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者


□ 石 厉

  老虎,当我再一次想起这兽中之王的真实名词时,它已经真实地在我的感觉中死去,代之而起的是仅限于我头脑中因它而起的一个人间王者的形象,最后这个王者也将死去。
  哈尔滨的索非亚大教堂以及许多俄式的圆顶风格建筑,让人有如到了异域的错觉。但是距离城市不远的二龙山,似乎又将人拉回到了当年囚禁南宋徽、钦二帝的祖国式的悲伤气氛之中。徽宗赵佶写于此地的绝笔词《燕山亭》,给人的印象是让他魂牵梦绕的并非破碎山河,而是后宫美女。这只是一般人的看法。为了苟且偷生,他得装装样子,他不得不这样,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并不完全是这样的。在他眼中,有如白色丝绸一样的杏花,“淡著燕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此时此刻,这白茫茫一片的杏花,不要说胜过往昔的后宫佳丽,就连蕊珠仙女,也都无法比拟。虽然词溢脂粉,但一扫脂粉,白色的悲悼气息覆盖了北方。徽宗乃我国工笔花鸟画的鼻祖或顶峰人物,又在书法史上创立瘦金体,可谓诗书画大师矣。可惜他在艺术或抒情上是王者,在治国上却一筹莫展,最终落入金人之手,死于黑龙江水域。大概人的局限是,在一个方面为杰出者,在另一方面就是低能儿。可能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在远古神话中,神常常被人想象成半人半动物的形式,人试图用动物来弥补自己的不足。野兽的神性与灵性几千年来一直是让人深信不疑的。
  二龙山,让我这样一位汉人感到屈辱和伤痛,我们可以不去,而距离二龙山不远的虎园,这个东北虎的豢养之地,却使我欣然前往。
  虎,乃百兽之王。
  有一只老虎前爪搭到了我们的车窗上,身体孔武有力,雄伟而壮丽。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它两睛之间由一竖贯穿着四横的花纹,正是古文中的“王”字。据传,仓颉造字,就是仰观天象,俯察万物,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老虎两睛之间的纹象是否是古“王”字最初的取象昵?古文献中没有明确的记载,但是其与古文“王”字的字形却完全一样。究竟是偶然相合还是必然联系?
  我想古代圣人决不会对东北虎视而不见。古文“王”字正如老虎两睛之间的图形,中间一竖贯穿着的并不只是三横,而是四横。
  据《说文》子曰:“一贯三为王。”许慎解释为:“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这大概也是附会的说法。究竟“王”字中的“三”意义何在?老子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既是实指,也是虚指,“三”在哲理的含义上无疑是虚指,一般都是言其多也。那么孔子所说的“一贯三为王”,应该是指贯通众多的事物者即为王之意。这样的解释,也才符合古文“王”的形义。如此说来,老虎前额的图形应该是一个古“王”字的象形符号了。
  纯粹野生的老虎我无缘看见,但是我相信,眼前的这些老虎,也绝不是梦中的或虚假的。当它与你相对时,它的两只眼睛显得很傲慢,并不死盯着你,而是将其整个的力量都沉浸在自我之中,内心是坚实的,而四肢与动作是缓慢的,就连它偶尔的吼叫也显得那样不急不忙。子曰:“心之精神是谓圣。”东北虎的姿态中确实弥漫着人间至圣的风格。它们悠然自得地徜徉于荒丘野岭,步履安详,从不互相撕咬,不轻易消耗体力,对那些没有希望的东西不理不睬,比如面对装在旅游车上的人,面对注定得不到的东西,好像决不浪费心思。当一旦嗅到可能的猎物时,它才开始考虑行动。......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