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著情谊二十载


□ 周百义

  一顾茅庐就找到了二月河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编辑生涯会与一个叫二月河的作家紧紧联系在一起。
  二十年前,当我走进出版行业,第一次组稿,就有幸认识了这位后来被人称为“黑马”的历史小说作家。今天,这位作家的作品在世界华人圈中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获得了海内外各种奖项。如在纽约被评为“最受欢迎的华人作家作品”,在香港被《亚洲周刊》评为百年来中文小说一百强之一。在国内获得了国家图书奖、“九五”期间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等。目前,无论你走到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中文图书,一定会有二月河的作品,有华人处即有二月河的作品。
  那是1987年的秋天,我从武汉大学毕业分配到出版社后,先被抽到省新闻出版局“扫黄打非”办公室,后来得知,这儿是选拔机关干部的一环。我干了一阵子,每天泡在乌七八糟的破书里。想到我的职业所在,没有多久就找了个借口逃离了那儿——我一人去了河南郑州约稿。在河南省文联,我的老师涂白玉先生先带我拜访了郑州的一些作家,然后给我写了一封又一封引荐信。其中,就有拜托南阳市文联的同志代我引荐二月河的信。于是,我搭乘长途客车到了南阳。
  当天夜里,我坐在南阳市文联吕樵同志的自行车后,经过一个曲曲折折的小胡同,在三间潮湿且光线不足的平房里,我见到了仅有四十余岁的凌解放。当时,他正在南阳市委宣传部当干事。他向我介绍了他的写作计划,要为清王朝最为鼎盛的“康雍乾”时期写一部历史长卷。他谈到了恩师冯其庸对他的鼓励,谈到了他夜以继日的写作习惯。当然,也谈到了他中年得女,那种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还在郑州时,我听人介绍了这位在笔记本上写小说的作家,我对此并没有太重视,当我看到他递来的由黄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康熙大帝》第一卷《夺宫》后,我才相信此言不虚。不过,在此之前也有人不经意地告诉我关于二月河已“二郎才尽”的忠告。
  那晚,在一个叫春来的小招待所里,我一口气看完了二月河送给我的第一卷《夺宫》。整整一夜,我被他的作品的艺术魅力所慑服:无论是情节还是语言,无论是历史氛围的营造还是对人物性格的刻划,这本书都是建国后历史小说中所少见的一种新的突破。
  第二天,我递上了社里的约稿合同——请他为我们写三卷本的《雍正皇帝》。我看得出,二月河有几分得意,但他对我说,“我要征得黄河文艺的同意才行”。我担心他变卦,忙说:你已经占领了“黄河”,你这次只要走过“长江”,你二月河就等于“占领”了全中国。
  这是1987年的事儿,后来,我不断给他寄杂志,写信保持联系,直到他写完了《康熙大帝》的第三卷,才开始动笔为我们写《雍正皇帝》的第一卷《九王夺嫡》。细心的读者曾经指出,认为二月河的《康熙大帝》的第四卷《乱起萧墙》的情节与《雍正皇帝》的第三卷《恨水东逝》有些雷同但人物、情节又有些出入,实际上,当时二月河并没有通盘考虑,而是先写《雍正皇帝》第一卷,后来又写《康熙大帝》第四卷的结果。等到长江文艺社出版第一卷《雍正皇帝》时,已经是1990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