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艺》,我的藏刊梦


□ 百 堂

  说起来也真让人难以相信,我能收全《北京文艺》,首先要感谢文痞姚文元。如果没有他那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当年决不会有此奇想。那时正年轻,啥事都爱“打破砂锅璺(问)到底”,对这篇拉开“文革”序幕的大毒草,总想看看它究竟毒在何处,是否真的那么邪乎。再也看不到这个戏了,只能找来剧本“奇文共欣赏”,而这大毒草就发表在《北京文艺》上,要想雪夜闭门读禁书,就只有来找它了。当年批黑戏时只点了它的名,并未说发表在何年何期,要找也如同大海里捞针。这想法除了不着边际,也真是荒唐可笑。就因有了这个梦,才使我走上了集刊之路。
  这个梦也确实荒唐可笑。在那个年月,凡属沾毒草边的书刊,不是烧毁,就是封存,这无疑是痴人说梦。而且,这想法还只能憋在心里,不可言传更不敢流露。爱看书还是不务正业呢,还想看这玩意儿,那不是活腻歪了吗?说出来只要有人一举报,轻了是个坏分子,重了就得蹲大狱。然而越是如此,就越想一识庐山真面目。山幸水幸,“四人帮”垮台了,改革开放了,毒草也变成香花了,收藏市场又火起来了,我终于能有圆梦的希望了。
  一则出售旧书刊的启事,让我对圆梦重新有了信心。已经记不得是在哪家报纸上看到的消息了,只记得北京有一家旧书店要出售旧期刊。巧的是那时我正在矿宣传队当大写,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则启事;正好又有人进京去办差,就开了张书单求他帮忙。所开列的书单,《北京文艺》自然是排列在最前面,此后是《人民文学》《诗刊》和《收获》等一大串名字。它们都发表过毒草作品,如果能一网打尽,那就可以尽饱眼福了。这是1978年的事情,为了掩人耳目,还谎称这是为创作买的参考资料,也受到了表扬。时过境迁,现在终于可将这“卑鄙”的目的公之于众了。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取回邮包后,才有点小小的遗憾:三四百本刊物中,唯独没有《北京文艺》。是被人抢了先呢,还是另有原因?再看这些刊物,这才发现它们都没毒,不用说,有毒的都给扣留了。它们尚未平反,自然也就不准外流。《北京文艺》曾因为《海瑞罢官》被公开点过名,当然更不能放行,想看这个剧本的惊喜,也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这些旧刊却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让我看见了文学中另外一个世界。如果说以前喝的都是狼奶,那这里的奶汁才是新鲜芳香的。这也就让我有了集全它们的愿望,更想早一天见到《北京文艺》的芳容。只是要等到何年何月,我才能与它结缘,来圆这难圆的梦呢?
  只要心中有梦,就有圆的希望。十几年后,当唐山也有了旧书市场,我就成了逢场必到的常客。为了圆梦,自然要起早贪黑,还得不辞辛苦。淘书犹如沙里淘金,更像虎口夺食。狼多肉少,晚一步就会让别人所得;唯有嘴勤手快眼神贼,才能从倚角旮旯淘出宝来。也真是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有一天还真让我碰上了《北京文艺》,厚厚的几大册,还没等摊主往书架上摆呢,就被我一把揽到了怀里,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以免得被第三者插足;问了价怕节外生枝,价也不讲就赶紧交款走人。摊主觉得碰上个冤大头,我却美滋滋地像捡了狗头金,破车子骑起来也一溜风。回家细细翻读,才知这是从1962~1966年的合订本,没有《海瑞罢官》。以后才知道这剧本发表在1961年的第二期,还是乐得合不上嘴。万事开头难,有了它们也就有了集全的希望。再说了,现在已不单单是为读那个剧本,目标早以改为集全百刊了。手头名刊已集全了几十种,唯独它一本不本。诗人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我坚信,有了这五年的合订本,集全的那一天也为期不远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