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云下面


□ 牧娃

牧娃

  梦中草原

  母亲山耸立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西部,它要高于这一带所有的山。因其高高大大,圆圆包包,形状酷似个充满养育生命乳汁的女人乳房而得名。登上母亲山顶就可以俯瞰百里方圆的草原,那片美丽苍茫野性的草原,那曾养育过我,令我终生难忘的草原。

  阔别四十年,我再次回到魂牵梦萦的母亲山下,回到那片草原。

  记忆中,母亲山的正西是比较平坦的塔日布嘎草原。塔日布嘎蒙古语是旱獭的意思,是因在那片肥沃草原上有很多旱獭。秋日里羊肥的季节,我曾在那里下套捕捉过肥肥胖胖的旱獭。记得一年深秋,我也曾在那里第一次扑打过骇人的草原大火。

  母亲山的北面是一到秋季牧草就变得红彤彤一片的乌兰泊辛草场,那片大甸子上有成片成片的野生苜蓿草,盛夏时便会开出串串粉红浅紫的花儿,远远看去,蓝天白云下一片温馨的粉紫色。十八岁那年春天,我在那片草场牧放过队里的三百多头母牛。那个春天我们的母牛群产下了百十来头憨态可掬的小牛犊,为了这些小生命的安全,我们与一只离我们不远,也在乌兰泊辛山坳里产仔,有着与埃及艳后一样黑色眼影的母狼和谐相处了整个春天。

  母亲山西南是条不算小的沟,人们叫它巴日嘎斯台。巴日嘎斯台蒙古语是有柳树的地方,可那趟沟里柳树并不很多。春末夏初,长在沟口那片半人多高的芍药便开出了硕大的花朵,白的粉红色的,团团簇簇花香袭人。每到这个时节,从巴日嘎斯台深处流出的涓涓小溪两边,布满青苔的石头上,两岸野花丛中,便会落满黄色彩蝶;那趟沟里靠北面的山脚下还开满了红艳艳的萨日朗花,开满五颜六色的姝灯花,色彩绚丽的花丛上时有成群的彩蝶翩翩起舞。巴日嘎斯台沟平缓的南坡靠东面生有一大片次生林,林子边缘草地上稀稀拉拉长有很多高矮胖瘦差不多的白桦幼树。风儿吹来,坡上草浪波波相连一直涌向遥远的天边,小白桦也似露出玉腿着绿裙的美少女,随轻风踏绿波摇曳起舞。就是在那片次生林深处,我曾砍倒过四米多长黑桦白桦的套马杆。

  向东翻越过巴日嘎斯台沟的东梁,母亲山的东南也是趟很长的大沟。这里的风光与巴日嘎斯台迥然不同,有着北方山水的壮丽雄浑。山坡上山谷里都有高大凸起的黑色巨岩,给人一种庄重的神秘感。这里满山都生长着阔叶林,其中以橡树居多。到了晚秋,橡叶开始变红,渐渐红遍整趟大沟,那趟大沟就是茅霍烈泊辛沟。在这大沟里我也曾牧放过羊群,有一年的初冬,我曾徒手拽出过一条窜进茅霍烈泊辛冲破羊圈,又被受惊吓羊群挤住,再将它抡起来摔死的草原狼。

  沿母亲山东山腰两条漫长山梁而下,直通向东面的草原。两条山梁间凹进的大片山坡上长满了黑紫色的灌木,在靠近山脚和绵延的小山上却又生有大片的野山杏树。每年阳历四月末五月初,朴朴实实的山杏花就会喧闹着开满一片片山坡,座座绿意朦胧的青山托映出一片片青春颜色的粉红。山脊下的那大片草场是因山腰那些黑紫色灌木而得名——呼和泊辛。我曾连续两个春天在那片草场放羊接羔,担任接羔站长,对那时还是小知青的我它是一种荣誉。接羔站长在我们草原牧区只有有经验的,有责任心的牧民才能担当。也是在那里,在我生命中留下了美好与酸楚的记忆,一个美丽的蒙古姑娘曾在那里深深地爱上我,而我,却因历史的原因不能接受那份真情

  从呼和泊辛草场再向东,直到肉眼看不到的迷蒙远方,统称为柏林草原。呼和泊辛草场东北方那座最高的山叫肖岱山,距母亲山没有十里地。肖岱山南坡脚下有两个紧挨着圆圆的小山包,牧人们说它们像是男人的一对卵子。在那两个小山包夹缝间有一道清澈的泉水流淌而出,那道泉被当地牧民称作柏林宝勒高,意思是卵子泉。卵子泉随地势向南流淌着,进入大草甸子后与从西面下来的呼和泊辛泉、茅霍烈泊辛泉汇集在了一起,汇成了那条日夜奔流不息的哈德娜拉河。河水一直流向东方,养育着我们那片美丽的柏林草原。卵子泉流经的大甸子,那片片高地与湿地,就是我做牧马人开始的地方。

  年轻牧马人

  那年接羔结束后,牧区的春夏季游牧就开始了,在大队畜群将要迁徙时队里领导来找我。他们要我独自留下,在柏林宝勒高前那片大甸子上牧放一小群瘦弱马。这些瘦弱马是从队里几个大马群中挑出来的。艰难熬过严冬春寒,它们弱得跟不上大马群的迁徙,只能留下来在这片草场上休养,待复原后再回归大马群。这群瘦马共有五十多匹,大多是新三岁小马,也有十来匹带着马驹儿的母马。队里把我一个人留下照顾这群瘦马也是有原因的,是因为我人高力大。瘦马有时卧下了自己无力站起来,有时进了湿地陷进去腿拔不出来,需要一个有力气的人帮它们一把,而且每年春末夏初放瘦马的都是一个人。

  眼看着大队的畜群一个个西去了,柏林草原变得空荡荡的,没有了牧人们丰收季节里的欢歌笑语,几十平方公里草原上只剩下了我和这小群瘦马。大甸子上的春草因着泉水滋养,阳光抚慰,一天一个样儿,瘦弱马贪恋着芬芳的嫩草昼夜都不会离开那片大甸子。这个季节的草原狼因食物充足不再来捣乱,有些还尾随迁徙的畜群向西发展去了。我这个牧马人在这里倒是悠闲,不过也很孤独。所幸的是,这时成群结队的水禽候鸟飞来了,它们来这里安家,来这里恋爱育子,这里又开始了新的热闹。每日天刚一放亮就可以听到它们高声演唱的春之歌,阳光明媚的上午,还可以看到灰鹤群在一片绿毯般的高地上曲项高歌,继而表演它们优美的爱之舞。那嘹亮的鹤鸣声十几里外都可以听到。

分享:
 
更多关于“白云下面”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