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暑


□ 王彦艳

  月光之下,展开迷迭香的微风,鱼一样清白,木鱼一样笃定。大暑之日,最需清凉。

  上官颜后来喜欢在昏黄的灯光下打坐。人定前的方明方暗时刻,她会想起那场雨,想起那座寺院。

  那年,上官颜不远千里去岛上,是觉得受了委屈,受了命运的委屈。她一下船,脚还没踏稳码头,委屈就从背后跟了上来,更大更缠人。接着就下雨,那成团的慵懒昏醉的空气一股脑都变成了雨,下得没天没地,她像独自被困在海底,周围黑涛汹涌。她不想停,她向寺院走去。

  一袭黄衫闪来,她的行李被人提起来。上官颜收住脚步,停在台阶前,阶上是一亭台。后来知道,她当时是在观音桥上。允智合掌立在她的面前。允智在说:“你真傻呀,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躲吗?”上官颜心里笑了,这个僧人说话太温和,后半句都不忍说出的样子。“想躲,躲不及了。”“没看出你想躲呀,倒像喜欢钻进雨里。”上官颜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眉眼生动起来,张嘴想和允智说些什么,看着他的僧衣就打住了。亭子的座椅上放了五个花篮,清一色的香水百合,那干净的粉红,在昏暗的天色中放着光。

  允智说:“明天十五,我敬佛的。”

  “敬佛也可以用这么漂亮的花吗?”

  “不可以吗?”

  “不是这个意思了。敬佛都要吉祥圆满的寓意,你这算是什么?”

  允智笑了,温和地说:“一定要算什么吗?我喜欢就是了。”

  上官颜和允智隔一块青石板站着,石板上雕有满花满叶的荷。百合的香气太娇弱,冲不进雨幕,全凝在了亭子里,越凝越重。上官颜垂下眼帘,这允智只能是个僧人,你看他长眉长眼里的温和。

  雨停了。允智安排她在寺院住下。

  和上官颜同屋的是一位老居士。进屋时,她脸朝门侧身靠在她床头的行李上,手里拿的应该是一本经卷。看着她和允智进来,老居士纹丝未动,比雕塑更安静。上官颜和她打了一个照面,心里满是惊悚:女人原来可以老成这样。她的头发只剩下发际线的一圈,在脑后绾起一个小小的髻,整个头顶光秃秃的。她像是女的,也像是男的。送走允智,上官颜躺在床上一直看她,像看漩涡深处的梦境。老居士除了翻动经卷,无声无息。七月的天,她长衣长裤,看起来像是八十岁,像是九十岁,像是一百岁。人到了这个时候,生命里会有些什么呢?年轻的岁月里,她曾珍宝般出现在谁的生命里,而今的晨钟暮鼓里,她又会用深远的心怀想起谁?上官颜看着老人,睡着了。

  傍晚,上官颜被敲门声惊醒,同时听到寺院的鼓声。是允智来喊她吃晚饭。“寺里五点半吃晚饭,怕你睡过。”老居士不在屋,上官颜请允智进来坐。

  允智说:“女客的床,我们是不能坐的。”

  “这么拘泥,我听说不是直指人心就可以了吗?”上官颜说完就笑了。

  “直指人心是慧,慧从定中来。要想有定,就得守戒。像我这么笨的,戒就要一点一点地守。”

  上官颜也像被戴了戒箍一样,收了笑,说:“好,你慢慢守你的戒吧。我梳头。”

  她从包里拿出梳子,坐在桌边开始梳头,一下一下地梳。允智站在门后,看着她,温和地笑。终于,上官颜梳不下去了。拿梳子的手停在胸前,说:“好了,吃饭。”她一把把头发盘上头顶,用一个风信子花的银簪子绾住,扭转头看允智,他正低头看自己的鞋尖。

  第二天,上官颜起来已经九点了。走到普贤殿前,看见允智在紫莲花缸前站着,她走上去,允智就问她:“你早上没有上殿呀,我看遍大殿都没有发现你。”上官颜心里一动,嘴上说:“早上上殿干吗?”“我们做普佛,为众生消灾。”上官颜看着太阳下的紫莲,想起一个过目不忘的句子:山在水在石头在,诸佛都在你不在。

  夜里,上官颜把手机定了时,早上四点准时起床上了大殿。僧人一律咖啡色的海青,分东西两厅背对大门站着。僧人的后面有戒绳拦着,戒绳后已站满了香客。上官颜暗道一声惭愧,合掌静立。上官颜给自己打赌,西厅倒数第二排中间的僧人就是允智。唱佛开始了,梵音清越柔和,众僧配合圆熟。上官颜听着心里渐渐清凉,就有深深的感动和敬重。他们在这里为众生祈福,众生多在睡梦中吧。

  唱佛后,开始绕佛。上官颜留心看了:她猜的不错,那人果然是允智。允智转身绕佛,似乎根本没有抬眼,但上官颜知道,他知道她在。因为允智走过她身边时,颔着的头更低了一下并向她的对面微微侧去,同时合在胸前的双掌如风吹松柏,有细微的摇动。上官颜跟着紧张起来,凝神合掌,只看大殿的观音像,塑画威容,端严毕备。直到普佛结束,上官颜再没敢看允智的背影。

  那天吃晚饭时,上官颜与一新结识的游伴同桌。游伴原与允智认识。她说:“允智师父问起你的游程呢。他问我,法雨寺她去了吗?梵音洞她去了?珞珈山她去了吗?紫竹林她去了吗?我说你都去过了,估计不会再去哪儿了。他说,你肯定还有没去的地方。”游伴粗眉细眼,有着浑厚里的精明。上官颜莫名地有些心虚。吃罢饭,允智也该下殿了。上官颜去找允智,她刚走到观音殿前,就见允智正在锁对面三洲感应殿的门。允智说:“带你出去走走吧。”出了寺门,东面是海,允智不能去。“寺里规定,夏天我们不能走过东边的马路,因为会有女客在海里游泳。过去一次,是要被请出寺院的。”他们往西走,地势渐高,游人稀少,是上山了。山上石阶两旁苍木蔽日,四周是幽暗的绿,连路旁的石凳上都染着苍苔的颜色。拾级而上,人心渐如潭底的沉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暑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