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叩问与追寻


□ 三米深

  河床

  在太阳西升东落的地方

  人们在河床上播撒生命的种子

  他们带着面具,拉着神木

  向孩子们虚构着祖先的故事

  他们已经逃避了太久

  已经忘记了哭,忘记了笑

  忘记了话可以对自己说

  他们模仿猛禽的姿势抵御危难

  他们临死前,都要给孩子

  刻一副洞察人心的面具

  但是他们却忘记了教会孩子们

  怎样相爱,怎样承受孤独

  重游

  在我出生的地方

  人们在水草里出没

  在池塘里打捞

  昨夜陨落的星辰

  他们的头发很长

  皮肤在阳光下

  像鱼鳞般耀眼

  他们的体内

  兼容着肺和鳃

  他们有一半的人生

  沉潜在水里

  另一半的光阴

  在河岸上打磨着

  新旧的石器

  每年秋末

  他们会来到旷野上

  饮下夕阳如血

  繁殖和收获幸福

  也有无数的鬼

  遭遇了爱和悲伤

  渐渐发育成人

  秋后

  秋后的村庄并不平静

  洪水淹没了河岸的平原

  村口的牌坊坍塌了

  村民们举家搬到了山上

  未竞的收获和爱情

  在水底延续,黄昏后

  人们聚集在镇江寺外

  戴上面具,跳起了傩舞

  驱散心中暗涌的恐惧

  老人都在为孩子们担心

  想象着可能发生在

  他们身上的疾病和灾难

  水和传说开始在生活中

  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有一些人趁着河水上涨

  逆流而上,有一些鬼

  不慎在山岚里苏醒

  开始怀念起家乡和亲人

  天葬

  那一刻

  我离天空是那么近

  生与死开始分离

  我在寂静中寻觅着

  寄存灵魂的空间

  生命的轮回,我很快

  就要离开我自己

  随着苍鹰飞翔

  我的身体开始分裂

  粉碎的头颅

  守望着重生的彼岸

  下一刻

  我必将回归大地

  那里有我的新生

  和不灭的希冀

  有菩提树下的佛光

  告诉我我的前世今生

  我的目光虔诚而坚信

  当苍鹰飞去

  天葬台上不会留下

  我的痕迹

  而我的一生也因此

  变得完整

  重蹈覆辙

  我的手中满是牙齿

  牙根上粘着金黄的稻谷

  通向三楼的楼梯断了

  有人在逆光中说

  最高就是三楼

  然后带上异族的面具

  我惊慌失措地数着

  夭折的头发,无人在场

  尘土附着尘土

  大门背后倾斜的棺木

  是来生的摇篮

  只是门牌号码变了

  复活的孩子交换了人生

  重新相爱,重蹈覆辙

  黄昏

  无数的苍鹰

  在草原上空盘旋

  我望着生存一生的故乡

  和黄昏的夕阳一起沉没

  数不清的转经筒

  在天地间不息地旋转

  已经轮回多少次了

  熟悉的诵经声再次

  响起,送我去

  下一个车站

  天堂,地狱,人间

  我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

  我的肉体化作碎片

  冥冥中等候着

  又一次无声的抵达

  鬼

  父亲说鬼从来不用脚走路

  却很诚实,他们也低头劳动

  他们也懂得善良,懂得

  等待是无期的事,懂得悲伤

  我偶尔也和他们说话,我知道

  他们在我身旁,和我一样孤独

  在他们生活的世界

  有和人间一样无垠的麦地

  他们在那里接受记忆的惩罚

  转世、轮回或幻想着终老一生

  他们无法彼此倾诉

  有时会半夜站在你的床前

  流着泪水,却不小心吓着了人

  雪山

  我错过了雪山,藏族导游描述的

  冰雪封锁的山顶,我在电视里曾见过

  那是高原之上,无暇的天空,很低

  一米纯净的阳光穿透了山体

  那是水晶,佛塔上盛开的花瓣

  年少的僧人站在盐湖边,仰望苍穹

  转动的经文,转动起世界和人生

  城市在他们的脚下,也走进了轮回

  我可以想象他们唱着仓央嘉措的情歌

  他们的青春,他们平和的生活

  我也可以想象那雪白的温度

  握在掌心,就可以感受到雪山的高度

  就可以握住穿透时空的信仰和爱情

  一个关于火的梦境

  在几声咳嗽之后,冬天说来就来了

  一场火从现实燃烧到梦里

  我的身上好像穿着丝绸

  所有人都赶去救火,我却穿不上

  一双宽畅的鞋子,人越来越少

  城市被平日里看不见的雪山层层环绕

  它们因为火光而折射出温暖的色泽

  城市变成一个没有边际的广场

  我爱过的人终于赶来爱我了

  她们给我她们的照片她们的心

  她们最后的美丽,而我已来不及拥有

  大火后面潜伏着末日的病毒

  和骚动的心,人们纷纷躲进寺庙

  老和尚把寺门紧紧关起

  他不忍心让我们看见——

  我透过门缝,看见数不清的行人

  在这个刚刚到来的冬天挣扎着死去

  传说里的河流

  那条充满神秘气息的河流

  小时候不知爷爷说过多少回

  终于有一天,它流过我家的门前

  河水潺潺,如泪水一般清澈

  可以一眼望见河床上的石头

  昨天我们还玩弄着它们

  现在它们铺在河底,深不可测

  在阳光下,光滑而耀眼

  它们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

  失传,抑或忘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