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复习《孟子·滕文公章句下》


□ 冯世则

  五个美国人来访,三个中国人作陪。晚饭桌上客人们提出一个问题:美国学生学习汉语,由留学本校的中国人任教,已然打下相当的汉语基础。这之后有否必要把他们送到北京来,再受一段强化训练?他们的学校正就此事从原则到实施方案、包括准备在中国寻求的合作对象作调研,希望中国同行说说看法。客人之中三者是教书的,两人从政而显然也对本州的教育工作感兴趣。经过事先互相介绍,他们知道我原先也是教书的,改行当编辑是后十来年的事。把问题口译过来的,原就熟悉的一位便微笑着看我,等我开口。
  在教外语的这一行中,这问题属于常识乃至常规。但就我而言,从耶斯佩森的以日常谈话为基础的外语教学运动到“浸没式强化训练”这样的概念和做法原都是从洋人那儿捡来的。以此应对,虽说恰好是以子之矛应子之盾,似乎有些优势,其实是进口转外销;说些人家很可能早就熟悉的东西,彼此都会觉得没意思。幸而忆及孟夫子的一段话,正好对题应景,且是中国人的家珍。
  我给诸位背一段古书罢,我说。
  背的是“滕文公章句下”。那时是在口语场合,顺口念诵倒也简便,这里却只得当“滕文公”了。当年师长以此讥讽,是责我作文图省力;如今却发现当“滕文公”之不易,必须耐着性子抄书:
  
   孟子谓戴不胜曰:“子欲子之王之善与?我明告子。有楚大夫于此,欲其子之齐语也,则使齐人傅诸?使楚人傅诸?”
   曰:“使齐人傅之。”
   曰:“一齐人傅之,众楚人咻之,虽日挞而求其齐也,不可得矣;
  引而置之庄之闲数年,虽日挞而求其楚,亦不可得矣……”
  
  因为五个美国人中倒有四人不知汉语,我接着口译了这段书。口译古书,实在有点为难,再加上因楚齐庄等等插进去若干解释,自己听来也觉得既欠些准确,更欠些流畅。但据我的经验,洋人是从不计较中国人的英语的,他们注重的是藉以传达的内容。而这内容使他们交口称赞。
  之后我加了点议论。楚之于齐,并非异族;楚语之于齐语并非外语而不过是汉语的另一种方言。即令由于古代交通不便以致二者之间的差异大于今日,基本的语言要素总是同多于异的罢?书面语则尤多一致,虽然“书同文”还有待于以残暴的手段完成。但这事实非特无损、倒反而有助于孟夫子这段雄辩的说服力:如果学另一种方言都还需要以说此方言的当地人为师,又需要学习者到当地语言环境中去“浸没”一番,则学真正的外国语又当何如?孟夫子的有生之年(公元前三八五—三0四年,据杨伯峻先生推断)距今二十多个世纪了。在如此遥远的古代能有如此的见识,足供电子信息时代的从业人员引以为证,能不使饭桌上的中外人士同声叹服?
  那场合毕竟是吃晚饭。务虚告一段落,务实却待稍后了。主客一齐举杯说:喝、喝。
  我心里却一面仍在寻思:这一杯其实有个名目,有个潜在的祝酒词:为孟夫子、为古人的智慧,干。而中国的古文化何尝仅止于此?其中尽有许多宝藏,形成一方水土或者说有如空气,浸透你的气质,表露于你的言行。你不但割舍不下,不忍心丢却,实际上也无法逃脱。当然,仅以一人一言为据,结论不免单薄。但于我也就足够了:全盘西化么?不敢苟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