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代课


□ 陈家麦

  1
  
  楼海燕脸色发黄,看上去像常年吃素的尼姑。来前我知道一些底细,该不是独身的缘故?
  过道上老有人走动,木楼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信皱巴巴的,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她又看了一遍,不时用手帕擦着细汗。我身上热了起来,痒痒的。
  “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信弄成丑八怪似的,还是个复员军人、党员。校里倒有两个党员,总凑不成支部,每次只好上中心校过生活,你来了正好,噢,我忘了。你是……”
  我心里打起了鼓,掏出剪报本:“这些是我当水兵时发表的诗,请楼校长多指教!”
  我曾在军报上发过一首短诗《海燕》,看它能否派上用场。
  木板壁开出一口小方窗,上面搁了架手摇电话。铃响了,那边有人按了去,喊楼校长。看来这架老爷机是两屋人合用的。那边又是嘻嘻哈哈的,倒也不冷清。
  坐回藤椅,她眼睛陡地一亮,双颊漫上一丝血色:“哦,这首诗居然跟我同名,哈哈哈,怪不得‘白扁豆’如此器重你!有位冤家也写了,叫《海燕之歌》,一百二十四行,全无标点符号,我都读晕了……”似一口老井起了微澜。“可恨的他把这首诗又给了另一女人,还换了题,叫什么《大海作证》……嗨,我干嘛跟你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白扁头’跟你说起过?”
  我忙说没没没。我方知我的举荐人,以前在地区师专读书时有这么个诨号。
  楼板没了响动,我轻掩上门,将旅行袋拎到桌上,取出一只大纱布包说:“山里没啥好东西。”
  她板了脸,我口吃起来:“是豆腐皮、笋干、绿豆面、腊肉。你要是不收,就看不起我们山里人……”
  “别来这一套!陈老师,这跟诗人的身份是不相称的……这样吧,下不为例吧!”她把纱布包放到桌底下,再盖上一张报纸,朝小方窗喊:“王小吉老师,请过来一下!”
  楼板响起紧密的脚步声,跑来一个女孩,像带来一股穿堂风。楼校长刚一介绍,我伸手便来握,她的一只小手在我双手里,像捉到了一条滑溜溜的溪鱼。
  隔壁是大房间,她一一介绍,边拿左手揉右手。老师们喔喔地应着,人太多,我记住张三就忘了李四,这回记住跟人握手时我减了力气。
  王小吉说去传达室一趟,一会儿来了个老头,叫老唐,点头哈腰的。我跟他握了下手,他倒有点受惊似的。我俩尾随着她走向后院。
  一爿天井,一排两层楼,黑瓦木屋,坐南朝北,底楼一大间像是伙房,屋披下堆着木柴和蜂窝煤。墙角种着枣树、鸡冠花。
  王小吉介绍说,过去这里是地主家,给土改了。
  “当当当”,钟声传来,学生倾巢而出,涌向西边搭的黄砖房,该是厕所。枣树底下有口井,孩子们大概上完体育课,其中一位个头稍大的男生从井里提水,争着把汗涔涔的脸伸进水桶,像一窝猪仔拱食槽。
  “老师大多是城里人,到了晚上整栋楼空了。”跟她上楼,到了一间女寝室,一位女老师坐在椅上织毛衣,大脸盘,高挑个儿,身子发了福,像吹了气的猪,身上的肉跟着嘟嘟地抖。姓戴,是王小吉室友。我忙伸出手,只握了空气。“又来了个代的,王老师可有伴了。”这人说话有点冲,我还是挤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原来,王老师跟我一样,也是代课的。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
  钟声又响。戴老师捏了课本匆匆下楼。王小吉朝背影啐了一口:“这人架子大,看不起代课的。其实,她以前还不是代的,去年才转了正,才敢要孩子,之前吃了好多避孕药。”
  看来两人虽同室却不同心。
  趴在窗口往里看我的新寝室。一抹斜阳射了进来,房里堆了无数破桌凳,结了层灰,梁上挂出蜘蛛网。王小吉很霸气地吩咐着身后的老唐。他费了半天,才摸出一串钥匙,又鼓捣着开了门。老唐低了头,像犯了错的小学生。倒弄得我怪难为情的,就递了根烟,他恭敬地接了。
  还余下十来张桌凳,楼下的杂物间搁不下了,出了汗的老唐不知所措,又不拿正眼瞄王老师。我拣了张稍好的桌子和三张凳子,说是待客用,其余重码一角。老唐夸我有办法,收工似的回了。王小吉说,老唐家在校后边,地多劳力少,老担心自己被校里开了。
  枣树叶被夕阳染成血红色。
  该吃第一顿教书饭。因没带碗筷,我想到外头凑一顿,正抬脚,王小吉喊了。饭弄好了,权当接风宴。我心头热乎起来。
  一荤一素一汤,味道不敢恭维。她说她不会弄菜,从小让爹娘惯了。我吃得有滋有味。边吃边聊,知她与我同乡。她说,这顿饭算请对了。她家在长潭水库下游,她爹靠水库捕鱼为生。山里分下游上游,是因为下游人比上游人日子好过些。但我看不出她对我有上下游人之分。
  饭后,我抢着洗碗。说自己当过兵,在革命大熔炉里锻炼惯了。我还说自己当文书时还给中队长洗内衣内裤。她咯咯地笑,走开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