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张爱玲小说对病态人生与丑陋亲情的表现与批判


□ 史大丰

  摘 要:对病态人生与丑陋亲情的表现与批判被认为是张爱玲的小说中重要的特点之一。通过这些人物的描写,表现与男权社会女性的叛逆,膨胀欲望的挤压下变态的女性心理,揭露了人类灵魂的阴暗与丑恶。
  关键词:病态 丑陋 批判
  
  张爱玲用女性冷静又犀利的眼光,以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和对人生悲剧的深刻认知,描写刻画着扭曲的百态人生。对病态人生与畸形人性的表现与批判是张爱玲小说的一个基本主题。张爱玲每个时期的小说无不在表现着旧中国舞台上形形色色的病态之人与畸形之态。那里有被黄金枷锁套住,深受封建文化与封建制度毒害,因看不到光明与希望而逐渐走向怨毒与疯狂的曹七巧、五太太;也有因长期压抑而性格扭曲,心理变态的聂传庆、许小寒……这些活在小说里的人无不生在无爱的家庭和动荡的时代。父母间相互猜忌、提防,夫妻间貌合神离;兄弟姐妹间相互挤兑、尔虞我诈;朋友间的友谊更虚荣,自私而变了味。爱情是功利性的,婚姻是钱色交易;亲情永远冷淡、虚伪,人与人在疏离中互相隔膜着,透着人生的无奈与悲凉。张爱玲不遗余力地刻画着人生的病态,人性的丑陋,表现出她在封建思想和资本社会的浸淫下,中华民族生活中一种较为低沉的精神病态。”
  张爱玲表现、剖析种种无爱的家庭,通过揭露亲情中的阴暗面,以丑化和异化带给人另类的美学体验。丑陋的亲情是她批判人性丑恶的一个重要角度。在张爱玲小说里的家庭永远缺乏亲情与温暖,父母不再是常人眼中的崇高无私奉献者,子女也不是古书中淳淳教导的孝子廉女,兄弟姐妹间也毫无手足情、血脉爱,亲人们之间有的只是社会中奸佞小人的尔虞我诈。大家庭中多的是人,少的是关爱。不管是在人前光鲜体面的绅士淑女,还是“当着人……勾肩搭背友爱的姊妹,”只要触犯了他们个人的利益,这些在“锦绣丛中”的遗老遗少们,太太小姐们,个个跟捡煤灰的孩子一般泼辣有为。“家庭哪里是温馨的港湾,简直就是相互斗法的战场”。
  《花凋》中川嫦的家便是典型的代表。父亲郑先是个只知道醇酒、妇人和鸦片的遗少,宠惯下堂妾生的小儿子,对妻子生的四个女儿漠不关心。母亲虽不满丈夫的种种言行,但为了生存,也只能苟活于无爱也无钱的家中。姐妹间数川嫦最小,也最老实。三个姐姐各个美丽,狡猾。从小就为吃穿、买东西等事情明争暗斗。川嫦也只能捡捡姐妹们的残羹剩汤,好不容易等到她们都出嫁了,川嫦也为作“结婚员”积极行动时,她却染上了肺病。这一病,矛盾冲突便涌了出来。父亲不肯为女儿买药治病,连买水果的钱也掏得不情愿。他的理由很“充分”,把钱花在治不好的人身上,带她死了活着的人也无法生活了。而母亲虽心疼女儿,但因害怕暴露私房钱,也只好作罢。金钱在他们心中是最重要的,把钱花在生病的女儿身上是浪费,是后半生无着落。川嫦的男友也因她久病不愈而另觅他人。川嫦就在这样无爱的世界如花般凋落了。最有意思的是她的墓碑上竟刻着:“知道你的人,没有一的不爱你的。”谁爱过她呢?爱在何处?都在闪闪发亮的钱上吧!
  《金锁记》中的曹七巧由少女时代的泼辣开朗到中年时代的疯狂变态,固然有被压抑的情欲和贪婪的金钱欲的因素,但冷漠的亲情何尝不是戕害她的凶手?七巧是被哥嫂卖给姜家的,对此,哥哥非但没有半点愧疚反而为少拿了钱理直气壮,“凭良心说,我就是用你两个钱也应该的。当初我要贪图财礼,问姜家多要几百两银子,把你卖给他们做姨太太,也就卖了。”一句话充分暴露出其灵魂深处的冷漠与自私。在姜家上上下下从骨子里瞧不起她的出身和为人,不屑与之为伍,孤立她;丈夫残废,别人避之如瘟神。婆婆却常常支使她,零零碎碎给她罪受,妯娌婆媳间缺少理解,有的只是无法沟通的隔膜与执照痛苦的残忍。因而她将这前半生的怨毒尽数发泄给无辜的儿女。她逼死儿子长白的两个媳妇,又折敬女儿眼看成成功的婚姻,这个变态的女人既是无爱家庭的产物,又是制造无爱的家的魔头。变态的人生让她疯狂地报复着社会,从被吃者变成了“吃人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