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婚


□ 陈家桥

  1

  李明和齐欣的婚礼就在元旦那天举行。他们也实在够拖的。本来说是在五一,因为要出国,李明把婚期拖到了国庆。等到国庆时,齐欣要跟她妈妈到英国去旅游,由于对方的安排十分周到,所以齐欣跟李明商量,不要驳她妈妈的面子,便去英国一趟,婚期自然又拖下去。其实到年底时,李明本来要到一个新投的矿业设备公司去落实业务,但这一次齐欣的父母不同意再改婚期,齐欣的父亲想尽快让他们完婚,老先生在省里的领导朋友们也都在催促他,说你们家齐欣从国外留学回来有好几年了,怎么跟小李还不结婚啊?要是再这么拖下去,人家领导们是不是怀疑你们齐家快要拴不住李明了,李明现在可不得了啊,不仅在云南和广东的几个大项目十分著名,而且在皖北那片又新投了两家煤炭设备公司,眼看生意越做越大,虽然早前有人还传,说小李的实业也好,经贸也好,走的怕是顺着齐老安排的路子,在婚姻这件事上,小李跟齐欣迟迟不完婚,那么人家还能看好你齐家么?你齐家真的能够把小李这样的生意强人完全笼络住么?老齐于是跟李明摊牌了,你们必须在元旦结婚,如果元旦不结婚,小李你自己看着办。老齐说一不二,这个在省里几乎响彻四方的人物一旦动起真格来,他这个准女婿还是害怕的。

  不过李明倒是跟齐欣母亲更能谈得来,他也表达过他的苦衷,主要是生意太忙,跟你们家齐欣已经这么多年了,互相知根知底,已经早就同居在一块儿,并且我李明跟你们齐家那是多么妥帖啊,不说在两个年轻人的关系上,即使在那些运筹帷幄的幕后事情上,早就互相嵌入了,哪会有什么变数呢?李明知道,他有什么变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的世道,大家还不清楚么,即使仅仅是为了利益,为了那么一点儿钱,其实谁也不会轻举妄动,更别说婚姻这样的大事。再说他李明跟齐欣,那是情投意合,他们已经旱就把世界看得清清楚楚了。虽然话这么说,但是齐母跟齐父一样,也都对这个已经成为生意强人的李明有了那么一点戒备之心,不是担心他有变化,而是觉得凡事都得按步骤来,既然已经这样了,还是赶快结婚吧。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并且两人也同居已久,看来结婚也没有二话了。

  在元旦结婚那天,李明安排了最好的车子,最好的礼宾服务,并且在那个酒店里还稍稍做了些保密的布置,因为毕竟出席婚礼的人中,有一些人是不大合适于太过在公共场合露面的。所以他这个婚礼在调子上也就定得相当高。不过,李明和齐欣也都知道,即使再封锁消息,但别人都还是清楚的,所以场面上反倒不能含糊,那么好的车队、最高级的酒店以及那近乎奢侈的酒席,其实都已经把他和齐欣的架势摆出来了。那些昔日的同学和同事,包括二三十年的朋友,李明也都叫到了,只不过这些人全都安排在酒宴的大厅,也就是有婚礼司仪的大厅,那里的气氛热闹,而且市井气息浓郁,市里最好的男女主持人也都被请到了场,现场安排得很有条理。但是明眼人也都知道,在这个大厅的后边,还有一个半层楼,那儿才是婚宴里重要的客人吃饭的地方。

  李明还是有点穷于应付,他在外边上台跟齐欣一起举行仪式,接受朋友亲戚们的道喜,之后他们便要到那个半层楼里去,那儿还有七八个包间,那些重要的人物是相互隔开的,生意场上的人还是好对付。他的岳父母以及那些重要人物坐在里边。虽然岳父母中间到大厅也来过,但很快就被秘书扶到半层楼里去。外边的场面还是由主持人在应付,而李明和齐欣在仪式结束后,就在里边跟岳父母一起与重要人物们攀聊起来,其实也没有特别的要求,人家肯来,是表明他们认为他俩结婚是合适的,无论你生意做得多大,你仍然是要规规矩矩的。最重要的来宾当然对他们祝福的同时,也不忘了告诫他们,要注意中国的现实,现在的形势不像人们一般以为的那样,其实,人无百日好,不是一句空话,你们还年轻,你们不要只顾着冒进。于是来宾讲到了这两个在皖北新投的矿业设备上边来,齐欣倒是汇报了关于英国和德国在设备技术合作方面的约定,但来宾不听这个,还是李明头脑清楚,他要让大家搞明白的是,这个公司不仅在皖北立项,更是在香港同时注册了一个资本运作公司,现在的深度合作已经签署合同。

  齐老在和来宾喝酒时,一个劲地批评李明,说小李还不是太硬,他现在用的办法还是我们以前那一套,但眼看现在外边形势变化快,只有脑子更快,魄力更大,才能顶得住,所以需要来宾们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他的项目就很难持久。李明听得出来,即使是批评他的话,其实是要把他架到那个通天的未来位置上去,不过他又总是隐隐担忧,其实像齐老这样的人,他心里永远有他的一套法则,他不会轻易地信任你,当然他也不会真的以为你娶了他女儿,你就完全折服于他这个家庭。不过,现在这一切难道不都是面子上的吗?齐欣跟来宾喝酒,她倒不像李明考虑的这么多,她倒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快乐的,也许她的快乐原则来自她在普林斯顿的六年时光,也许也来源于她对胡适那个实证哲学的倾心。他倒宁愿自己曾经看到的那个小资的齐欣能够鲜活一些,只可惜现在的齐欣却有另一种强大,因为在他旁边,当她口中吐出一点点红酒的香气,他便觉着她有与这个圈子所有人完全不同的一种气质,他甚至也觉得齐欣其实对包括最重要的来宾在内的人都是有些不入眼的,她有她的完整的那些东西。

分享:
 
更多关于“新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