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往事如烟(系列选九)


□ 张建昌

  在一个飘着微雨的午后,朋友和我坐在摩士乡村酒吧百无聊赖,他很想听听我的故事。本来很多事情都像夹在书本中的树叶,许多年后只剩得当年的一些脉络而已。
  
  木脚盆
  
  儿子好像顷刻长大。看着他调皮的样子,我便要问母亲,小时候的我是什么样子。母亲照例笑着说,小时候啊,你挺定心的。那时家里忙,你自个儿坐在木脚盆里,半天都不会得爬出来。现在看着家里那个已束之高阁的木脚盆,我就会想起那是母亲的陪嫁品,那是我简单的童年。
  人的生命突然与一个木盆联系起来,木脚盆身价就自然上涨了,好像诺亚方舟般承载了生命的力量,仿佛就是救世主的化身了。
  
  梭子
  
  小时家里姊妹多,家里很穷,值钱的东西本来就没有,小孩子的玩具就更少了。有一次帮助父母整理东西时,在旧抽屉里发现一个梭子,突然往事就浮在眼前,那时我几乎全部的财富就系于此了。那个在织布机上来回奔波的过客,岁月把它打磨得通体光滑无比,握在手中的感觉就像握了一块经过几代人把玩的圆润的美玉。我把它当作一条船来玩,尽管它不曾真的搭载过我。长大后,老师上课时教会我们一个词,叫做“日月如梭”,我认为写得很好。学生时代,每逢写个人自评,开头便是日月如梭,转眼一个学期结束了……。后来,为生活奔波穿梭不停,它大概就是我一生运命的预兆了。
  
  宅沟
  
  我从不相信风水之类的东西,但是有些东西讨个好口彩,我也是不肯轻易否定的。当年,祖上稍有一些积蓄的人家,总要在新置的大屋后面挖一条宅沟,就像旧戏文里的护城沟一样,让人感觉很安全,最起码后背无忧了。宅沟的用途很多,大水来时,可以排水,平时汰衣裳汰菜之类都少不了的。而到了冬天农闲的时候,有专门捉鱼的人来,带着排网,挨家挨户帮助捉鱼。这时候新年快到了,平素上学的小孩子都放假了,于是捉鱼的大人带着一群小孩一路浩浩荡荡,场面也很壮观。到了分鱼的时候,老弟兄之间总要互相谦让几分,一时分不下来,弄得捉鱼人很为难,因为等分好鱼他们才能拿到工钱,再去下一户人家。于是捉鱼人便自作主张,把青鱼、白鱼、鲫鱼、黑鱼分分类,然后找个大秤称一下,大嚷一句,就这样了。老弟兄如果没有不同意见,各家小孩就扑到自家分到的鱼堆中,抓条最大的鱼,相互炫耀一番。因为一身鱼腥味,总归被母亲骂了几句后才肯回家。那天大人照例也是欢喜的,因为贫穷而平凡的生活让人开怀的事情不多。
  
  竹园
  
  宅沟后面就是一个大竹园,竹子可以做很多东西,比如上菜场时拎的小篮,小孩放晚学后挑羊草用的大篮,过年做高粱圆子的藤盘等等。村里一个竹篾匠,他家的竹园里的竹子就长得特别高大,他家的竹园是我们小孩的乐园。酷暑难耐的中午,我们就躲在里面打牌。小时,有时拿到几只小角子,我们也会躲到竹园里小赌一番。长大了,没时间摸牌了,但想来赌也真是人的天性。村子里有个好朋友,他初中毕业,几个好友分别考到不同的学校,他们就相约在这个大竹园举行了一个聚会,每个人在临河的一根长得特别茂盛的大竹子上刻上自己的姓名。那时,我小学快毕业了,已隐隐感到了分别的惆怅。竹林聚会已过去很多年,他们中间有个考取了南京大学,算是高中状元了。邻居好友现在也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中医了。俗话云“少年木匠老郎中”,我相信假以时日他会成为名医的。考取南大的那个朋友的名字我至今记得很清楚,他当年的模样我感觉不同常人。他的妹妹跟我同岁,成绩跟哥哥一样好,在升高中考试中,忘了带准考证,回去拿时因为走得太匆忙了,被一场车祸夺去了如花的生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