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中的悼念等


□ 李琳子等



如果没有后来的电影、模特、时装、杂志,只是作为一个画家,陈逸飞今天的突然辞世,所引发的想来也只是艺术家小圈子里的哀叹惋惜。而现在他的死,就如这两年陆续离去的娱乐明星,成了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还要被媒体想当然地妙作出一些误诊、巨额遗产归属之类的话题。媒体总是世态炎凉的最好例证,关注谁,冷落谁,就可以看出这世界的舞台谁站在中心。陈逸飞确实是这个时代的宠儿,他因绘画而声名鹊起,但那种名声只是大众生活之外的远山远水,绘画之外的其他,却让他的“逸飞”二字成为了字字千金的“品牌”。他的模特经纪公司、他的layefe女装、 leyefe男装,他的《青年视觉》,他一波三折的《理发师》,让他的名字不仅具有商业价值,还有着娱乐价值。他成为这个视觉时代的弄潮儿,在时尚的风口浪尖上尽情挥洒着激情。
然而,当人生中的海啸突然袭来,这沸腾的人生顿然一片叹息声。他的大视觉产业留给媒体关注的,是巨额财产归属的噱头般的炒作事件,真正带给他尊严的,还是老本行——绘画。在一篇篇纪念文章中,人们重新找出他一幅幅画作,或者静美怀旧,或者激越高昂。还是在这些虽然颇受争议的画作中,一个艺术家的轮廓才清晰可辨,一个艺术家的价值才点点沉淀。再过些时日,当时尚的季候风转变了方向,势利的媒体又追逐着新宠,陈逸飞能让人记住的,不是那些个模特、那些个时装、杂志,仍然还是那些凝固不动的绘画作品,是那幅《占领总统府》,是那幅《桥》,是那幅《浔阳遗韵》……
在奉行感官惊奇、感官冲击力的年代里,时尚总是最惹人耳目的声色场。它招来炙热如聚光灯般的大众眼光,千呼百拥,热闹喧嚣,似乎就这样永不散场。但时尚就是时尚,是那种华丽多彩却转瞬即破的肥皂泡。即使被冠之以“大视觉”艺术的称号,它仍然逾越不了短寿的大限,逃脱不了时过境迁就被遗忘的宿命。陈逸飞由艺术而时尚,虽然带给他万众瞩目的沸扬人生,一朝故去,时尚的风光便也随风逝去。抖落了时尚的喧哗,陈逸飞留下的,还是那些画作。或许还有电影,这个介于时尚和艺术之间的尤物,他把它当作画布的延伸,倾注了他绘画以外最大的艺术心血,《海上旧梦》《人约黄昏》像一幅幅流动的油画。而《理发师》是他更企图接近电影的全力之作,是他在绘画艺术之外最强烈的艺术雄心。只可惜,这个追人命的《理发师》,这个可能最像电影的陈逸飞电影,因为他的突然故去,已难完全烙上陈氏的标签。
喧嚣总归沉寂,陈逸飞的突然辞世更震惊地让人反省时尚的繁华。虽然活色生香,光艳动人,时尚却更像颓然的废墟,随风而化。尘埃落定以后,能留存下来供人缅怀和敬仰的,仍然还是那些付诸于艺术需求的心血点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