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搞车


□ 彭见明

  一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湖南平江人在深圳一带“搞车”很有名,几乎垄断了所有港口码头的货运,就像湖南攸县人几乎垄断了深圳的出租车行业一样。
  平江人的日常口语很喜欢使用“搞”这个字。做饭叫“搞饭”;炒菜叫“搞菜”;砍柴叫“搞柴”;开汽车和修汽车都叫做“搞车”;上班叫“搞工作”;暗中算计人被视为“搞名堂”或者叫“搞鬼”;偷情叫“搞腐化”;非正当收入叫“搞路”;不务正业叫“搞空路”;贪污叫“搞腐败”。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平江的工农干部作报告,一般都爱讲三个问题:一是搞不搞;二是搞什么;三是怎么搞。这样讲老百姓记得住……
  左跃进是平江人最早到深圳搞车者之一。左跃进这个名字差点出了政治问题:“文革”时期有革命的敏锐者,把他这名字倒过来一喊便成问题了,“跃进左”,这不是影射大跃进“左”吗?有造反派便跃跃欲试要拿左跃进的父亲是问。好在左家世代贫苦,其父还是老土改根子。左跃进父亲说:“大跃进那一年,我们那里生下的男孩,十有八九都叫跃进,要是大家都把这个名字改过来,我们马上就改。我家世代姓左,不能因为孩子叫跃进我家就不姓左了!”这么一说,造反派也不好乱来了。
  左跃进天生近视,十几岁便开始戴眼镜。大家也懒得叫他的大名,便叫他“左眼镜”。左眼镜没有他父亲这么有气魄,他生性懦弱,不善言谈,是最不想离家远行的人。他的性格也不适合去深圳这种竞争激烈的地方打拼,他是被他的妻子逼出去的,或者说是为了妻子,自己把自己逼出去的。
  左眼镜十五岁就到县汽车修理厂跟一个叫余炎的师傅学修车。
  余炎是解放战争中投诚的国民党士兵。他在国民党军队里当了四年兵,就修了四年车,因没有扛过枪,没有血债,人民政府也没怎么他。带他出去当兵吃官粮的是他的哥哥余舜。他哥当到了国军的师长,后来又跟随蒋介石逃到了台湾。这个问题可是个严重问题,人们有理由设想余炎会是国民党反动派隐藏下来的特务,这样余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好在余炎有一门会修车的手艺,使他过上了比较平静的日子。
  余炎随国军某部投诚后,在东北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培训,培训结束后,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是留下来,由人民政府安排工作;二是可以回老家。余炎牵挂家中父母,领着政府的路费和路条,回到了平江老家。余炎的本事,一回来就派上了用场一那时县里领导就只有一台工作用车,是一辆半新不旧的吉普车,此车身负重任,翻山越岭走乡串户,没有一天空闲,机器故障多是肯定的。为修这辆车,县里一流的修车师傅,没有一个没挨过领导的骂。民政部门看过余炎的档案,忙把这个信息汇报上去,县上忙叫余炎去对付这辆病病歪歪的车子。这车也怪。就只服余炎,往往手到病除。后来有领导若要去偏远难跑的地方,索性把余炎也带到车上一路走,好随堂就诊,就怕在荒山野岭抛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