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礼



  当阿原和角杏相约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俩并不晓得自己的渺小。在香城赤巷的一个房间里,他俩的眼睛忽闪着水分很足的亮光,解读着对方的责任与理想、爱欲与幸福。此刻给他俩提供庇护的房间很小,光线不足也同时给了他俩一种安全感。房间是阿原的叔叔田雨的单身宿舍。田雨到外地出差去了。阿原乘虚而入,他为自己预谋的成功感到抑制不住的兴奋。肯定地,他俩目光的每一次交流都表示进一步的贴近,一直到序幕拉开,全都是双方所期待的。他俩单溥而纯洁的身体还没有默契的基础,显得很慌乱,体验到的愉悦和害怕是前所未有的;身体从独立到合作,又从合作到独立,经历的时间很短。这个过程使阿原站在男性的角度这样谴责了自己:不管怎样,这都是对角杏一生只有一次的处女形象的强暴与占有。然后阿原这样强调了自己的责任心,发誓自己一生一世无论如何都要爱这个名叫角杏的女孩但他不知道此刻的角杏正在想些什么。角杏并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她静静的,似乎在等待或寻思些什么。这使他俩产生了一定的距离感、这种时候,男方理亏的成分相应要大得多。阿原表示要带角杏到附近的“适可大排档”吃点心,角杏摇头说她一点都不觉得饿。此外她咬着唇,神情有点失落。角杏的样子使阿原不得不在自己的身上检讨原因。可以说这一次他是有备而来的,他实行了安全措施。这是品质方面的问题,至少说明自己并不诚实,是有预谋的。角杏对此是否计较他他不知道。阿原从角杏的身后伸过手臂,尽管姿势有点别扭,角杏还是让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大概过了半个钟头时间吧,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角杏居然咬着嘴唇又和阿原做了一次。阿原很感激,但是这一次他失败了,他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更要命的是,角杏不满足的神情是几乎可以捉摸得到的。看来出现这种结果是多么的可怕。阿原有点歉意地看着角杏,角杏抚摸着他的胸口说:“阿原,没事的,这样很好。”
  学校就在这座小城的市中心。阿原和角杏上同年级但不同一个班,和阿原同班的是一个叫吉米的女孩。多年来他们都在这座小城的同一所学校、同班或同年段读书。感觉到的是从小到大,身影就在彼此的视野里晃来晃去。在阿原的眼里,吉米最早进入他的内心。但和阿原真正接触的却是在另一个教室上课的角杏。上完课阿原和吉米走在一起,而角杏好像故意避开一样,阿原连她的影子也见不到。
  阿原的心情有点沉重,他在猜测,闹不好他将被角杏抛弃。
  实际上此刻的阿原并非特别地想和角杏在一起。但他渴望明确一下自己此刻的担心是否多余。这样阿原便把目光专注在角杏惯于出没的地方。“我叔叔隔天就回来了,吃完午饭我们老地方见好吗?”阿原守候在一个地方等角杏经过时,他有意自信心很足的样子,也不管角杏有没有反应,就像地下接头似的,说完他便若无其事地走开了。阿原的午饭例行公事,吃得相当草率,没有吃出饭菜的任何味道。然后他像前天一样花2元钱买了一个“安全措施”带上,在他叔叔的单身宿舍焦躁不安地等着角杏的到来。角杏轻轻地将门推开个缝儿,只露出半个脸盘往里面张望,似乎在迟疑着不肯进门。阿原说:“你干什么缩头缩脑的。”角杏说:“我想去学校,我还有大半的作业没写完呢。”阿原说:“我告诉你吧,随便找借口是站不住脚的。”角杏磨蹭了好一会才进门,她不明白阿原的口气为何要这样苛刻。阿原说:“瞧你吞吞吐吐的样了,还很低能地推托写什么作业。”角杏放下书包,说:“要是我没来,你会怎么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