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骂鸟


□ 野 莽

胡玉山家的心灵手巧,又养了一个在外挣大钱的女儿,但女儿资助失学儿童的捐款却没人要。于是,胡玉山家的就迁怒到了家门口落着一只老鸹的木瓜树上。可胡玉山女儿的捐款为什么没人要呢?
太阳出来了,又没有风,冬天里一有这样的天气,胡玉山家的就及时搬个稻草墩子,坐在自家屋前的院坝里掰包谷。胡玉山家的一手握住一根包谷,按在一处发狠地搓着,像按着村里的两个死对头,让它们咔嚓咔嚓地互相残杀,直杀得皮开肉绽,片甲不留。饱满的包谷粒像是金子,从她的手指缝里漏下来,急雨点子一样落在一只大簸箕里,手里的包谷迅速地变瘦变白,最后变成两根细长的包谷心子,浑身上下都露出包谷粒大的麻子窝窝。胡玉山家的觉得它们没有用了,只有晒干过后做柴烧了,就把它们往院坝边上一扔,随手又拿起另外的两根,用同样的手段搓着它们。
胡玉山家的在刚嫁到乌山明白村,嫁给胡玉山的时候,本来是用手掰包谷的,一掰一大簸箕,一掰一大簸箕,掰得皮也破了,手也肿了,后来是胡玉山教了她这个高科技的办法。胡玉山活着时是个顶聪明的男人,只可惜早年在山上修路放炮,一炮把自己炸死了。如今一到秋后,明白村的媳妇都学胡玉山家的样子,用胡玉山教他女人的办法来掰包谷,她们把金子一样的包谷粒从包谷心子上搓下来,打成包谷面,一些留给自己慢慢地吃,一些挑进城里,去卖给那些要减少肥肉和降低血脂的人。
屋前的院坝边上有一棵木瓜树,树上黄亮亮的木瓜都摘走了,只剩下一些枯绿的木瓜树叶。这时候从远处飞来一只鸟,站在木瓜树上高瞻远瞩。胡玉山家的以为它是喜鹊,心里头悠的一颤,想着是晚云子要回来了。晚云子从城里带信说她这两天要回来一趟,这事被喜鹊知道了,它是抢先来报喜的。胡玉山家的搓包谷的手不觉就慢了,簸箕里的雨点子声立马儿稀落下来。可是只听得院坝边上哇的一声怪叫,吓得她屁股一歪,险些从稻草墩子上栽下去,抬眼去望木瓜树上,却见落着一只黑漆漆的老鸹。胡玉山家的恨得扬起一只手,想用手里的包谷心子打它,再一想手里的包谷心子上面还有两行包谷粒没有搓掉,就只好用嘴巴咒骂树上的老鸹说,哇你个鬼,你快给我走吧,你这个讨人厌的黑狗屎!
老鸹知道自己是讨人厌的,就不再哇第二声了,在木瓜树上坚持站了一会儿,极没意思地飞到远处的一条田坎上,变成个一动一动的小黑点子。胡玉山家的还不肯善罢甘休,想起胡玉山放炮炸死的那年,就总有一只老鸹在她家院坝边的木瓜树上哇呀哇的,一时间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继续地咒骂它道,你这个讨人厌的黑狗屎,知道晚云子这两天要回来,你就来哇,你是想晚云子路上出事呀?
乌山明白村人说的这两天,并不是今明两天的意思,而是指的最近几天,最近一段日子。胡玉山家的对老鸹说的晚云子这两天要回来,也指的是最近一段日子要回来。乌山明白村人说话向来是含糊其词的,没有一个准头。不过还真神了,胡玉山家的对老鸹一说到晚云子,立马儿就有人来问晚云子的事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