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重和浪漫的咏唱


  贾宏图

  一双疲惫不堪的拐杖

  趔趄着,支撑起跌伤的目

  涉过泣血的风景,足迹才铿锵

  拄着大地,最美的姿势是眺望

  有一个七尺之躯就多一根中流砥柱

  疾风摧朽,撼不动一盏灯的光芒

  把拐杖命名为远方的雪松

  让一枚绿色的叹号立在大地上

  这是诗人郑义成先生的诗作《人生之旅》中的诗句,我认为这应该是他与世永存的生命雕像。就是因为这几句诗深深打动了我,让我在这个温暖的初冬为他的这部厚重的文集写下这篇文章。

  义成出生在严寒的冬季,56岁的人生经历了许多的风雪。他在这个冬季出版这部记录他非凡人生的大书,大概不是无意的选择。这部书他用了一个沉重的名字《飞翔的铁》。鸟能飞翔,云能飞翔,是因为轻盈。而重金属的铁能飞翔吗?能,肯定能。飞机是飞翔的铁,火箭是飞翔的铁,“嫦娥一号”飞船更是飞翔的铁。它们之所以可以直冲云天,是因为有强大的动力。这个强大的动力能使它们摆脱地球的引力,突破空气的阻力,最终成为自由天体中的翱翔者。“飞翔的铁”的动力来自高性能的能源,而郑义成让自己这只折断了翅膀的雄鹰飞翔的能源是“勇敢”和“信念”,有诗为证:

  生命既然在冬天里诞生

  就要有战胜冬天的勇敢

  脚下既然有冰雪的存在

  就应有踏碎冰雪的信念

  (《冬日生日感怀》)

  打开这部大书我首先看到的是义成的自传体长篇小说《雪蝴蝶》。多年不看长篇了,可义成的长篇却让我手不释卷,废寝忘食,不断感叹,泪洒书页。一个也算饱经世事的六旬老人,深深地被一个不幸孩子的多舛的命运和顽强的生命力感动了。刚刚出生的他就被穷困的车夫的父亲经人转手送给了没落的艺人,而这对冷酷夫妻又把他送到河北贫穷的农家抚养。幸运的是那一家人特别善良,勤劳的父母对他比自己的孩子都亲,而兄弟姐妹也视他为手足。在这里他得到了母爱得到了亲情得到了幸福安宁的童年。可当他7岁的时候,那个艺人的老婆把他接走了,告诉他,把他养大的妈妈是他的“老姨”,而她才是他的妈妈。他惊疑——

  妈妈,一个让我感到亲切、信任、无拘无束、随意撒娇的称呼,一个比明媚春光更温暖更让人放心的称呼,一个比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夏日更让人舒畅的称呼,一个比小蝈蝈的歌唱声还悦耳还让人欢喜的称呼,怎么突然间变成“老姨”了呢?!

  就在那一天,他被那个女人领走了,他感叹——

  那个贫穷而温馨、亲情融融的家,还有那个小院,还有北街的那棵大杏树,远了。给我带来无限快乐和意趣的那条清亮亮的小河以及小河里的鱼儿渐渐地远了。那座藏着小白兔的大山越来越远了。

  从此,义成的童年陷入了深深的地狱,开始了比地狱还黑暗的生活。那对丧失人性的养父母把这个7岁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童佣,干最重的家务活,吃他们剩下的残汤剩饭,稍不顺意便疯狂拷打,这对虐待狂的行径令人发指!可怜的小义成是这样的无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