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庄的诗


□ 李庄

●李庄

黄昏的尘土正在落下

哦,咒骂的的哥

困倦的白领,顽强的乞丐

被贷款和欠账压垮的老板

仪表严谨的公务员,酒店谦卑的门童

下岗的和幸运的煤矿及其他行业的工人

免去农业税的农民,监狱里想家的囚犯

游乐场中叫喊的少年

步行街购物的爱恋中的男女

哦,白发苍苍安享晚年的老人

小鸟叽瞳的幼儿园

忘了,还有被城管队员追赶的小贩

以及城管队员脚下正在努力的皮鞋

和鞋底水泥缝中

 —根探头的小草

哦,太阳把—天中最后的光均匀地分给—切

而黄昏的尘土正在落下落下落下

  月 光

三天前和岳父闲聊

岳父说早晨遛弯

见垃圾堆上

 —群小狗拱在母狗身上吃奶

母狗死了,小狗们还吃

我说怎见得母狗死了

岳父说母狗的—只奶头被撕破

流出的血是黑的

它没闭上的眼落满了苍蝇

中秋夜,露台上

我想这清凉的月光

同样照在小狗们清凉的身上

  垃圾箱

垃圾箱有许多秘密

小到—个女人身体的潮汐

大到—个国家的GDP

除了老鼠,最关注它的

 是那个驼背的老年女人

翻检、挑选、归类、背走

这程序在我眼中持续了三年

她把脸低得无法看见

昨天,—个陌生男人正在翻检

老女人一路小跑

问号—样的她竟直立如蛇

张嘴吐出:滚蛋!老娘的地盘

男人提着空空的蛇皮袋走了

我拿着准备送给她的棉衣,呆立

哦,垃圾是她活命的粮食

一棵立在楼顶的树

是—只飞鸟或是一阵清风

造就了你的命运

当然,还有恰好的雨水

活在高楼顶层的边缘

———个翠绿的梦

挣扎着不肯轻松地坠落

几乎是一颗星

服从了—个冥冥之中的命令

立正在一个奇迹里

哦,普普通通的植物

丧失了土壤和朋友

这危险的位置是你自己选定

暴风雨之夜,你闪电的

 根须深入我的梦,然后

  是随之而来的雷霆

——折断声

清晨,一只小鸟儿

立在你的枝头鸣唱

你绿得那么清澈,柔情

多像—位诗人

接受了生的苦难和死的摧残

才终于说出:美——孤独

一瓶青海湖的水

青海湖是一个咸水湖

当我第一眼看到她

我以为来到了大海边

水天—色,湖水湛蓝

旅行结束

我用娃哈哈的空瓶

带回六百毫升的辽阔

我指着地图上那小小的—点

对友人说

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湖

转头去找书桌上那瓶湖水

发现它如此苍白

那湖水的苦涩还留在舌尖

我却开始怀疑

是否真的去过那迷人的湖边

  感激

我不知道爱与恨的界限

就像分不清你的黑发与夜色

你的美丽使我颤栗

它的背面却是衰老的恐惧

环绕着你的腰肢

如同抱住听话的故乡

可我—次次离去

不敢多看—眼那株风中的芦苇

地狱与天堂之间没有栅栏

永远的光照亮空旷

不管泪水是甘甜或是苦涩

都使我心怀深深的感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李庄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