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牧羊人》(创作谈)


□ 阿微木依萝

  

  王季明

  1

  大冬天大清早,我背着塑料布捆扎好的棉被,左肩挎水壶,右肩背挎包走出家门,我知道被人称为杀胚的大哥,在身后看着。我回头,他果然站在黑漆漆的天井大门口。他说:“到了外头不要惹事。”我没回答。我怎么可能惹事呢,要惹事也是人家惹我。

  走到马路上,路灯还亮着。昏暗的路灯下,白雪像棉絮,不紧不慢在空中飘舞,一阵寒风吹来,我的牙齿冷得咯咯作响。

  我冒着风雪,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赶往学校。当一头扎进学校大门,迎头看到学校大门口竖起一块巨大的白铁皮牌子,上面喷着三行触目惊心的红色大字:

  生活纪律化

  行动军事

  意志集团化

  生活纪律化也好,行动军事化也罢,我懂,不过意志集团化是啥意思?我歪头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

  刚进班里,就见邻居也是同桌小扁头与同学们一样,一声不吭坐在课桌前。这时站在窗前,管理我们班的排长小喇叭突然冲我严厉叫道:“阿四头,你迟到了。”我朝她翻了翻白眼,没做声。心想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我没骂她,而是随即落座,学着小扁头样,把背包、水壶、挎包摆放在桌上。小喇叭见我没睬她,走到我跟前,一张小脸像刷了一层糨糊,说:“你这个害群之马,还没野营拉练,就不遵守纪律了吗?”小喇叭这一说,让我火冒三丈,刚想顶撞,就见我们班临时班主任,来自上钢五厂的彪形大汉,外号牛魔王的工宣队牛老师,顶着一身白雪,气宇轩昂走进班里。

  我立马住嘴。

  小喇叭迅速退到一边,向牛魔王行注目礼。

  牛魔王好像没看见,一进教室,瞪着牛眼一排一排打量同学,忽然咧嘴笑了。

  牛魔王笑毕,像个军人大步跨到黑板前,从粉笔盒里拿起一支白粉笔“刷刷刷”在黑板上写下几个粗劣大字,一看,是“行军路线图”。接着他又拿起一支红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地画出一张简易图。那张弯曲的图上,每隔十公分,划上一个圆圈,圆圈边上又写上一行小字。做完这些,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指着黑板说:“看清没有?”

  牛魔王纯粹废话。我们不是瞎子,怎会没看清呢。

  牛魔王见没有回答,指着图说:“这儿是余姚路九十九号,我们市一中学。从这里出发,经过静安寺,到达徐家汇,然后由徐家汇抵达七宝镇,再到九亭镇,穿过九亭镇后面是什么?”见没人理他,他把眼睛盯住了小扁头:“你说。”小扁头怯生生地看着牛魔王,低声嘀咕道:“你不写着泗泾镇嘛。”牛魔王见小扁头低声嘀咕,非常不满:“小扁头,大声些。”小扁头声音略略提高一点说:“不是写着吗?”小扁头这么一说,牛魔王嘿嘿冷笑几声说:“我知道这次野营拉练你是不想去的,你母亲是唯一公然反对的,说你有心脏病。不过我告诉你,不要说心脏病,就是一具死尸,也得把你抬走——”说到这里,牛魔王停顿一下,那双牛眼冒出杀气腾腾凶光,慢慢环顾全班,随后像汽笛一样突然高鸣:“你们这个班是整个学校坏料班,把你们集中一起,就是要让你们这些狗杂种牢牢记住自己身份!”

  小扁头没吭声。

  牛魔王转身指着简易图,语气陡然严厉:“第一天行程正午十一点,你们班一定要到达七宝镇。吃过午饭,稍事休息,由七宝镇经九亭镇,晚上五点必须抵达泗泾镇;第二天早上五点起床,由泗泾镇经佘山镇,过洞径镇,正午十一点到达松江城厢镇,午饭后直插终点站——米市渡,明白不?”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吭声。

  牛魔王那双牛眼从小扁头跳到我身上,问:“阿四头,明白不?”我怎么会不明白,可我想不回答,但我领教过牛魔王手腕力道,我能不回答吗?我“哗”地站起,向牛魔王敬礼,大声说:“报告太君,小的明白。”

  班里先是寂静,接着哄堂大笑。

  原以为牛魔王会大发雷霆,没料到他大手一挥,说:“你的,狗汉奸明白就好。”

  同学们轰笑。

  我脸上一阵潮热。原本还想嘲弄牛魔王,结果自己倒成了汉奸。

  牛魔王见同学们笑了,来了精神,说:“按照区教育局计划,这次整个年级野营拉练将评出优胜班级,你们想摘掉坏料班的帽子,就得亮出你们的本事,给我弄个优胜班看看。优胜班有三个重要指标:一,速度。二,难度。三……

  小扁头用胳膊暗里捅我一下,低声说:“阿四头,我看到我妈了。”

  我一听,有些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小扁头看着窗外说:“真的,我不骗你,我看到我妈了。”

分享:
 
更多关于“关于《牧羊人》(创作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