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浴


□ 荒 湖

洗浴
荒 湖

1

曹庆让车子从省城医院里送回来的时候,棉花正盘腿坐在玉米地里,帮着母亲收获苞谷,颜色发白的牛仔裙上落满了焦黄的苞谷叶子。这时候,天色已近傍晚,仲秋季节里橙黄色的阳光穿过半人高的玉米,折射在棉花姑娘光洁的脸皮上,瞅上去像是抹了一层薄薄的脂粉。站在一旁的母亲瞥了一眼村口,瞅见站在树底下的两个陌生的男人,像扯着一件衣裳似的将曹庆从车里牵了出来,然后将他背进那幢光彩夺目的三层楼房,那样子就像扛着一根轻飘的木棍。
“看来曹庆的病的确是到了晚期,他才三十出头啊!我……我记得那年他出去的时候,壮得跟头牛似的……呆会儿我得去看看他!”母亲一边蹲下来,一边嘀咕道,随即将手上的玉米棒子扔在篾筐里。今年的玉米又一次歉收,差不多五成的玉米棒都是废品,眼下正是秋收时节,村里的男人都进城打工去了,到年底才能回来,地里的庄稼多半都在荒着,因此在棉花她娘看来,能有这样的收成已经是很不错了。棉花她爹两年前死于突如其来的不治之症,半年前的一个傍晚,女儿从城里突然空着手回来了,村里的人一边打量着她金黄色的头发和高耸的胸脯,一边掐着指头算了算,这个土村里最好看的女孩子整整三年没有回来了。
棉花没有吱声,她将苞谷叶子从裙子上拾起来,扔在地里。然后站起来,一边跺着脚一边抖动着衣服和裙子。对于女儿的这身不合时宜的打扮和装束,母亲是有意见的,但她一直忍着性子,没有把它说出口,她知道闺女进城三年之后突然返乡,还需要一个漫长的适应过程。在母亲看来,棉花能够跟随着她下地干活,即使是穿着城里姑娘才能穿的裙子,她也已经很知足了。
这时候,棉花突然感觉到下身一阵骚痒,浑身的寒毛一齐竖立了起来。她打了一个哆嗦,还耸了耸瘦削性感的肩膀,然后抬头瞅了瞅天色,转身对母亲说:“咱们回家吧,明天再干……”
“咋的啦?”母亲睁大着眼睛狐疑地盯着女儿,“刚才你脸色还好好的,咋一下子白成这样?”她伸出手来摸了摸棉花的额头,直到确信没有发烧后才收了回来,随即将手上的苞谷棒子扔在地里,然后挑起篾筐离开了玉米地。
村里的玉米地离家不到一里的路程,棉花一直空着手紧跟在母亲的后面,母亲不仅挑着装满苞谷的担子,手上还捏着锄头。这个虚岁五十的女人虽然患有胃痛、头痛、浑身骨头痛等多种疾病,但早在棉花进城之前,她就禁止和反对女儿从事一切与肩膀有关的劳动,哪怕是从门口的压井里挑水回家也不例外。迄今为止,在母亲看来,这个曾经因为消失三年而给她带来伤痛的独生女,不仅脸蛋漂亮无比,而且肉身柔软无骨,本应是天生的富贵之相。
“回到家里我就给你煮鸡蛋面吃。”母亲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盯着女儿,由于肩膀上挑着玉米,她的身体显得更为矮小,“这段时间你跟着我干这干那的,想必是累坏了身子……明天你就别到地里来了,在家休息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