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颜


□ 吴克敬
红颜
吴克敬


  美阳寡妇(之一)
  红皮萝卜紫皮茄,昂头婆娘低头汉。
  ——西府民间语录
  
  都说那是天意。她美阳寡妇不想发财都不成。
  有一陶罐的金饼,就隐埋在她家镇子北边的土壕里。上个世纪初的一年春天,美阳寡妇雇了两个年轻的胡基客,在她家的土壕里打胡基。胡基客因为年轻而敬业,天麻麻亮,扛着石锤子、木模子、铁锨镢头入了土壕,挥汉如雨的做一天,做到日头西坠,天又黑乌乌的,看得见亮晶晶的星斗,这才扛着石锤子、木模子、铁锨镢头回家来。胡基客的一日三餐,都是由美阳寡妇在家做了,挎在竹篮里,一顿一顿地送到土壕来,供应胡基客特别能消化的胃口。这没有错,胡基客吃不动,活儿就干不动,吃不好,活儿就干不好。美阳寡妇心里是有数的,她喜欢那两个年轻胡基客的吃相,一个如狼吞,一个如虎咽,送的是蒸馍、拌汤(西府用麦面搓成索形,下到汤锅里,加上扁豆、青菜熬成的稀饭),一人能吃六个大蒸馍,喝两碗拌汤;送的面条,干的吃两碗,稀的喝两碗。吃毕,放下碗筷,也不歇一歇,就又干起来了。
  两个胡基客的活儿干得真是漂亮。站在旁边看,每打一方胡基,都有一个不乱的程序,总结起来,供模的胡基客,在夯形的胡基客,把打实的胡基从一块很大的石头(半块残碑,或一块旧磨)上掰起来,端了垒在一边的胡基垛上,前前后后,也就喘口气的功夫,他就很迅速地清理掉石头上的余土,套摆好木模,抓把草灰,撒在木模内侧,操起铁锨,尖尖两锨细土,很有匀致地扣在木模上。夯形的胡基客这就双脚一跃,双手扶着石锤的木把,一脚压着一脚,把木模里的虚土踩实了,提起石锤子,对着木模的四角,前砸一石锤,后砸一石锤,把木模里的虚收实了,锤子头下便使上了力,每一锤子都提得很高,高到与人几乎比肩,再重重的砸下去,一石锤是一石锤的爆响,“砰——啪”!“砰——啪”!激烈的落锤声,响彻了整个土壕,三里以外的人都能听得见,那脆脆的“砰”,是石锤落模的声音,那沉沉的“啪”,是锤声撞在土崖上的回响,让雇佣了他们胡基客的美阳寡妇听起来,像是听着一首歌,一首动人心魄的歌。
  胡基客因为年轻而又顽皮。中午送饭来,虽然已人到中年,却仍然肤白面嫩的美阳寡妇,一双状若金莲的小脚踩在胡基客取土的壕坑沿上,留下了一双美伦美奂的小脚印。胡基客一下午取土打胡基,如果不是有意留下那双小脚印,那一方土早被刨细了,打成垒在一边的胡基垛。现在猜想年轻胡基客的心思,很难有一个公认的结论。也许他们对女人的小脚有一种痴迷的爱,觉得美阳寡妇的小脚太美了,美阳寡妇的小脚印留在土壕里,对他们是一种渴望,一种精神刺激,能提高他们干活的效率,他们不忍心破坏了那双小小的脚印。也许他们只是想与容颜白嫩的美阳寡妇开个玩笑,留下她小小的脚印,让下一顿来送饭的美阳寡妇见了,吃上一惊,羞涩的笑一笑,轻轻的嗔斥他们两句,他们就会很高兴,就会为美阳寡妇把活儿做的更漂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