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发毛”之师


□ 蒋元明


三年前,我回老家,母亲说,你不去看看你的发毛老师?发毛,就是启蒙的意思。母亲指的是小学一年级的老师。
母亲的话,倒使我想起了另一位老师。她也是我真正的启蒙之师。
刚上二年级,听说来了一位女老师,要教我们,几个男生凑到一起欢呼,这下好啦,自由啦!
黑石坪小学比较简陋,在离家一两里路的王家湾大院子里,腾出几间房,改造一下,就成了教室。全校两个班,两个男老师,都比较厉害,对所谓调皮学生轻则训斥,重则罚站。上课讲话,玩东西,吵架打架,都在罚之列,罚站着听课,罚站教室外,罚站老师办公室,甚至通知家长。有的家长一来,那就罚上加罚了,说不定还要挨一顿屁股。
和别的院子最明显的区别是,学校院子边上平出一块地做操场,用于上体育课。
我们几个男生想看看新来的老师是什么样儿,转来转去,转到操场,见新来的老师正和一群女生在场边拔草。女生眼尖,向老师使眼色,老师就站起来和我们打招呼。我一看,这就是老师呀,比我们班的大个儿女生也高不了多少,还有点害羞呢。女生有的上学晚,已经十三四岁了。几个男生你推我搡,谁也不肯靠前。一个女生站起来冲我们喊:快叫吴老师呀!我们一听,扭头撒腿就跑,后边传来女生们的哄笑。
吴老师高中毕业,齐耳的短发,圆脸,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睛,就是生气的时候也是这样。男生们的意思,女老师不会发火,就是发火也不凶,我们调皮捣蛋也就随便了。
农村的孩儿,生性好动,上课时喜欢玩东西,小刀呀,纸飞机呀,逮啥玩啥。有一次上课,听了一阵,我就把手伸进课桌,拿出东西来玩,而且还低头,很专注。忽然,我觉得教室里出奇地安静,面前好似有一堵墙——坏了,被老师发现了,而且她就站在旁边。东西要没收,还得罚站。唉,真倒霉!我停住了手,等待处罚。过了一会,面前好像豁亮了;再过一会,响起了老师的讲课声。我悄悄抬起头,见老师没事似的,但当她的眼神掠过课堂经过我面前时,我觉得好像一道亮光射来,赶紧把眼睛转向别处,心里扑腾腾乱跳,脸上热辣辣地,心虚不说,还有点羞愧的感觉。说来也怪,打这以后,每当上课想玩东西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看看老师,手就停住了。
但不久,我还是丢了一回大脸,那是下课以后,记不清是因为什么,与一女生发生冲突,而且动起手来。那女生家住山坡,悍勇泼辣,手脚粗壮,连哭带喊,手抓拳打就冲过来。我的伙伴们在旁边替我助威,一个劲地指招还手,绝不能输给女生。要是男生,我早出手了;可这是女生呀,从没交过手——头不能打,母亲多次对院子的女人说,小孩的头打不得,一打就傻了。脸,一拳就开花;胸部,我隐约觉得那儿好像更不行……还没等我拿定主意,身上脸上早挨了不知多少下,女生呜的一声,转身跑了,向老师告状去了。你说这个丢脸、窝囊的!根据以往的经验,男生和女生打架,不管谁先出手,谁吃亏,老师一般都认定是男生打女生,罚你没商量!我知道这回是黄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轻则罚站教室外,重则站办公室,通知家长来学校……上课铃响了,我走到教室门口,吴老师已经站在那里,那双眼睛说不清是气,是怨,还是恼。旁边一群院子里的小屁孩儿,准备看热闹的,他们可能使坏了,对罚站的学生群起而轰之,极尽羞辱之能事。我当时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老师上下看了看我,只说了一句: “先进教室吧。”我如同听了赦令,赶紧进门。心想,先让上课,也算网开一面,心里好生感激!下课后,老师自个儿回办公室了;放学了,老师也没找我。这是怎么回事?她忘了?不会吧,是她向其他同学问过隋况了,还是她根本就不认为是我的错?或者有错也不大,不用罚?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我却下了狠心从今后,哪个龟儿子还和女生打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