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暑


□ 王彦艳

  月光之下,展开迷迭香的微风,鱼一样清白,木鱼一样笃定。大暑之日,最需清凉。

  上官颜后来喜欢在昏黄的灯光下打坐。人定前的方明方暗时刻,她会想起那场雨,想起那座寺院。

  那年,上官颜不远千里去岛上,是觉得受了委屈,受了命运的委屈。她一下船,脚还没踏稳码头,委屈就从背后跟了上来,更大更缠人。接着就下雨,那成团的慵懒昏醉的空气一股脑都变成了雨,下得没天没地,她像独自被困在海底,周围黑涛汹涌。她不想停,她向寺院走去。

  一袭黄衫闪来,她的行李被人提起来。上官颜收住脚步,停在台阶前,阶上是一亭台。后来知道,她当时是在观音桥上。允智合掌立在她的面前。允智在说:“你真傻呀,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躲吗?”上官颜心里笑了,这个僧人说话太温和,后半句都不忍说出的样子。“想躲,躲不及了。”“没看出你想躲呀,倒像喜欢钻进雨里。”上官颜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眉眼生动起来,张嘴想和允智说些什么,看着他的僧衣就打住了。亭子的座椅上放了五个花篮,清一色的香水百合,那干净的粉红,在昏暗的天色中放着光。

  允智说:“明天十五,我敬佛的。”

  “敬佛也可以用这么漂亮的花吗?”

  “不可以吗?”

  “不是这个意思了。敬佛都要吉祥圆满的寓意,你这算是什么?”

  允智笑了,温和地说:“一定要算什么吗?我喜欢就是了。”

  上官颜和允智隔一块青石板站着,石板上雕有满花满叶的荷。百合的香气太娇弱,冲不进雨幕,全凝在了亭子里,越凝越重。上官颜垂下眼帘,这允智只能是个僧人,你看他长眉长眼里的温和。

  雨停了。允智安排她在寺院住下。

  和上官颜同屋的是一位老居士。进屋时,她脸朝门侧身靠在她床头的行李上,手里拿的应该是一本经卷。看着她和允智进来,老居士纹丝未动,比雕塑更安静。上官颜和她打了一个照面,心里满是惊悚:女人原来可以老成这样。她的头发只剩下发际线的一圈,在脑后绾起一个小小的髻,整个头顶光秃秃的。她像是女的,也像是男的。送走允智,上官颜躺在床上一直看她,像看漩涡深处的梦境。老居士除了翻动经卷,无声无息。七月的天,她长衣长裤,看起来像是八十岁,像是九十岁,像是一百岁。人到了这个时候,生命里会有些什么呢?年轻的岁月里,她曾珍宝般出现在谁的生命里,而今的晨钟暮鼓里,她又会用深远的心怀想起谁?上官颜看着老人,睡着了。

  傍晚,上官颜被敲门声惊醒,同时听到寺院的鼓声。是允智来喊她吃晚饭。“寺里五点半吃晚饭,怕你睡过。”老居士不在屋,上官颜请允智进来坐。

  允智说:“女客的床,我们是不能坐的。”

  “这么拘泥,我听说不是直指人心就可以了吗?”上官颜说完就笑了。

  “直指人心是慧,慧从定中来。要想有定,就得守戒。像我这么笨的,戒就要一点一点地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