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左派乎?右派乎?


□ 孙传钊


  喜欢乱读书,读杂书。日前偶然读到两篇专门论及“左派”和“右派”的欧洲老社会主义者的旧著。读这两篇旧著时似乎也听到二十世纪时代变迁的脚步声。
  第一篇是柯拉柯夫斯基(Leszek Kolakowski)的《所谓“左派”是什么》。对柯拉柯夫斯基,中国读者已经不太陌生了,三联书店前几年出过他的《宗教:如果没有上帝》(一九九七)和《形而上学的恐怖》(一九九九)中译本。这篇论文是他早期的业绩,写于一九五七年,发表在他主持、编辑的杂志《直率》(Po Prostu)上。其时,东欧已经历了匈牙利事件和苏共二十大的冲击,波兰也发生了波兹坦事件,哥穆尔卡上了台。
  与他在《责任与历史》(一九五七)一文中强调的一样,柯拉柯夫斯基认为,左派的第一个特征,也是应负的责任:要对社会现实持批判的态度。历史是人类创造的,所以,无论谁,个人都对历史形成的过程及结果负有独自的参加的义务与责任;无论谁,无论是接受还是拒绝乌托邦理想,都要对如何实现乌托邦理想的方法负起自己的责任。要实现乌托邦理想的左派总是否定现实的,希望现实发生变化的。这种否定并不与实现理想对立,建设性的理想中总包含着否定、批判,所以它只是与为现状辩护的保守派的态度相对立,希望现状发生有益的变化。他坚决拒绝经常遭遇的对左派的批评:所谓左派只会批评,毫无建设性的纲领。
  其次,他坚持有终极真理,否定历史决定论,所以既强调左派必然具有要实现“乌托邦”的追求,又对这“乌托邦”的概念进行了严格的限制。他认为“乌托邦”始终是精神领域的现象,但是如果把它作为一种社会运动背后的动力,却是一种病态的意识。因为这样的运动是在历史现实中给予一个背离了历史的目标。如果知识分子把它作为发起社会运动的工具,强加于社会成员,就很危险,会威胁大众的自由。如果左派这样追求乌托邦的话,就发生了质的变化,成了右派,而且此“乌托邦”也不追求最终的“乌托邦”了。
  但是,左派不放弃精神领域“乌托邦”理想,不因为眼前社会阶段不能实现,而放弃追求奋斗的目标。而左派的部分极端成员就形成了革命运动——完全否定现实社会,有自己的纲领。但历史上失败的革命经验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教训:“乌托邦”作为一种理想要存续下去的条件,正是要随时暂停这种理想,进行经验主义的探索,知道现时不能实现什么,能实现什么。
  如何来判别左派呢?柯拉柯夫斯基指出,左派不是组织起来的政治运动。所有的政党内都有左翼势力,这时候的“左”是以党内与之立场不同的“右翼”为参照物的,是相对而言的“左”。不同政党的左翼虽有某些相似的政治趋向,但是它们之间的关系,总不如与自己政党的联系那样紧密。“自由”、“平等”和“进步”等口号,也不能成为判定左派的标志。因为,这些概念的内涵很复杂,很难有一个统一的解释。而且右派为了取悦民意,也会利用这样的名词。虽然,柯拉柯夫斯基也认为当时世界上不与工人阶级斗争有联系的左派是没有的,被压迫阶级的斗争是左派的物质力量,但是,他强调认为凡是左派就必然支持工人阶级的活动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同一阶级中的政治立场的趋向也有左右之分,对左派的判定只能在精神范畴内,根据意识形态决定,而不能以阶级来划分左右。比如,当工人阶级受到民族国家很大影响的时候,抵制这种影响的左派就不支持工人阶级的这一倾向。历史上英国的工人阶级长期获得来自殖民地经济的利益,左派就不支持英国政府的殖民主义政策。然而,左派无论在资本主义国家或非资本主义国家都必然为废除社会特权而斗争;在资本主义国家必然进行反殖民主义的斗争,在非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反对社会不平等的斗争;在资本主义国家或非资本主义国家必然都进行争取保证言论自由的斗争。左派可以在具体的历史事件上妥协,但拒绝在所持信念的立场上做出妥协。但是,左派对自由的追求也带来了二律背反的结果,宽容的方向与限度会使他们困惑。所以他们在政治斗争危急的时候并不放弃暴力。
  当时还是波兰统一工人党党员的柯拉柯夫斯基也谈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党内的左右两翼问题。他认为随着时光的流逝,党内也产生了新左翼。新左翼的特征是积极参与揭露那些反犹思潮的斗争,争取出版、言论自由的斗争,反对教条、空谈和僵化思想的斗争,为争取工人阶级最大限度参加公共政治生活权利的斗争,为消除警察专横违法行为进行的斗争;而波兰历史上的左派,依然坚持斯大林主义,以所谓的国际主义放弃波兰的国家、民族的主权,在公共生活中主张独裁控制,已经沦落为党内的新右翼,也显示了东欧共产主义运动的危机。
  然而,他认为左派有自身的弱点。与右派相比,他们缺乏一定的妥协的弹性。右派为了现实需要不拘泥于意识形态,并不坚持传统的习惯与制度,也会虚伪地接过左派口号。虽然这种做法只是在短时期内奏效,但是在转折关头作为一种策略是必要的。他在另一篇《赞不坚持一贯正确》(一九五七)的文章中强调左派要注意这种策略。所以,左派要存在下去,必须对自己的意识形态的危险性有清醒的认识。也是这样的缘故,左派往往是少数,但是,他们不为自己的少数派地位胆怯,因为左派也是历史的产物,他们的态度与保守派一样也是公共社会生活必不可少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