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沿途雷声轰鸣(组诗)


□ 刘立云

  文/刘立云

  /D日:回到诺曼底/

头顶万炮齐轰让我们回到诺曼底

回到一簇簇炮火的尾部和根部

回到被火焰烫红的

每滴海水中,每粒爆裂的沙砾中

啊,六月的这个日子已经沸腾

整个欧洲和世界的命运

都集中在这片海域

是时候了 给横行霸道的德国人致命

的一击

在沙滩与海水中

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战车和船只

那么多旗帜、番号、口音

出击者们视死如归,背负着沉重的

枪支、弹药、单人帐篷

和一个士兵的命运

而且那么小,就像密密麻麻的一大群

蚂蚁,在生命的悬崖蠕动

但炮火铺天盖地,炮火山呼海啸

它能把任何的一个人,任何的

一寸铁,化为灰烬

这时候谁能越过大海,谁能爬上

对面的滩头,谁最后活下来

只能说明是上帝的儿子

他比一阵风,比一粒子弹跑得还快

流着血汗、穿着笨重皮靴的战争

长着两只多么大的脚

它轰轰隆隆地踩过来

浩浩荡荡地踩过来,没有一步踏空

没有一步不踩在人类的哀歌里

如果你被它踩在脚下

那你是不幸的:而它依然在狂奔

甚至听不见你的呼喊、嚎叫

在血泊中挣扎和呻吟

它利令智昏,你说一只狂奔的靴子

怎么会知道踩死了一只

蚂蚁?怎么会怜悯地抬起脚

看看它深深的鞋印里

是否残留着你的一滴鲜血?

回到诺曼底。回到士兵的天堂

和地狱,光荣和不朽

回到海滨墓园,回到开阔的天空下

那沉寂的,依然保持着

战斗队形的坟场

回到孩子们在沙滩上堆筑城堡

用干净而稚嫩的手

无意中掘出的那根白骨

回到海底长满海藻,被无数贝壳

寄居的那艘沉船,回到

被荡漾的海水,反复摇晃

又反复磨擦的那一枚枚

弹壳。回到纪念日,在例行的庆典中

那几个挂满勋章的老兵

面对大海,那无语而咽……

如果还来得及,再让我们团起身子

回到母亲的子宫

在那儿虽然浑浊未开

但没有一个人是准备来死亡的

  /慕尼黑集中营/

当时我就想,如果能给我一把刀

如果给我的这把刀

能伸进它的历史深处

削去它的虫眼

我要手起刀落,狠狠削去它那个

“黑”字

只留下前面的那两个“慕尼”

进而我要站在市中心的鲜花广场

大声呼喊:慕尼,慕尼!

这时候我相信有许许多多

卖花的人,和买花的人

还有在花丛中留连忘返的人

都会惊异地回过头来

对我点头和微笑

当然,这都是些漂亮的日耳曼人

聪明,优雅,金发飘飘

从来都一丝不苟

两只忧郁的深蓝色的眼睛

深不可测,你只要朝它们看一眼

从此便不能自拔

(这就像我们来到曼彻斯特

来到他们骄傲的老特拉福德球场

大声呼喊鲁尼,鲁尼!

或者:范尼,范尼!

这时那两个冲锋陷阵的小伙子

一定会像猎豹那样狂奔

像飓风那样席卷,把脚下的球踢得

山呼海啸,行云流水)

可惜“黑”是那个时代的主语

可惜那时候的这个地方

是这片黑色土地上的

黑中之黑,如同深渊和地狱

只有一点点光亮

从凛冽的刺刀上泛出来

从党卫军鹰隼般的眼睛里

溢出来,射出来

不过在屋顶上竖着的那个高高的烟囱

也会喷出一道道光焰

但在那儿劈劈啪啪燃烧着的

却是犹太人的尸骨!

而继续在这里囚禁的人

一个个瘦骨嶙峋,面目枯槁

像一具具活动的骷髅

他们站着,躺着,抑或在

带电的铁丝网中移动着

都是一群羊,在等待指认与屠杀

那时候“慕尼”那个黑啊

让他们仰起头,却看不见

自己的天空,低下头

又够不着自己的土地

  /透过栅栏看海牙国际大法庭/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8期  
更多关于“沿途雷声轰鸣(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