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远行的叔父


□ 张文欣

  12月8日,三年前,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叔父病逝。
  叔父走了,这是一次和家人亲朋永远别离的远行。他不想走,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虽然他已多日不能进食,身体极度衰弱,死神似乎就在他的身边徘徊,时时要拉他离去,但他却在顽强地坚持着,抗争着,迟迟不肯上路。他不是靠药物,而是靠意志努力延续着自己的生命。直到这一天凌晨,他才停止了那已经非常微弱的呼吸。
  叔父是一个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的人,也是一个对我的人生有重大影响的人。
  在我童年的印象里,叔父是极了不起的。村里识字人不多,他不仅识字,还会写对联,画画,拉二胡。夏夜大院门口悠扬的胡琴声,门上贴的对联,屋里悬挂着的画有“上山虎”的中堂,叔父的这些创作和表演,给全家也给全村带来了欢乐,同时也是对我最早的文化和艺术的启蒙。上小学的时候,我经常到叔父屋里翻找书看。他的书藏在老式衣箱的二层,我把头钻进小小的箱门,连角落里的书也要翻出来。中学、师范的课本,音乐美术教材,我全都似懂非懂地翻看浏览。后来,最感兴趣的就是语文课本了,古典和现代文学作品中的一些名篇,我就是这时候开始阅读的。真不知道,当年叔和婶怎么就容忍了我这近乎淘气的举动,任我去乱翻乱拿。
  虽说是庄户人家,但我家老宅的大院里,却氤氲着一种文化气息。叔父的父亲,我的四爷,是教过私塾的,被乡邻们尊称为张先生。还有一位叔父,后来也上二师范当了老师。我的爷爷弟兄五个,孙辈中我是老大,作为长孙,当时受到全家的宠爱。而叔父似乎对我更多了一层文化的期望。
  可能正是受了叔父的影响,文学和美术是我少年时期的两大爱好。1961年我在县城上初中,叔父也调到县文化馆工作。他要求我每星期两次到他那里去学画素描。在他督促下,我还画了一幅题为《春燕》的国画参加那年春节的青少年画展。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我的学画没有坚持下去,后来就一直停留在中学阶段的画板报、画特刊的水平上了。对于我文学的爱好,叔父一直是鼓励和支持的。每当听说我的作文受到表扬了,被讲评了,他就显得特别高兴。有一年放麦假期间,叔父匆匆从县城赶回来,说是有个《河南日报》的记者来了,他让我赶快写一篇稿子,拿去试试。光着膀子写了一篇满纸学生腔的“作文”,结果是可想而知的,稿子虽没有发表,但叔父的殷殷苦心却让我感怀终生。
  叔父一生的工作都与文化和教育有关。他先是在中学当教师,后来到文化馆做群众文化干部。1985年县文联成立,他又被调到文联任书画家协会副主席。叔父尽管在汝州是闻名遐迩的书画名人,尽管他在书画艺术上有着很高的造诣,但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才加入省书法家协会。我觉得,以他的勤奋和执着,他个人的创作理应取得更高的成就和更丰硕的成果。其实,他最为关注的是汝州文艺事业、书画事业的繁荣,他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的是文化传播和书画教育。培训、辅导、举办各种活动,繁杂而琐碎,他却总是满腔热情,乐此不疲。对他来说,这是一种牺牲,是一种奉献。像一支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这是一种人生境界,说实在话,如今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真的不多了。退休以后,他又发起和组织了水笔书法活动,到火车站广场手把手辅导书法爱好者黎明即起,天天不辍。后来参加者越来越多,竟达数百人之众,蔚为汝州一大著名文化景观。叔父生前和我谈及此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由衷地把这种活动看作是他人生价值的一种体现。
  在我的印象中,叔父的身体一直是很好的,头发浓密,面色红润,总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2002年是个转折。这一年他先是办书画展,我从洛阳赶回去参加开幕式,还讲了话。后来听家里打电话说叔父病了,是累的。我原不以为然,心想他休息一段就会好了。谁知到年底,堂弟文崇和文丰果真陪叔父到洛阳看病来了,心脏病,还很严重,需要做支架手术。他住在三院,我有两个同学在那里当大夫,由他们关照帮助,手术做得顺利成功。不久,叔父病愈出院。然而以后事情的发展竟大出我的意料,没多长时间他又被检查出食道有病,去郑州做手术也不顺利,经受了很多痛苦和折磨,身体就这样垮下来了。
  十月,我回汝州接母亲来洛阳住,临走时去看望住院的叔父。他非常瘦弱,不过精神还好,见到我和母亲,很高兴,说了好多话。他说他还要创作一批书画,搞个“笑送小品”活动。又特别对我夸奖鼓励,说我有成就,为家族争了光,但以后一定要注意身体,注意健康,珍惜生命,等等。其实这时叔父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但家里人一直瞒着他。不过我想他自己一定很清楚自己的病情,他知道来日不多,他要抓住手中的每一缕时光,他要为社会,为朋友,为家人尽可能多地传播他的艺术,他的感悟,他的关爱。离别之际,叔父突然含泪向母亲叫了一声“嫂娘!”母亲闻声潸然泪下,一时满室怆然……
  叔父向来对我母亲十分敬重。我的四奶去世很早,母亲对年少的叔父给了很多关爱呵护。这只是一个缘由,更重要的,是母亲、叔父和婶婶共同的善良、朴诚、宽厚的品性,是半个多世纪风雨人生中的相互扶携,更滋养和加深了他们的“缘”,使他们以及我们两家之间,结下了深深的亲情的纽带。我们曾经是同吃一锅饭的大家庭,土改以后才分家,分灶吃饭,但相当长的时间里仍然同住在一个大院里。几十年的时光里,他们妯娌、叔嫂之间,亲如手足,互相敬重关爱,互相宽容忍让,从来没有拌过嘴红过脸,这在乡邻中传为佳话,堪称典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