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校“联考”算是好起点


□ 薛 涌

  如果“北约”和“华约”联考能够成为SAT和ACT式的开放性竞争,那么我们就能形成一个多元的高考系统,在竞争中优化考试效率。但如果大学拿着纳税人的钱,以联考的名义削弱对考生的服务、建立垄断性权力,那就成了问题。
  
  北大、清华各自牵头组成“北约”、“华约”两大联考集团,引来媒体排山倒海般的批评。有论者说,这是在高考之上叠床架屋,在高考之外设立“小高考”,增加了考生的负担。更有人说这是大学“抱团掐尖”的“圈地运动”。
  在高考之外自设联考对不对?为什么会引起如此大的民愤?在我看来,联考本身可以是个进步。问题是在什么样的制度环境下进行联考、联考本身如何设计。在讨论联考的好坏之前,一些基本的制度问题需要厘清,否则就会越说越乱。
  目前高等教育界流行的两大学说,一曰加强高校自主权,一曰打破一考定终身。“北约”、“华约”的联考,一开始也是在这种原则的指导下形成的。我们如果不喜欢这样的联考,就应该分析一下其背后的指导原则错在哪里。
  首先,“加强高校自主权”的说法本身就似是而非。现在的高校,至少北大、清华这种名牌高校,基本是靠纳税人的钱来支持。拿了纳税人的钱,还有什么资格要自主权?中国的荒唐事就在这里。有人呼吁不给廉租房修私人厕所,但大学教授的办公室居然修起私人厕所来。事实上,高校的一系列怪现象,从教授的私人厕所,到豪华校门、豪华电梯、五星饭店等等,都是高校自主权行使的结果。怎么舆论不大声疾呼限制高校自主权,反而要扩大高校自主权?看看美国的例子:高校想要自主权,那就私立好了。一旦公立,就不要想太多自主权的问题。比如,州立大学如果从州政府拿了大笔财政拨款,那么从招生到学费标准等等,都要和州议会商量,哪里能独行其事?即使是私立大学,一旦拿了联邦的钱,自主权就会相应减少,就必须对联邦政府履行义务。
  第二,“一考定终身”听起来不好。但在中国目前这种国家集权管理高校的制度架构内,“一考定终身”如同臭豆腐,闻起来很臭,吃起来却很香。刚刚恢复高考制度时,这种举措给那一代人带来希望。现在呢?到处呼吁打破“一考定终身”,今天弄个加分,明天弄个实名推荐,高考的廉正性越来越差。在官员纷纷成了陶艺大师、桂冠诗人的时代,若再搞个什么面试,走后门拉关系的空子就更大。“一考定终身”当然不是好制度。但是,只要高校在权力的绝对垄断之下,“一考定终身”就是限制这种权力的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能轻易破除。所以,高考制度的改革,还要围绕着考试做文章。比如,我们可以放弃“一考定终身”,改为“多考定终身”。
  澄清这两点后,联考问题的症结就能看得明白。联考是在“加强高校自主权”和“打破一考定终身”这两面大旗下设计的。这两面迎风飘扬的大旗,看起来很理直气壮。但是,北大、清华等等大学,全镶嵌在官僚的行政等级中。官僚等级体系中的每个具体部门,都会本能地扩张自己的权力。好的制度,是要限制这种权力的扩张。提高高校自主权,实际上是给了这些官僚机构自我扩张的理由。北大、清华等高校都很明白:大家全是靠国家拨款过日子,抢夺的生源越多、质量越优,日后就有更多的要钱理由。我们过去的高考制度,基本上都是学校挑考生,而考生不能挑学校,这不是为考生提供教育服务,而是权力对考生的人身控制。此前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北约”、“华约”的联考准备设在同日进行,使考生必须在两者中作出选择。这很符合官僚体系中部门竞争的逻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