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弗拉门戈:力图驶向灵魂的旅行


□ 李 皖

  一、引子与问题
  
  艺术有一种奇怪的秉性:你知道得越多,你越失去了直视它灵魂的能力。对于弗拉门戈,我就是这样一个无所不知的傻子、通晓一切的浑蛋。当听完一场弗拉门戈歌舞,我不能假装还告诉你说,我的感动、我的领悟。我可以告诉你很多很多,但都是知识,如同绕城狂走,一圈又一圈,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现在,我只要听一小节吉他,就可以叫出,弗拉门戈;只要听听那击掌,就可以叫出,弗拉门戈;只需要一秒钟的歌唱,就可以叫出,弗拉门戈;连一秒钟都不需要,只需要把歌手的声音让我听到,就可以叫出,弗拉门戈。看也是一样,那就看吧,三秒钟,我就知道,弗拉门戈;以钉鞋击地,击出拍子,弗拉门戈,并能与美国踢踏舞、凯尔特“大河之恋”截然相区分;手势,对的,手势,以及服饰、姿态、表情,就算是定住,我也能告诉你,这是弗拉门戈。
  有时候想想,这真可耻。你不可能不想起弗拉门戈,而想起别的,想起它想表达的?但这实在太难。弗拉门戈是一种太有特色的艺术,那么浓艳,你不可能不让它的一个个特征在你的意识层面激起回响,并让它最终占据你的全部印象。
  吉他,世界上的吉他有四种(此处专指原声吉他),古典吉他,夏威夷吉他,桑巴吉他;弗拉门戈吉他跟它们全不一样,连一小节都不一样: 重重地击下去,一记强音;然后,静止,留一段空白;然后,倾泻出一长串十六分三十二分六十四分音符,冲破小节线,踩不准每个音的强弱拍甚至精确时值,因为太快了,一切都来不及;突然急停,定住,又一段空白……这是一种动静如此之大、对比如此强悍、速度如此剧变的演奏,像颠簸的、昏厥又奋起的、脚步踉跄的奔跑。
  呵,歌声,往往在死寂的那一刻跃起,粗粝喑哑,沧桑落寞,在狂暴边缘表现着疼痛。最经典的弗拉门戈歌声,带着沙漠的热气,带着漫漫旅途的孤寂和焦渴,带着忍受命运的悲苦,最关键的,有一股子热,热恋、热爱、热火,分不清是抱怨还是拥抱,决绝还是缠绕,哭泣还是呼喊,绝望还是热望,或许,是合在一起的东西,一种忧郁哀伤与狂热奔放的缠缚,紧紧相拥又猛然将对方推开。领略过世界的人,比如我,马上分辨出,这里有阿拉伯;有游牧民族——没有故乡的吉卜赛人,从中国新疆横跨整个欧亚大陆;有印度的神秘宗; 有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的夜歌和露水。
  是的,的确如此。弗拉门戈是所有这一切的综合——阿拉伯音乐、印度音乐、中亚音乐、茨冈音乐,是一个游牧民族在迁徙流亡途中,带着沿途的风景、泥土和风尘,然后,在欧洲音乐的框架内,合成;一个欧洲巴洛克风格的阿拉伯宏伟建筑,就像阿尔罕布拉宫。有人说弗拉门戈就是吉卜赛流浪艺术,但是没有人说得清,为什么是在安达卢西亚才有弗拉门戈,而俄罗斯的、捷克的、塞黑的吉卜赛人的歌唱,为什么显露的是另外一种?
  
  二、 呈示部与答案,或许不是答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