的主编、现上海大学文艺学教授蔡翔先生一部著作的书名。蔡先生以充分的事例,论述了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国文学如何迅速地由写“大河”、“林莽”、“黑骏马”转换到写“青菜”、“豆腐”、“蜂窝煤”。他认为这是一种“文化的困窘 精神的退化”,是“理想主义的受挫和乌托邦激情的衰落”。
我想,理想的破灭和颓败是事实,但或许并不是根本的原因。因为比起“吃糠咽菜”的生活来,“青菜豆腐”有时也成为一种理想和激情;此类理想和激情也还会推动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民众日常生活水平的提高,青菜、豆腐、蜂窝煤很快就会变成牛奶、面包、手机、电脑。但是,从目前已经开始普及的牛奶和手机中,仍然看不到诗意充盈、文学繁荣的一丝一毫的迹象。
责任恐怕也不仅仅在于作家们一厢情愿的选择,任何选择,必然是在一定时代背景、社会环境之中的选择。“好风凭借力”,时转运来,“一地鸡毛”也可以“平步青云”;“时不利兮骓不逝”,西楚霸王也无计可施,于是,张承志们的“英雄路”上就不能不是一片满目凄凉的“荒芜”。
问题在于,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年里,中国的文坛会呈现出如此突兀的转折?而这又恰恰正是中国开始启动市场经济、国民的钱包以及大学教授们的钱包开始鼓胀起来的时刻。
问题究竟在哪里?难道“诗情”与“市场”、“金钱”之间真的还存在着一个“不相容原理”?那么,金钱,或者货币究竟又是什么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