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死刑:历史与理论之间


□ 张 宁


死刑不是一种权利。而是国家对于它认为有必要也有用处消灭的市民的战争,不过,要是我能证明这种刑罚既无用又无必要的话,我将能使人性的事业取得胜诉。
(贝卡利亚,《犯罪与刑罚》,法文版,GF Flammarion, 1991,126页)
死刑作为人类历史的一种现象,其古老之年轮已不可考,其制度的花样翻新也在历史记录中留下了有案可查的印迹,而人类对它的思考与质疑则相对晚近得多: 从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一七三八——一七九四)一七六四年匿名发表《犯罪与刑罚》公然挑战其正当性以来,也不过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从那以后,由欧洲波及世界范围内的死刑存废之理论辩论与实践进退就欲罢不能,虽然废除死刑还远未成为人类的普遍共识,但它所提出的诸多问题已经成为由惩罚本位向权力本位,由权力本位向自由本位转化的现代刑法的重要内涵。而且作为思想对象的死刑,也不再只是一种可以让人心安理得的制度而可自在地延续其历史了,反对与思考死刑的运动使之成为人类理性历史的一部分,也成为解构以往人性史论的重要议题之一。
思考死刑,因而改变了其历史方向的第一人是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一七六五年二月十七日在法国的《欧洲文学报》上,刊登了一则关于一本“讨论酷刑之残酷性与刑法程序不合法”的奇书的简短报道,没有提及作者的姓名,只说该书在意大利被认为“对公共立法有欠尊敬”。这本在拉文那问世并迅速在威尼斯、罗马、那不勒斯、米兰引起议论与猜疑的书很快使其匿名的作者浮出水面,他就是年仅二十六岁的贝卡利亚侯爵。这位深受启蒙思想家狄德罗、布封、休谟影响的青年很快受到了整个启蒙思想影响下的欧洲的青睐,尤其在巴黎。他被称为“当前欧洲最优秀的灵魂之一……他的书位于那些少数逼人思考的珍贵著作之列……我们希望欧洲所有的立法者都考虑贝卡利亚先生的思想以纠正我们法庭的那种冷漠的司法残忍”(巴丹戴尔,“序”,《犯罪与刑罚》) 。
贝卡利亚时代的欧陆所施行的刑法体制,有着如下的特征:程序不公开,不许律师之诉讼救助,使用刑讯,用刑残酷:斩首,吊死,车裂,绞刑,车轮刑,火焚。这些备受十七、十八世纪启蒙思想家们的诟病与批判。伏尔泰就曾多次挺身为死刑案件被告辩护(一七六二年的卡拉斯案与一七六五年的巴勒骑士案)。贝卡利亚的刑法理论则在启蒙思想中直接而准确地质疑该司法体制的原则基础。他追随卢梭《社会契约论》的思路,认为社会是建立在契约之上的,而契约关系的前提条件要由法律来规定,要确保法律得以尊重,就需要有刑罚。刑罚,也就是惩罚权,乃是社会成员为了保卫社会契约不受侵犯而让渡给社会的权利,其目的不是要排斥或消灭罪犯,而是要保卫社会。因此刑罚的本质与量刑就应依据其社会效用来规定。他也正是从社会契约论这种自由让渡原则出发而主张废除死刑的。与卢梭强调社会有权处死僭越契约者不同,贝卡利亚认为死刑不属于权利的范畴,因为谁也不会把杀自己的权利让渡给别人。因此处死犯规者乃是对社会契约论的自由原则的违背。同样的,对贝卡利亚来说,刑罚的严酷性也违背了社会契约的公正及本质。因为刑罚不仅是用于惩罚犯罪者的不人道,也用于惩罚其不公。贝卡利亚并不以善恶,宗教与道德标准来讨论罪与罚的问题,而只根据其社会有用性。在他看来,司法问题完全是世俗性的问题,它不涉及神,只涉及人。另外,他还特别指出了死刑的无用性与不必要性:因为多数犯死罪的人都没有因为有死刑的存在而不去犯罪,而对多数观看死刑行刑场面的人来说,如同看戏,同情与蔑视感参半,死刑的威慑性因而十分有限,而使人长期失去自由的终生监禁比死刑的惩戒作用要大得多。
贝卡利亚思想的影响历经二百多年才有了欧洲全面废除死刑的现实,确可称作思想改变现实的典范。
死刑废除论从理论进入到实践并成为欧洲各国刑罚制度的根基之一,所遇困难之大,情形之复杂,已有无数的历史文献记录。这里仅举法国与美国为例。
一九八一年十月十日,法国的《政府公报》上颁布了该年度第九○八号法,其第一条款宣布废除死刑。这一天,法国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死刑存废之争画上了句号。为法国画上这个句号的关键人物是当时的司法部部长、大律师罗伯特·巴丹戴尔。他先后在两本书(《死刑执行记》(一九七三)和《死刑废除记》(二○○○))中记录下他为死刑犯辩护与为废除死刑而奋斗的心路历程:那个时候他常常受到民众的误解,每次辩护完了之后,都会碰到冷遇,甚至谩骂和威胁。一九七二年,他为因图谋越狱伙同主犯杀死两名人质而被判死刑的博丹争取共和国总统蓬皮杜的赦免,没有成功而亲自目睹了博丹上断头台的场景,那“铡刀干涩的响声”使他坚定了与死刑制度抗争到底的信念。此后,他就不再单纯地从律师的角度去努力,而是以影响政界、影响立法的途径去推动废除死刑的实际历史进程。一九八一年,法国碰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这一年法国准备将其刑法与其他西欧国家的刑法协调,而当时除了土耳其外其他西欧国家都从理论或事实上废除了死刑。另外,这一年也正值法国总统大选,主张废除论的左派是巴丹戴尔游说的主要对象,而右派议员中也不乏废除论的同情者,现任总统希拉克就是其中之一。更绝的是右派议员皮埃尔·巴斯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年三年中,一直力图通过取消死刑执行者的工资预算使死刑被悬置。密特朗在当选总统的当下,就利用他的总统赦免权赦免了六个等待行刑的死刑犯并任命巴丹戴尔为司法部长,使得国民议会得以在巴丹戴尔的主持下于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七日审查、辩论并通过了废除死刑法草案。由于当时民意测验表明,三分之二的法国人反对废除死刑,如果采用全民公决的办法,采取全民公投肯定通不过。法国在此问题上采用的是政治解决的办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