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斑海豹


□ 周建新(满族)

  ◎ 周建新(满族)

  上篇

  范老桅刚触到胖妞光溜溜的身子,便遭到剧烈的抵抗。它浑身颤栗,每根毛孔都张扬着惊恐与愤怒,凶猛地甩过头,冲着范老桅龇牙咧嘴。范老桅缩回了手,不再刺激它,边耐心地等待,边细心地端详,心中不禁感慨,真是招人怜爱呀,脑门平滑,体态圆润,尤其是那双眼睛,又大又圆又清澈,比任何女人都迷人。

  范老桅静止不动了,胖妞却不解风情,依旧挣扎,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散发着一种无望的哀怨与忧愁。

  胖妞挺来挺去的身子,激荡出的浪,像一锅滚开的水,初升的阳光下,折射出晶莹剔透的七彩水珠。混杂着冰粒的水花,喷溅到范老桅的嘴里,腥咸苦涩酸五味俱全。他跑了一辈子海,品不出这是泪水还是海水了。

  显然,胖妞对范老桅满怀敌意。

  范老桅的示好,成了一厢情愿。他的心沉下来,随着胖妞颤抖的身子,也打起了颤儿。他稳住了神,静静地等候,等候得太阳都失去了耐心,爬上了中天。漫长的等待,让胖妞麻木了,减弱了挣扎的耐力。

  再次向胖妞探出手时,范老桅变得格外小心,小心得比老乌龟爬得还慢。胖妞没有感觉到范老桅的移动,它挣扎得太累了,累得精疲力竭,即使是折腾,也不再惊得水花飞溅。可它那硕大的圆眼睛,依然警惕地盯着范老桅的掌心,脑袋在躲闪,眼珠在转动。那双厚重而又充满怜爱的大手,渐渐地落在胖妞的额头,它无奈地闭上眼睛。虽然还在躲避,却不再惊恐万状。

  范老桅的大手,抚挲在胖妞的脑门,温暖舒缓而又轻柔,充满着慈爱,它终于懂得了,什么是安全,不再闹腾了。浪花与冰晶同溅的海水,随即安静下来,胖妞对范老桅有了最初的信任。

  现在,我可以告诉尊敬的读者,胖妞是头可爱的母斑海豹,辽东湾里独有的一种海兽。也就是渔人间传说的,圆圆的月光下,在幽蓝的大海上,如梦如幻舞蹈的美人鱼。

  这一幕,大约发生在十年前,究竟哪年哪月,范老桅混淆了,过去的时间,仅仅是模糊的记忆,可那双眼睛,刻在脑子里,永远是新鲜的昨天。

  那是初春的下午,范老桅驾驶着渔船,从渔港破凌而出。

  这时节,虽说寒风依旧袭人,却也是渔人们常说的“着人不着水”了,浩荡的西南风,打扫净了海面飘浮的雪沫,憋闷了一冬的海水,借助着涨潮的暴发力,从冰的缝隙间愤怒地拱出,撑开厚重而又懒怠的坚冰,冲上沉寂的冰面,无所顾忌地四处流泻,扫荡净陈旧而又顽固的污垢。

  大海干净了,潮水将一块一块大如岛礁的冰排托起,又摔下去,碰撞出“嚓嚓”的巨响,将依附在坚冰上的陈腐、酥化和软弱了的老冰无情地甩掉。海开了,渔村活了,渔人们忙碌着修船备网,准备出潮。范老桅捷足先登,发动了船舱里的柴油机,沿着冰的缝隙,挤开冰排的桎梏,蛇一样驶离渔港。

  开始的时候,渔人们以为范老桅只是试试机器,没想到,这老家伙也像这憋闷了一冬的海水,再也忍受不住了,冒着被冰排挤碎渔船的危险,顶凌出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