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法律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职业家教”引发惊天逆反


□ 阿 成 韦 娟

  
  恩重如山
  呕心沥血打造天使翅膀
  
  “老婆,我们抱养一个孩子好吗?”15年前的春天,符旺悄悄向妻子丁兰吹枕边风,令丁兰惭愧万分。
  符旺老家住广西浦北县白石水镇,他从政法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监狱做狱警。符旺在事业上顺风顺水,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屡次立功受奖。但令人遗憾的是,身高一米七九、身材魁梧的符旺,结婚多年却未能生育。经到医院检查,问题出在妻子身上。为此,丁兰曾多次暗示让老公借腹生子,被符旺委婉拒绝。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每当看到单位同事们与孩子共享天伦之乐,48岁的符旺越来越渴望体验做父亲的那份亲情与荣耀。经与妻子沟通后,他决定“升职”为爸爸。
  不久,符旺从医院抱回了一个刚出生的女婴。妻子看了孩子一眼,吓了一跳,继尔和丈夫第一次爆发了家庭战争。
  原来,这是一个弃婴,只有三斤二两重,又瘦又小,手脚皱巴巴的如同鸟爪,像个小妖怪。更令丁兰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女婴还是个“兔唇”。符旺告诉妻子:婴儿的母亲可能是别人的“二奶”。她的情夫见小蜜生了一个“丑八怪”,拂袖而去。“二奶”看到孩子第一眼,便“哇”地一声哭出声来,三天后便丢下孩子溜出医院……望着这个嗷嗷待哺的残疾弃婴,符旺动了怜悯之心。
  “赶快将这个丑八怪扔掉!”丁兰满脸怒容将丈夫往门外推。在丁兰看来,应该抱养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继承符家香火,眼前这个“妖怪”不吉利,还要花很多钱为她治病,会让本来经济拮据的符家雪上加霜。
  “我戒烟戒酒,给孩子整容。”符旺说什么也不肯将孩子扔掉。为此,妻子跟他闹翻脸,并以分居相逼。但符旺铁了心,他给孩子取名叫艳群,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给这个丑陋的“丑小鸭”插上天使的翅膀。
  在与妻子硝烟弥漫的家庭战火中,符旺四处奔波,为弃婴办理了抱养、入户等手续。紧接着,他拿出全部积蓄,并向亲友和同事借了一大笔钱,专程飞到北京,到一家知名医院为艳群做兔唇缝合手术。
  倾家荡产解决了弃婴的“面子”问题后,艳群的“口粮”难题又摆在符旺的面前。符旺从超市里搬回进口奶粉,但艳群很挑食,哭闹不止。符旺听说母乳有益于婴儿健康成长,他灵机一动,当起了“乞丐爸爸”。
  每个双休日,符旺抱着艳群在市区各家医院的妇产科穿梭往来,可怜兮兮地乞求产妇们“请赏给我女儿一口饭吃”。一些产妇们见一个大老爷们赔着笑脸为婴儿觅食,虽说颇难为情,还是便开怀献奶。
  符旺在为女儿“乞讨”母乳时,经常遇到尴尬。有一次,他差点挨了两次响亮的耳光。
  那天,符旺在妇产科走廊里见一位年轻女士胸部饱满,误以为是个产妇,便兴冲冲地上前讨奶,这位女士的脸腾地一下红到脖根。身边的一个小伙子冲着符旺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没长眼啊,我女朋友是个未婚女青年!”这位小伙抡起巴掌就要扇符旺的脸,幸好这家医院的妇产科护士对“乞讨爸爸”的情况早已熟悉,拦住了愤怒的小伙,好不容易才平息了这起“调戏妇女”风波。
  艳群7个月后,符旺结束了“乞讨”生涯,开始学做“营养师”。他厚着脸皮拜少妇们为师,学着为女儿煮螃蟹粥、瘦肉粥,一口一口地喂养女。
  在符旺的精心照料下,小艳群圆圆的脸蛋开始变得红扑扑的。在十一个月时,小艳群第一声叫“爸爸”——那一声奶声稚气的称呼,让年届五旬的符旺热泪横流。
  “老符,我真服你了!”见丈夫居然把一个残疾弃婴变成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天使,丁兰终于接纳了这个家庭小成员,与符旺重归于好。
  在此后几年里,符旺和妻子对小艳群视若掌上明珠,精心呵护,其乐融融。
  眼看着女儿一天天快乐成长,符旺有一块心病也越来越不安。原来,当地许多人都知道小艳群的“来历”。符旺担心女儿知道自己的背景后,幼小的心灵难以承受身世之重。于是,在小艳群5岁时,符旺悄悄将女儿送到老家妥善安置,为女儿的健康成长创造一片晴空。他每月请假回家乡探望孩子,带回许多玩具和浓浓的亲情关怀,将小艳群打扮成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公主。
  在亲情的滋润下,小艳群从小学一年级至六年级,学习非常用功,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
  2005年夏天,已退休的符旺再次作出了一个令人惊诧的决定:他将养老金提前领取,在家乡为养女建造一栋三层楼的房子,将剩余的钱为小艳群办理几份教育保险。不仅如此,为了给女儿更多的贴心关爱,符旺舍弃了繁华的都市生活,回到家乡农村给女儿当起了专职保姆,照顾艳群的饮食起居。
  可是符旺做梦也没想到,在和女儿相处的日子里,女儿会和自己成为水火不容的“仇敌”。
  
  父爱沉重
  家中设狱禁闭怀春少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