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咪妮与巴特


我家所住的院子,临街有一处很大的门洞,终年被两扇对开的铁栅栏门封着。左边那一扇大门上,另有小门供人出入。但不论出者入者,须上下十来级台阶。小门旁,从早到晚有一名保安值勤;看去还是个半大孩子,一脸稚气未褪。
  我第一次见到咪妮,是在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它“岿然不动”地蹲在小保安脚边,沐浴着阳光,漂亮得如同工艺品。它的脸是白色的;自额、眼以上,黄白相间的条纹布满全身。尾巴从后向前盘着,环住爪。看去只有两三个月大,一点儿也不怕人,显得挺孤傲的,大睁着一双仿佛永远宠辱不惊的眼,居高临下地,平静地望着街景。猫的平静,那才叫平静呢。
  我问小保安:“你养的?”
  他说:“我哪儿有心思养啊,是只小野猫。”
  从楼里出来了一个背书包的女孩儿,她高兴地叫了声“咪妮!”——旋即俯身爱抚,边说:“咪妮呀,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昨天夜里下那么大雨,你躲在哪儿啊?没挨淋吧?”
  小野猫仍一动不动,只眯了眯眼,表示它对人的爱抚其实蛮享受的。
  那女孩儿我熟识,她家和我家住同一楼层,上五年级了。
  我问:“你给它起的名字?”
  她“嗯”一声,从书包里取出小塑料袋,内装着些猫粮;接着将猫粮倒在咪妮跟前,看它斯文地吃。
  我又问:“既然这么喜欢,干嘛不抱回家养着啊?”
  她的表情顿时变得失意了,小声说:“妈妈不许,怕影响我学习。”
  “多漂亮的小猫呀,模样太可爱了!”——不经意间,有位女士也站住在台阶前了。我和她也是认识的,她是某出版社的一位退休编辑,家住另一条街,常到这条街来买东西。
  女孩儿立刻说:“阿姨,那您把它抱回家养着吧!”
  连小保安也忍不住说:“您要是把它抱回家养着,我替它给您鞠一躬!这小猫可有良心了,谁喂过它一次,一叫,它就会过去。”
  退休的女编辑为难地说:“可我家已经有一只了呀,而且也是捡的小野猫。”
  于是他们三个的目光一齐望向我,我亦为难地说,几个月前,我家也收养了一只小野猫。
  于是我们四个的目光一齐望向咪妮,她吃饱了,又蹲在小保安脚边,不动声色,神态超然地继续望街景。给我的感觉是,作为一只猫,它似乎懂得自己应该有尊严的。只要自己时时刻刻不失尊严,那么它和人的关系就接近着平等了。确乎的,它一点儿都不自卑,因为它没被抛弃过……
  而和它相比,巴特分明是极其自卑的。
  巴特是一条流浪街头的小狐犬,大概一岁多一点儿。小狐犬是长不了太大的,它的体重估计也就七八斤,一只大公鸡也能长到那么重。它的双耳其实比狐耳大,也不如狐耳那么尖那么秀气;全身都是白色的,只有鼻子是褐色的。小狐犬的样子介于狐和犬之间,说不上是一种漂亮的狗。它招人喜欢的方面是它的聪明,它的善解人意。
  我第一次见到它,是在离我们这个社区不太远的一条马路的天桥上。我过天桥时,它在天桥上蹿来蹿去,一忽儿从这一端奔下去,一忽儿从那一端奔上来,眼中充满慌恐,偶而发出令人心疼的哀呜。奔得精疲力竭了,才终于在天桥上卧下,浑身发抖地望着我和另一个男人;我俩已驻足看它多时了。那男人告诉我——他亲眼所见,一个女人也就是它的主人,趁它在前边撒欢儿,坐入一辆小汽车溜了……
  尽管我对它心生怜悯,但一想到家里已经养着一只小野猫了,遂打消了要将它抱回家去的闪念。我试图抚摸抚摸它,那起码足以平复一下它的慌恐心理,不料刚接近一步,它迅速站起,跑下了天桥……
  从那一天起,它成了附近街上的流浪狗。有一个雨天,我撑伞去邮局寄信,又见到了它。它当时的情况太槽了,瘦得皮包骨,腹部完全凹下去,分明多日没吃过什么了。白色的毛快变成灰色的毛了,左肩胛还粘着一片泥巴,我猜或是被自行车轮撞了一下,或是被什么人踢了一脚。它摇摇晃晃地过街,不顾泥不顾水的。邮局对面有家包子铺,几名民工在塑料棚下吃包子,它分明想到棚下去寻找点儿吃的。如果不是饿极了,小狐犬断不会向陌生人聚拢的地方凑去的。然而它连走到那里的气力也没有了,四腿一软,倒在水洼中。我赶紧上前将它抱起,否则它会被过往车辆压死。在我怀里,那小狗的身子抖个不停,比我在天桥上见到它那次抖的还剧烈。但凡有一点儿挣动之力,它是绝不会允许我抱它的。它眼中满是绝望。我去棚下买了一屉小包子给它吃——有我在眼前看着,它竟不敢吃。我将它放在一处安全的、不湿的地方,将装包子的塑料袋摊开在它嘴边,它却将头一偏。
分享:
 
摘自:海燕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咪妮与巴特”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