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主持人语


□ 陈 村


我在网上厮混七年多了,在不停喧闹的论坛“榕树下——躺着读书”当过版主,现在是99读书的总版主兼小众菜园的版主。曾操作榕树下的三届网文大赛的评奖,现在又做99读书的网文大赛。中国的职业作家中,我大概是取阅网文最多的一个。承《十月》杂志委托,我逐期介绍一些活跃在中文互联网的写手。
互联网的历史虽短,网络写手已换了几代。从最早的图雅,日后的痞子蔡,到安妮宝贝,再到慕容雪村,已经换了许多明星。他们成名于网上,又回归传统的出版。这次介绍的两位是网上的好手,一女一男,一动一静,相映成景。网上常在写作的少说也有几十万吧,称作作品的有几千万篇吧,能浮出水面非常不容易。在网上发表容易,成名靠的是人气,没人点看的作品飞快下沉。
盛可以是本名,网名折荷,她被注意已有两三年了。她奇怪地能在文章中涉险,出污泥而不染。那种作家们一看就头昏的情景,在她唱着歌就成了。我曾将她最著名的《无爱一身轻》发给诸多文友,反馈是正面的、积极的,也都承认自己写不出来。网上生存的策略之一是到处抛头露面,盛可以曾到处周游,她一出现,点击必多。女性上网有取巧之处,也有诸多不便。受攻击受侮辱,要硬下心肠板下脸放下身段跟人掐架,对手也许是个下流话不断的小人纠缠不已,旁边也许围着一大群看热闹的汉子无人伸出援手。她们只能靠自己了。有次我将论坛上的一个帖子给删了,并警告某人不许调戏妇女,谁知那女士笑了一声说没关系的。可见,她们都练出来了。
板砖拍来拍去,时间真是很快啊,现在,好动的盛可以也安静多了,不让自己泡网。再不写她,在网上就找她不见了。她的前辈安妮宝贝早就告别论坛,她不愿被狭隘定义为“网络作家”。安妮当年也有个论坛管着,她挂名在上面却从来不去,无论说好说歹一概不看不回,真是明智的态度。发出一帖,不免要去张望,就像《刑侦学》上说的,罪犯不由自主地要重回作案现场。发帖回帖一多,做人作文就不专心了。
这些年轻人,尤其是女性,到底扎根在哪里是没准的。目前盛可以在南方当杂志编辑。在我写这短文时,她去了川藏。从网络上虚拟的游历到现实中的游览,风景一定不同了。她有天得意地给我发来短信,说凌晨四点给一同开会的老教授打电话,通知他起来尿尿。老教授从厕所回来突然想到,哪有这种客房服务?
她这篇小说的灵感来自茨威格的小说《是他吗》。她写过一篇短文《被逼视的与被审视的》,记录下读茨威格小说的感想。这篇小说不同于她的多数作品,有鬼气飘动。
舒飞廉是网名和笔名,他的本职也是个文学杂志编辑,他用过的网名有木剑客,村上春草,现在是“天涯社区——仗剑天涯”的斑竹。他爱写武侠,但最著名的文章是《飞廉的村庄》,非虚构读物,记录了溃败前的农耕文明,既不暴力也不色情。它一段段贴在天涯社区的闲闲书话,看者云集。人们再催,他也不紧不慢的。此作已成书,深受好评。我为它这样写过:
分享:
 
摘自:十月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