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雨淋湿的信


□ 尹德朝

被雨淋湿的信
尹德朝

那个男人一直跟随着,这让萧秀娥越来越感到恐慌。看来今天他不仅仅要在JG歌舞厅里搅黄她的生意,一定还有更大危险藏于其中。萧秀娥认识他,他叫杨季民,是她中学时的一个同学。五年前夏季一个炎热的夜晚,发生在溪县一中校园里的流氓事件曾一度与这个男生有关,受害者萧秀娥虽未被强奸,却被惊吓得神智不清,魂飞他处。当时18岁的她,在一片嘈杂声中滥用了自己的主观推测,把这个正向她倾吐爱慕的男生扯进了施暴者的名单,于是导致这个男生被学校除名。那一年,他们正处在高考的节骨眼上。
就在萧秀娥走进大学校门的第二年,她被告之,男生及他的家长要重新清算溪县校园那笔旧账,因为流氓事件非那个男生所为。告诉这一消息的人,绝非仅仅向她传递某种危险和事情的真相,更深刻的含意暗示着她萧秀娥的恶毒:一个男生的大好前程,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被一张信口雌黄的破嘴断送了,而那个人,带着那张破嘴水袖一拂,风光无限地走进了大学的校门。
如此令人作呕的事情,阴霾不散地拖进了萧秀娥的大学生活,根源在于溪县一中校园里的流氓事件仍在不断发生,案件最终告破,方才有了那个男生冤案的澄清。
据悉,作案者为看守校门的马姓老头,五十余岁,瘦小精干。最后一次作案非常凶残,正是在萧秀娥强奸未遂事件的第二年夏季,案犯将一女生强奸后残杀并藏尸于床下,尸体发臭才引起人们注意。此人归案后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另将一年前萧秀娥强奸未遂案一并供出。案犯供认,女生萧秀娥之所以奸杀未遂,只因其作案时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萧秀娥惊出一身冷汗,庆幸那个脚步声让她躲过一劫。
结案后,萧秀娥的同学们哗然一片。时逢中秋,同学们大多回溪县过节,聚会时,唯独少了男生杨季民和女生萧秀娥。整个话题都围绕在对萧秀娥的指责和对杨季民的同情之中。刚刚融入大学生活的萧秀娥,热情陡然熄灭。那段时间,萧秀娥彻夜难眠,因为,当她把那个夜晚的脚步声和男生的敲门声连在一起想象时,再一次让她惊出一身冷汗,他隐约觉得,她恩将仇报了。
不测的命运就这么如此巧合和繁杂,泥沙俱下之中,脆弱年少的萧秀娥又怎能够耳聪目明地辨明是非?然而,萧秀娥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善良的人就不会无动于衷,她深深地陷入到强烈的自责之中。她想立刻回家,向那个蒙受冤屈的少年深表歉意,请求能够得到他的原谅,如果他愿意,必要时,甚至不惜以身相许赎清过错。她想,这样不仅少了旁人的指责,深深的愧疚也得到了宽慰,化尴尬为玉帛,皆大欢喜嘛。然而,她想得过于纯真简单了。就在她向学校请了假,准备动身返乡的那一天,姐姐一瘸一拐风风火火地从家乡跑了过来。姐姐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躲一躲吧,杨季民和他家里的人,一大帮子要进城来找你。”

萧秀娥并不感到惊愕,泰然自若道:“那好呀,我也省下回家的路费了,咱们就在这里等他吧。”
姐姐声色俱厉:“你不要命了?人家是来拼命的。咱们得赶快躲一躲。她的姐夫亲口对我说要在你身上讨回他小舅子的清白,还说……”
“过讲了吧,我要当面跟他道歉,我不讲清楚,他们当然要找我理论,我不是故意陷害他的,再说,那都是校保卫部门推断的。”
“……你是讲不清楚的,秀娥,姐姐求你了。”姐姐哭起来,“姐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为了你,姐这条腿都快要废了。杨季民的姐夫说得好狠……”
萧秀娥提高嗓门,再次打断姐姐的话:“他们怎么说是他们的事,咱该要承认的错误,就要当面承认,躲避只能说明咱们心虚,还算是人吗?”
姐姐浑身发抖,上前就是一巴掌,直打得萧秀娥眼睛金星四冒,待她回过神来,看见她姐姐的脸色灰青,晕坐在地上,她慌忙把姐扶到床上:“姐你这是怎么了?姐……我不说了,你说,姐你醒醒……”
姐姐慢慢醒来,抱着萧秀娥哭起来:“秀娥呀,人家是要你小命来的,你还当什么好人呀……姐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你可不能抛下我不管呀……”
萧秀娥忙问:“他的姐夫怎么对你说的?”
“……他姐夫是咱溪县的一个公安,说解决你的办法一文一武,文的是上法院告你诽谤,判你坐牢;武是撕了你的嘴,破相……”
萧秀娥被姐姐劝住了,静下来一想,面对一个饱受耻辱大好时光都被一个错告耽误了的人,你萧秀娥的道歉又是多么的天真幼稚,微不足道,甚至都有一点兔死狐悲。杨季民的前程不可逆转,损失不可弥补。更何况,如今面对的已不是一个蒙冤的男生,而是一个承受灰暗天日很久的男人。他的家人一大帮子扑将过来一点都不足为怪。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随便谁都能把瘦弱的萧秀娥撕个粉碎。躲一躲吧。躲过他们一时的冲动,也许会要好一点。可是,躲,又能往哪儿躲呢?
萧秀娥由深深的自责转入了深深的恐慌和惧怕,那段日子姐姐成了萧秀娥的贴身保镖,两人形影不离,生死相依,神经每时每刻都紧绷着,校门口一有什么动静,她们就心惊胆颤得要死,就好像是两个躲避追杀的逃犯。然而,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也过去了,都到了年根了,一切认定要发生的事都没有发生,一点迹象都没有。弄来弄去,像是姐妹俩给自己制造的一场虚惊,萧秀娥的学业落下了,内分泌失调了,人更削弱了,生活整个儿乱了规律,平静的日子被搅得一塌糊涂。姐姐跟她一张床挤着也不能再挤下去了,别说同宿舍的女生不高兴,学校的管理制度也不再允许了。更要命的是,下学期萧秀娥吃什么,学费哪里来?上学的所有费用,都是姐姐从水库里一锹一锹挖污泥挖出来的。姐姐不挖泥,陪着她,就要坐吃山空。姐姐要走了,姐姐还要挖泥去。其实,严格来讲,萧秀娥的风险并没有完全排除,但是姐姐也必需离开这里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