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人眼里的女人


□ 韩石山

这几年讲演太多,把名声都搞坏了。有人说,不见韩石山写什么作品,只见到这儿那儿演讲,还有人说我是个“大撇子”,意思就是能吹能搧乎。不过,这次我还是很愿意来的。平常能认识一个女记者,当然得是漂亮的,心里都美滋滋的,这次能一下子认识一“会”的女记者,怎么肯不去呢。
演讲的题目,是你们的副会长赵欣女士电话里告诉我的,“男人眼里的女人”。我来讲,只能讲“我眼里的女人”,我代表不了全体男人嘛。当时赵欣跟我说了,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善解人意呀,讲别的,不一定能讲好,讲这个肯定能讲好。我这一辈子,什么学问都没做好,就这上头还真有点学问。别笑,我说的是实话,听下去你们就明白了。
我母亲生了我们弟兄六个,我是老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四个弟弟。我父亲是独子,这就是说,在我小的时候,家庭这个范围里,是没有女孩子可交往的,连堂姊妹都没有。这样,我从小就对女孩子有一种好奇心,一种神秘感。再就是,我年轻时几乎没谈过恋爱,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滋味。人们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二十七岁才结婚的,在那个年代要算很迟的了。可以说一抬腿就跨进了坟墓。当然,也可以说,结婚才是爱情的开始。这样的家庭环境,这样的婚姻状况,就让我一直对女人有一种研究的兴趣。做学问能获得大成功大成就的,不外两种人,一种是书香门第的世家子弟,从小就在书堆里厮混,耳濡目染,早早就通了做学问的门径,只要他后来在学问的路上走,迟早都会有大出息大成就。陈寅恪、钱钟书,就是这一种人。还有一种,也不是书香门第,也没有正经读过书,就是对学问的兴趣大,悟性高,不管他原来做什么,只要他走到学问的路上,也一样能有大出息大成就。比如郭沫若、闻一多、陈梦家,原来都是诗人,后来搞起古文字研究,都成了大家。我对女人的研究,大体说来,和后一种情况相似。所谓“饥者易为食”,就是这个道理。肚子饿的时间长了,不光最容易吃饱,也最能辨出食物的味道。
你们总以为我是在说笑话,不是的,我是有著作的。我出过一本书,叫《路上的女人你要看》,还出过一本书,叫《寻访林徽因》。前一本可说是对当代女人的研究,后一本可说是对二三十年代女人的研究。最著名的一篇文章叫《海霞与现在播报之研究》,写的是中央台播音员海霞的播报风格,和这种播报风格对中国电视播报的改革的意义。文章中,我特别赞赏海霞那种脑袋不时动一动,面带笑容的播报风格。我甚至测定出她点头的角度(与脊椎的夹角)是多少,是十一到十二度。动作顺序是,下颔先往里一收,整个头部向左上方一扬,再往右下方一摆,回复到原来位置再说下一句话。在一扬一摆的同时,右眉毛轻轻向上一挑。就是这个样子(学那个动作)。同时我还发现,新闻联播的播音员不管多么漂亮,绝无风采可言,不怨她们,一是台里的规定,就让她们那么死死板板地坐在那里,二是播报的内容枯燥无味,引不起她们的兴趣。惟一能显示她们女性风采的地方,是念错了字又及时发觉后那么微微一笑。有点歉意,有点害羞,又不便言说。这是女人最可爱的一瞬间。漂亮的女人不一定可爱,会害羞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可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